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66章966戒备,她们是同一种!

    第966章 966戒备,她们是同一种

    人

    “上吊自杀?”纪云开脚步一顿时,看着传话的下人,笑了,“裘姑娘一个人吗?就在门口闹?”

    如果是的话,别院的护卫就该死了,连个小姑娘也制服也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……是裘家的人都来了,裘老夫人,还有下人一群人,跪在大门口,拦着侍卫不敢动。”都是一群女眷,还是有身份的女眷,别院的侍卫只敢阻拦,不敢伤人,这就让他们有了闹事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她就说嘛,王爷留下来的人,不至于连个小姑娘都看不住,“走,我们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夫人晚了一步,听到纪云开的话,连忙道:“王妃,你有孕在身,我怕她们动手动脚伤了你,还是让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裘家人一向不讲道理,泼妇一样,甚至堂堂夫人、小姐,还会当众跟人出手,比乡野村妇还要野蛮,她们是讲脸面的人,遇到那样的刁妇,根本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无妨,本王妃正好看看,燕北裘家的势力有多大,在本王妃面前又有多嚣张。”纪云开知道徐夫人的好意,仍旧执意前往……

    她给过裘家机会,裘家却一再寻事,挑衅她的权威,如此就别怪她杀鸡儆猴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是天上明珠,裘家不过是瓦砾,何必拿明珠跟瓦砾相碰的,让下人把外面的人打发走就是,哪需要你亲自前往。”张夫人一向豪爽,说话更是直接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“有王爷安排的侍卫在,本王妃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就算她不相信王爷的侍卫,也要相信自己,凭裘家那几个人女人,想要伤她,简直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跟在你身边吧。”徐夫人见纪云开心意已决,也就不再劝说,只是跟在纪云开身旁,随时保护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身子结实,我也站你身旁。”张夫人虽然大大咧咧,也是个聪明人,听到徐夫人的话,连忙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余下的夫人们,不管是出于什么心思,皆纷纷附和,一大群人将纪云开簇拥在中间,跟着她来到别院门口。

    隔着门,纪云开就听到裘家人的声音:“我的儿呀,我可怜的儿呀,你要死了,叫为娘怎么办呀。儿呀,儿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我活不了。燕北王妃辱我名声,坏我清白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娘,我清清白白一个姑娘家,燕北王妃却一再往我身上泼脏水,她是王妃,我们裘家奈何不了她,我只有一死证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王爷说过会娶咱们家小妹的,王爷言而无信,咱家小妹在燕北王府为他作牛作马,燕北王妃一来,就把咱家小妹赶出去,实在是太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你一定要为小妹做主呀。小妹清清白白的到燕北王府,怎么就成了燕北王妃口中不知检点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小妹和王爷是真心相爱的,要不是有皇上的旨意,王爷根本不可能娶一个京城的王妃。母亲,小妹委屈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,燕北王妃是京城的人,她是皇上的人,她一来就要逼死咱们小妹,逼死咱们裘家,她这是要把燕北闹翻,她这是不想我们燕北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不活了,我不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在院内,听裘家人你一句我一句,像是唱戏一般,把事情真相颠了个,不由得暗暗佩服。

    这栽赃陷害的本事比她还强,尤其是拉着全燕北的人,抵制她这个京城来的外来户,更是聪明的不行。

    不需要回头看,只听裘家人这些话,她就能猜到身后那些夫人当中,已有不少人用防备的眼神看她。

    甚至,她隐隐感觉周身的空气都清新了……

    无他,她身后的人退开了,离她远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燕北人对京城的人还是很防备的,先前这些人只记得她是燕北王妃,忘了她来自京城。

    现在裘家人把此事说出来,并暗示众人她心怀不轨,有可能是皇上派来搅乱燕北的人,燕北这些人还会因她的身份,站在她这边吗?

    纪云开看了一眼,仍旧站在她身侧,一步不曾后退的徐夫人,又看了一眼已悄悄拉开距离的张夫人,笑了……

    看,效果出来了,先前张夫人可是和徐夫人一样坚定,现在却与她拉开距离,甚至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好在,她不在意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了一眼徐夫人,赞了一句:“你很好。”

    有一句话说的没有错,机会是人渣的给的。裘家给了她一个打开燕北贵妇圈子的机会,也给了徐夫人一向往上的圈子。

    正因为裘家,她才知道燕北这些夫人当中,有哪些是真正能信任的。

    徐夫人笑了,侧身靠近纪云开,说了一句:“我和裘夫人的出身是一样的,她比我还好一些,她虽没有娘家,但至少没有拖累。我还有寡母和幼弟要养。”

    她的娘家却是她的拖累,可就是这样,她依旧在徐家站稳了脚步,成为公婆喜欢,夫君敬重的好媳妇、好妻子,也成了燕北数一数二的贵妇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她从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媳妇,走到今天经历了什么,受了多少苦难,她也不需要人知道,她只需要让人看到她风光无限的一面,只需要她娘家的人越过越好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容易。”纪云开对徐夫人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她敬佩任何不放弃生命的人,敬佩任何努力向上的人,敬佩任何用自己的本事取得幸福生活的人。

    “王妃谬赞了,王妃才是真正的巾帼须眉。”徐夫人不知纪云开与王爷之间有什么,但她知道王妃由皇上的未婚妻,变成王爷的妻子,又怀上王爷的儿子,得到王爷的敬重,这一路走来只会比她更难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王爷对王妃有几分心思,但她知道像王妃这样的女人,永远不会像命运屈服,永远会活得比任何人都好。

    因为,她和王妃是同一种人。她们不惧任何艰苦,甚至不惧无亡,只为让自己活得更好,更像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们习惯将苦难咽下,只将自己最光鲜的一面,展露在世人的眼前,为了这份光鲜亮丽的假面,她们也会为之努力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