正文 第968章968流产,保护王妃!

    第968章 968流产,保护王妃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在大庭广众之下,府上的下人挨了打,主家的人再生气,为了面子也不会与人计较。

    被狗咬了,总不能咬回来吧?

    人家不讲道理,你也跟着不讲道理,只会拉低自己的水平,显得自己也不有修养。

    偏偏纪云开就这么做了,裘老夫人打了胖管家一巴掌,她就把裘姑娘给打了,一点都不带犹豫,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夫人们,在怔仲之余不免觉得快意。

    天知道,裘老夫人这些年仗着她的不讲理解,做了多少让人恶心的事,偏偏她们这些夫人实在拉不下脸打回去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这一鞭子,抽得实在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有人觉得痛快,自然也有人觉得纪云开小题大做了。不过是府上的管家被打了一巴掌罢了,至于动这么大的肝火吗?

    真正是没有一点当家主母的气度,燕北王府有这么一个王妃,着实是燕北的不幸。

    这世间之事最难两全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,也有自己价值观和判断对错的标准,你说服不了旁人,旁人也不可能说服你。

    任何事,你都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觉得你好,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。

    哪怕是给所有人好处,也会有人觉得你给少了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纪云开很早就懂,所以她做事从来不会想旁人痛不痛快,她只会想她痛不痛快。

    胖管家被裘老夫人打一巴掌,她要不打回去,她铁定不会痛快。

    这一鞭子抽下去,虽然会被燕北的夫人鄙夷粗俗,但她高兴。

    纪云开坐在椅子上,手上的鞭子上下晃动,完全没有打完人后的歉意与不安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好险没有气得吐血……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?”裘老夫人纵横燕北数十年,从来都是她打人,从来没人敢对他们裘家的人动手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这么欺我裘家,我裘家绝不会善了。”裘姨娘见裘老夫人耍横,立刻站出来帮腔,“燕北王妃,别以为你是皇上赐的王妃,就可以为所欲为,王爷喜欢的是我裘家的姑娘。要不是皇上赐婚,棒打鸳鸯,王爷早就娶我小姑子了,哪里有你说话的份。你这王妃的位置,可是我家小姑子让给你的,你别不知足。”

    “知足?让?”纪云开手上的鞭子,指向缩在裘老夫人身后的裘姨娘,“这个人,我记得我告诉过管家,燕北王府不欢迎。来人呀,把她丢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都懒得跟一个姨娘计较了,这女人居然敢跳出来挑衅她,这只想死吗?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别院的护卫在裘家人的死缠难打下,吃了不小的亏,听到纪云开的话,如同饿狼扑虎,猛地将裘姨娘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母亲,母亲,救我……”裘姨娘吓坏了,她完全没有想到,这位燕北王妃完全不按套路走。

    原先,燕北也有许多夫人明确表示,不欢迎她这个姨娘上门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真要上门了,对方也不会为难她,至少不会把她丢出去,那些名门夫人最爱的一套,就是漠视她,假装她不存在。

    她并不在这些,她只要让裘将军知道,她能和正式夫人一样出去交际,登门就是行了,反正实际如何,裘将军一介男子也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刚抱着裘姑娘安慰,转眼就见自己的外甥女,兼儿子的姨娘被别院的护卫拖走了,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要干什么?你要干什么?”裘老夫人猛地扑向裘姨娘,抱住裘姨娘,“这是我裘家的人,你这是要干什么呀!”

    “燕北这块地方是萧!裘家人又如何,在燕北这地方,任代姓裘还是姓龙,都得听姓萧的。”姨娘小妾这种产物,纪云开在京城的正式场合几乎碰不着,没想到到了燕北,反倒遇到了姨娘当家的。

    裘家果然是不讲规矩的,京中那些人,任凭再怎么宠爱姨娘,也不会让姨娘代行主母之职。就是混账如端王爷,在原配王妃未死之前,也没有这么削端王妃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姓萧吗?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你姓纪。你一个姓纪的,在我燕北指手画脚,算什么东西?”裘老夫人蛮横惯了,说话一向难听,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她一直如此,那些夫人也不敢拿她怎么样,不是吗?

    “看样子,裘老夫人的脑子不够清醒。来人,提水来,给裘老夫人醒醒脑子。”遇到这种胡搅蛮缠的人,跟她讲道理简直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护卫把裘姨娘丢在地上,转身就去提水了。

    内院,不知有哪个好事的,听到这话急忙把水提到门口了,“王妃,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!”纪云开淡漠的下令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眼睛都瞪直了:“你敢!”

    提水的护卫顿了一步,纪云开眼眸一抬:“还不快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,你今天敢我身上倒水,我就弄死你腹中的孩子,看你还敢不敢猖狂。”裘老夫人张嘴就放狠话。

    这话,她在燕北其他夫人身上用过,她的话一落下,那位怀孕的夫人就停手了,不敢再跟她对着来。

    这世间之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这年头有几个女人,敢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做肚子。

    “倒!”裘老夫人这话,趁底激怒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她不在乎裘老夫人骂她,但绝不允许任何人,拿她腹中的孩子生事,裘老夫人触了她的逆鳞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冰冷的水迎头倒在裘老夫人身上,将脸上的脂粉冲了下来,各种颜色混在一起,糊了裘老夫人一眼,看上去跟小丑一般,站在纪云开身后的夫人,不由得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我跟你拼了。”裘老夫人一脸难堪,抹掉脸上的水,猛地朝纪云开冲了过来。明明年纪不小了,但裘老夫人却一点也不笨拙,如同疯牛一般撞向纪云开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快,保护王妃。”徐夫人和王府的护卫吓了一跳,连忙挡在纪云开面前,想要挡住裘老夫人的攻势,不想纪云开直接站了起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