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55章955内乱,能多活两年!

    第955章 955内乱,能多活两年

    “你们敢!我是裘家的姑娘,是燕北王府的贵客,我看你们谁敢动我。”裘姑娘一听纪云开要拿下她,顿时就慌了,忙给身旁的下人使眼色,叫他们去裘家搬救兵。

    她身旁全是燕北王府的人,虽然一直都听她的话,这个时候却不敢动。

    不说王妃带来的侍卫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,就是那几家的夫人带来的下人也不少,他们当着这些人面,听从裘姑娘的命令,不是打王妃的脸吗?

    届时,王妃追究下来,哪怕是王爷也保不住她们,更不用提裘姑娘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下人的反应,落在众位夫人的眼里,自然也落在了纪云开的眼里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没有好处的事也许有人做,但明显倒霉的事谁也不会做,毕竟谁也不是蠢人。

    “贵客?把主人挡在外面的贵客?我看是恶客吧。鸠占鹊巢也是客,裘姑娘,我劝你打盆水照照,好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住。”张夫人一看纪云开的态度,顿时就兴奋了。

    她和裘家人有仇,裘家人倒霉,她就高兴了,而能让裘家人倒霉的人,就是她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这是燕北王府,你们敢在王府闹事,好大的胆子。”裘姑娘再怎么强,再怎么不要脸,也只是一个姑娘家,被一群夫人指着鼻子骂,瞬间就慌了。

    人一慌,说出来的话就口无遮拦,错误越犯越多了。

    而这就是纪云开要的……

    她把这些夫人请来,不仅仅是借她们的手收拾人,也不是要她们坐实裘姑娘的罪,而是请这些人做个见证。证明不是她看裘姑娘不顺眼,而是这位裘姑娘不能留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管是收拾裘姑娘,还是收拾裘家,都不会叫人挑出半点错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这人做事就是爱讲理讲法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有意思的笑话,你什么身份,在这里指责我们和王妃,在燕北王府闹事?”徐夫人本想给裘姑娘留点面子,听到裘姑娘的话,她真的是怒了!

    觊觎别的丈夫还这么理直气壮,当她们这群当家夫人,全是死人呀!

    “我……现在燕北王府归我管,自然是我说了算。”裘姑娘脸色惨白,但嘴上却不肯服软,越说心里底气越足。

    这一年间,整个燕北王府都是她说了算,王爷从京城回到燕北,看到这个情况也不曾说什么,可见王爷是信任她的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府的管家呢?死了吗?”徐夫人看纪云开只笑不说话,就知道纪云开这是想看,她们这些人当中,有几个愿意为她卖命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与王爷私交不错,她知道的比一般人多。

    这位王妃,可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好说话。听她丈夫说,王爷把这位王妃放在心尖上宠,谁要让王妃不高兴了,王爷肯定能灭他全家。

    裘将军跟王爷的私交也极好,甚至比她丈夫还要得王爷信任和重用,她不知道裘将军知不知晓这个消息,但她知道裘家这次要栽,栽在女人手上。

    有一群拎不清的女人,裘家的男人再能干,再得王爷信任都没有用……

    “管家他……”裘姑娘看了纪云一眼,心里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从头到尾没有说几句话,却逼的她无路可走,简直是过分。

    “死了吗?没死就给我出来。”裘家人给脸不要脸,徐夫人懒得给她面子,扭头对纪云开道:“王妃,我让人进去请管家出来可好?”

    “可。”有人愿意冲在前面,纪云开自然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去,把王府的管家请出来。”徐夫人对身旁的下人道,在说到“请”字时,咬得特别重。

    徐家的下人看了纪云开一眼,便朝燕北王府走,裘姑娘喊了一句站住,徐家的下人没有搭理她,裘姑娘气急,对燕北王府的下人下令:“拦下她。”

    但同样没有人敢动,站在她身后的下人,一个个低下头,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她们已经后悔出来了,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听裘姑娘的话。

    裘姑娘背后有裘家撑腰,出了事,王爷看在裘家的面子上不会跟她计较,但她们这些做奴才的,绝对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……这么做,不怕惹得王爷不满吗?”裘姑娘在燕北一直拿王爷做招牌,狐假虎威,燕北大多数人不知具体情况,怕真惹得王爷不高兴,对她多有忍让。

    时日久了,王爷从来没有说什么,燕北大多数小姐夫人,以为王爷对她多有照顾,一般不敢惹她,就是裘姑娘自己也认为,她背后站着王爷,不管发生什么事,王爷都会为她撑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裘姑娘本能的搬出王爷为她撑腰,却不想这次没有把众位夫人吓退,反倒引得众位夫人哄堂大笑:“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裘家真是好家教,恬不知耻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你哪来的脸,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你真的要脸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位夫人你一句我一句,把裘姑娘说的一文不值,就是与裘家关系不错的人家,听到裘姑娘这话,也是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裘姑娘被众位夫人说的一脸羞愤,几次想要打断众位夫人的话,都无用,最后还是纪云开开了口:“好了,大家都少说两句,不过是个小姑娘,别为难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你太善良了。”众位夫人不给裘姑娘面子,却不敢不给纪云开面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:“子不教父子过,这不是裘姑娘的错。”

    裘家现在的当家夫人,是裘将军的妹妹,纪云开不知那位裘夫人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来,可以理解为不给她面子,也可以理解为,她不给裘姑娘撑腰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的是,裘姑娘是裘老夫人一手教出来的。现在的裘夫人是裘姑娘的嫂子,与裘将军打小就有婚约,成婚数十年,裘夫人极少在人前现身,说是身体不好。裘将军有三子一女,皆是他的表妹所出。”纪云开一开口,徐夫人就知道了她的用意,当即将裘家的事说给纪云开一听。

    这裘家,乱得很,要是王妃看裘家不顺眼,肯出手敲打一番也好,至少裘夫人能多活两年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