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61章961赔礼,脸真大!

    第961章 961赔礼,脸真大

    纪云开送出去的五位礼物,就表明了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她一到燕北,请了八位夫人,不管裘夫人、薛夫人和甄夫人因什么原因没有来,都算是得罪她了。

    要是这三位及时补救,也许她还能高抬贵手,要是这三位死不悔改,那就别怪她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等了一上午,也没有等到这三位夫人上位解释,纪云开笑了一声,也不等了,直接派人去裘家送礼道歉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,给五位夫人送礼物,是纪云开像燕北的夫人,宣誓她的存在,和对裘家三家的不满,那么当天下午,她让管家给裘家送去的礼物,就是将对裘家的不满,放到明面上了。

    午睡醒来了,纪云开就让别院的胖管家,准备了一份厚礼,然后一路高调而张扬的送到裘家。

    沿途听到人议论,就解释一句:“这是我们王妃送给裘姑娘的赔礼。裘姑娘先前一直跟萧管家住在燕北王府的主院,昨天我们家王妃回来,得知此事,心里不自在,便把王府封了,让裘姑娘换个偏院住,裘姑娘不乐意,连行礼都没有收拾,直接就回裘家了。我们家王妃心里过意不去,特特让我们给裘姑娘备上一份厚礼,以表歉意。”

    说是道歉,但每一句都是往裘家和裘姑娘脸上抽。

    不怪纪云开这么狠,她给过裘家机会,裘家人不珍惜,能怪她吗?

    她一大早让人徐夫人、张夫人她们送礼,也在等裘家、薛家和甄家三家上门解释,可等了一上午也不见三家人来,既然如此,就别怪她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女人间的战斗和战场一样可怕,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,纪云开从不小看任何对手,哪怕裘姑娘看上去冲动无脑一样。

    狮子博兔亦用全力,更何况她现在怀孕了,不把燕北打造的如同铁桶,她真害怕怀孕或者生产的时候,会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燕北呀。是她人生地不熟的燕北,这里的人要摆她一道,多的是办法……

    胖子管家办事效率极高,而且深切的体会了纪云开的意思,一路张扬无比,等他把礼物抬到裘家,燕北泰半的人都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就算不知道也没有关系,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,昨天纪云开对萧管家和裘姑娘发难,就在燕北王府门口,当时有不少人看到了,随便问一句就能知晓。

    裘家人还不知外面的事,裘老夫人得知纪云开给徐夫人她们送了谢礼,还在府上骂骂咧咧,说纪云开狗眼看人低,看不起人,得罪了她,早晚要死在燕北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听到下人来报,纪云开让人给她们家送礼了,不是谢礼,而是赔罪,顿时就得瑟了。

    “还算她有脑子,知道讨好老身。老身可是看着王爷长大的,当年要不是老身的儿子,王爷早就死了。得罪了老身,老身在王爷面前随口说一句话,她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裘姑娘也只当是纪云开得知他们裘家在燕北的地位,怕了他们裘家,这才派人送来赔罪礼,顿时得意地附和裘老夫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姨母,我就说了叫你放心,你看……燕北王妃还不是乖乖服软了。她先前敢对安柔发难,不过是不知晓王爷对咱们裘家的重视,现在知道了,还不得乖乖道歉。”说话的是裘将军的姨娘,是裘老夫人弟弟的女儿,裘府的表小姐。

    裘姨娘一身大红,艳丽无双,虽一双吊梢眼,看上去有几分粗俗,但却不掩明艳的五观。

    能得宠于后宅,成为裘家实际上的当家夫人,裘姨娘当然是有几分姿色的,不然光凭裘老夫人支持,得不到裘将军的喜欢,那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可以强制要求她儿子纳妾,甚至能强制要求她儿子去妾室的房间,但裘将军睡不睡,就不是裘老夫人能强求的,裘老夫人还能盯着他睡女人不成?

    “走,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裘老夫人一脸横肉,不说话的时候还好,一说就透着一股凶相。

    按说像裘老夫人这种身份,到了年老就算发福了,那也是慈眉善目,也不知裘老夫人是怎么的,面上不见一丝和气不说,反倒看着一脸凶相,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带着裘娘、裘姑娘趾高气扬的去门外,甚至特意吩咐下人,不让胖管家进来,就让他在门口等着……

    赔礼道歉,当然是要当着全燕北人的面最好。

    她要让全燕北的人看清楚,燕北王妃算什么东西?

    在她裘家面前,一样要低头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敢诬蔑她家姑娘,拿她家姑娘出气,她就叫燕北王妃颜面扫地……

    裘老夫人气势十足的让下人打开门,亲自走到门口,高傲地打量在门口等了半天的胖管家:“你就是燕北王妃派来的人?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看了一眼,发现有不少人围观,顿时更得意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,就要让全燕北上下看看,燕北王妃是如何讨好他们裘家的,看以后还有谁敢说他们裘家的不是。

    “是呀老夫人,我们家王妃,让我来给裘姑娘赔礼道歉。”胖管家在门口等了两刻钟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打他成了王爷别院的管家后,还真没有哪个人敢这么怠慢他,这裘家……也真是出奇了。

    真不怪王妃要收拾他们,实在是太嚣张了,他一个下人都看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知道错就好了,老身也不多说,你就代燕北王妃,给老身的女儿磕三个头,然后让她亲自来请我女儿回燕北王府,这事就一笔勾消。”裘老夫人扶着裘姨娘的手,端着一张脸,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,完全没有看到胖管家,和围观众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当回事,裘老夫人自我感觉极好,她看到了,也只当这些人嫉妒他们裘家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胖管家笑了,看了一眼站在裘老夫人身后,同样自我感觉极好的裘姑娘,大概明白他们王妃的心情。

    这一家什么人?

    蠢成这样也是没谁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