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62章962训斥,恶人自有恶人磨!

    第962章 962训斥,恶人自有恶人磨

    这裘家人的脑子也不知道怎么长的,跟别人完全不一样,你跟她们说人话,他们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难怪他们家王妃要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收拾她们,这要高深了,这家人也看不懂,还当旁人看中他呢。

    胖管家原先还想着,看在裘将军的面子上,把话说的好听一点,现在?

    谁的面子都不管用!

    敢叫他代王妃跪下赔礼道歉,裘老夫的脸还真大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是不是忘了,他们家王妃才是燕北的女主人!

    别说他们家王妃怀了王爷的孩子,就算王爷半点不在乎王妃,裘老夫人这么当众打王妃的脸,燕北王府也不能忍……

    作为燕北的王妃,作为燕北王府的女主人,他们王爷可以不把王妃当回事,但外人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裘老夫人当众打他们王妃的脸,就是打他们燕北王府的脸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家王妃说了……把你家姑娘和萧管家拆开实在抱歉,但是萧管家与你家姑娘趁主人不在,占据主院的行为着实叫人恶心。王妃看在裘将军的面子上,没有追究裘姑娘的责任,但萧管家却是不能饶恕。”

    胖管家不给裘家人说话的机会,提高音量,大声叫把事情说了一遍:“另外,我家王妃让我转告裘老夫人一句话。养女不教不如养条狗,这女儿没有教好,丢的也是你们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裘姑娘看上王府的管家,那是你们裘家的事,我们燕北王府管不着。但你们家姑娘趁主人不在,与管家在主人院厮混,那就是你们的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王妃看在裘将军的面子上,不追究裘姑娘的错,但还请裘家好好约束裘姑娘,没事别再往我们王府跑,我们燕北王府不欢裘姑娘上门做客!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裘老夫人气炸了,摆出来的高傲表情瞬间龟裂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这是来道歉的?

    这是来骂人的吧?

    “裘老夫人,我们家王妃是朝廷亲封的一品诰命,你还没有资格叫我们王妃跪下。不过,你要是跪下来,给我们王妃赔礼道歉,我也是不会拦。”这个老不死的,是不是没有长脑子,居然敢叫王妃的人跪下。

    他们王妃是什么人?

    他们家王妃是燕北所有人的主子,裘家充其量就是一个有脸面的奴才。

    当主子的人派人过来,说是给奴才赔罪,这裘家人真当是赔罪呢。

    “放肆!燕北王妃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?这是燕北,不是任她胡作非为的京城。老身还没有死,这燕北还轮不到她指手画脚,我裘家的女儿如何,也与她无关。”裘老夫人气炸了,裘姑娘则是气得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昨天,当着徐夫人他们的面,纪云开说的还算委婉,但今天胖管家完全是撕破脸了,话直白且难听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,当着这么多的面说,就算他们裘家澄清了,她以后也没有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娘,我没脸见人了。燕北王妃诬蔑我的清白,辱我裘家,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?让我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裘姑娘说话间,就往墙上撞……

    “快,快拦住大小姐。”裘老夫人和裘姨娘急得不行,连忙指挥下人拉住裘姑娘。

    裘姑娘又不真是要寻死,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,下人随便一拉就回来了,然后扑在裘姨娘怀里哭……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这是什么意思?就因为王爷喜欢我家姑娘,让我家姑娘住在王府,管理王府,燕北王妃就要逼死我家姑娘吗?燕北王妃怎么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?果然是皇上赐的,这要是王爷自己娶的王妃,绝不会像她一样,半点容人之量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指着胖管家,破口大骂:“走,带我去见燕北王妃,我要当面教教她,什么叫为人妇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和胖管家一点也不客气,直接把裘老夫人的手拍掉了,“什么阿猫阿狗,也想见我们王妃?容人之量?什么叫容人之量?你们家姑娘要跟萧管家好,尽管好去,我们家王妃才不拦,只是不要在我们燕北王府,没得恶心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胡说八道,我们家姑娘是王爷的人。”裘老夫人明显比裘姑娘大胆,裘姑娘只敢含含糊糊的说,裘夫人却说得理直气壮,理所当然,好像事实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裘家人眼中,他们认定的事实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谎话说多了,不仅让听的人当真了,就是说的人也当真了。裘家人天天在家里,王爷对他们家多么多么好,多么多么重视她家姑娘,多么多么喜欢他们家姑娘,说久了,他们自己都信了。

    裘家上下,不仅主子就是仆人也坚定的认为,王爷喜欢他们家姑娘,要不是皇上突然赐婚,王爷肯定就娶了他们家姑娘为妃。

    要是王爷不喜欢他们家姑娘,又为什么会把燕北王府交给他们家姑娘打理?

    这个时候,裘家的人自动忘了,是他们姑娘趁王爷不在,散播不实流言,勾搭上萧管家,这才住进燕北王府的。

    “哼,笑死人了。谁不知道我们燕北王府有规矩,王爷不纳妾。还有,你们裘家的姑娘,这一年都跟萧管家住在燕北王府,两人成天同进同出的,还说什么是我们家王爷的人,你们要不要脸?”胖管家就呆在燕北,知道的事情比纪云开多。

    萧管家与裘姑娘确实经常同进同出,甚至裘姑娘还以此为傲,时不时就在小姐妹面前,说燕北王府的管家有多尊重她,有多看重她,王府的事务全都要她点头才行……

    没有意外,裘姑娘当年说的大话,挖的坑,现在就是用来埋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还在府上等着我们回去服侍,我懒得跟你多话,你们日后管好你家的姑娘。这次看在裘将军的面子上,我们家王妃大人有大量,不跟你们计较,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败坏王爷的名声,杀你们裘家上下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胖管家丢下这话,转身就走,裘姑娘突然疯了似的,朝他扑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