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58章958反击,就是被恶心坏了!

    第958章 958反击,就是被恶心坏了

    人证有了,物证也有了。萧管家的罪名坐实了,纪云开也不跟他客气了:“来人,把燕北王府给我封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在场的人,包括纪云开身后的侍卫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王妃的意思,是他们想的那个意思吗?

    这是要对老王爷的人出手?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王府男、女主人的院子都被人占了,你还叫本王妃住进去不成?”纪云开一扫先前的温和,气势凌人,锋芒毕露,展露峥嵘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她!

    “卑职不敢。”王爷派来的侍卫着实惊得不轻,一个个慌忙低头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王妃都是温温和和的,一看就是好说话的样子,哪怕面对裘姑娘的挑衅,王妃也是笑笑的,很容易让人误会,以为她是一个好说话的人,喜欢用女眷的“规矩”解决问题,现在看来……

    他们错了!

    王妃压根就没有想过,用什么女眷间约定俗成的规则去解决问题,王妃这是拿住证据,钓出幕后主使者,就准备简单粗暴的一举攻破。

    这也……太粗暴了!

    不仅纪云开带来的侍卫如此想,就是徐夫人等人也着实惊了一跳,但之后却是崇拜!

    一力降十会。

    要是能简单直接的解决问题,谁愿意绕弯子,把自己累死了。

    王妃这举动,太霸气了。

    当然,要换作她们绝对不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底气,根本不敢这么强硬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没有住主院。”萧管家见纪云开突然变脸,一时吓得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啪!”纪云开取下缠在腰间的藤条,一鞭子抽了过去:“谁让你说话了,不过是一个下人,也敢在本王妃面前挑衅?怎么?你莫不是以为,你能把裘姑娘安排在北院,你就是燕北王府的主人了?”

    纪云开又一次,把裘姑娘和萧管家绑在一起,众位夫人不知裘姑娘是什么心情,但她们却是解气的。

    裘家这位姑娘着实叫人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仗着她哥哥与王爷交情不错,裘姑娘在燕北没少生事。碍于王爷没有发话,众位夫人与小姐也不敢拿她怎么样,只能任她耀武扬威,拿着她与王爷那点也不知有没有的情愫说事。

    要是王爷在,定要大呼冤枉。

    他连裘姑娘是谁都不知道,哪来的什么情愫,他不出面反驳裘姑娘的话,完全是因为他不知道!

    他一个大男人,怎么会关注后院的事,关注女人间的八卦,他堂堂燕北王,可没有那个闲功夫。

    萧管家不曾想纪云开会出手打人,被纪云开打了个正着,直接摔趴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王,王妃……”萧管家倒在地上,久久没有起来,瞪大眼睛看着纪云开,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们王妃不是说出自诗书大家的纪家,打小被当作皇后培养的吗?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不是最重脸面,最是得体高贵的吗?

    为什么,他们王妃一点也不顾忌脸面,直接在门口,就把王府里的事抖落到人前来?

    为什么,他们的王妃一点也不得体,当众就抽人鞭子吗?

    这真是贵女?

    是被当成皇后养大的名门闺秀?

    “怎么?本王妃还不能打你?”纪云开打完了,随手将藤条放在桌上,“别说你,就是你们王爷,敢将本王妃的院子,安排给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,本王妃也敢打!”

    “王妃,这是燕北!你可知,你这句话……有什么后果?”抓到了纪云开话中的漏洞,萧管家顿时大喜,不需要下人搀扶,自己就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王爷能休了我吗?他不能,本王妃就一直是燕北王妃,他凭什么把本王妃的院子,给别的女人住?当本王妃是死人吗?当燕北王府的规矩是死的呀?”纪云开承认,她就是小心眼。

    裘姑娘住在北院的事恶心到她了,哪怕她嘴上说的再大方,心里都无法不膈应。

    那个什么北院,她想……她一点想住的欲望也没有,当然也不许王爷再住南院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只是暂住。”裘姑娘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先前,见纪云开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她还以为纪云开真是不在意,没想到纪云开在这里等着她。

    “暂住?要不要本王妃把住南院的人,也给你暂时睡一下?”纪云开可不是什么娇怯的小姑娘,损起来人,她的嘴皮子利着呢。

    不等裘姑娘开口,纪云开就一脸鄙夷的开口,“本王妃就不明白,你堂堂千金大小姐,怎么就自甘下贱的看上一个,能给你当父亲的管家。虽说萧管家有胆住南院,但你不会天真的以为,他住在南院就是燕北王府的主人吧?你住在北院,就是燕北王府的女主人吧?不过,从这些来看,你们两个还真是般配,都喜欢自欺欺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不是!”裘姑娘的脸更白了,这次是气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再拿她跟老管家配对,简直是过分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看得上,那个又丑又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不是觊觎燕北王府的管家?如若不是,你成天往燕北王府跑什么?好好的大小姐不做,成天给燕北王府的管家打杂做什么?你千万别告诉我,你是冲着我家王爷来的,你在燕北王府住的时候,我家王爷可不在。你成天和萧管家厮混在一起,我家王爷就算眼光再差,也不会看上你这样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就是故意恶心人,怎么的?

    只许萧管家和这什么裘姑娘恶心她,就不许她恶心回去?

    她才不管事实真相如何,今天她在这里说了,这就是真相!

    “王妃,还请慎言,我一个老头子名声坏了没有事,裘姑娘可不能坏了名声。”萧管家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这位王妃这还真是狠毒,上下嘴皮一磕,就要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这事要传出去,不说他的管家之位保不住,裘姑娘都不能清清白白的活着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不在乎裘姑娘的死活,他是怕事情传出去,裘家找他麻烦,说他毁了裘姑娘的清白……

    “哈!”纪云开笑一声,“一个未嫁的小姑娘,成天和你一个老男人日夜相处,她还有清白可言吗?”

    别怪她无耻,她给过裘家和裘姑娘机会,她们不懂得珍惜,就等着倒霉吧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