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54章954出错,咱讲理说法!

    第954章 954出错,咱讲理说法

    不管是在京城还是燕北,名门贵妇说话的方式都一样,她们要损一个人,能把人损得抬不起头,却不说半个脏字。

    众位夫人你一言我一语,一口一个管家的是奴才,是下人,世代学的就是服侍人的活计,看似是在说自家的事,实则是在讽刺裘姑娘。

    不管裘姑娘怎么解释,她不是燕北府的女主人,管着燕北王府的家,就跟奴才无异。

    在燕北王,王爷就是独一无二的皇,是燕北的皇,纪云开这个王妃,自然就是燕北的后。可以说,燕北所有人都要看王爷和王妃的脸色行事,他们虽说不是王爷与王妃的奴才,但都是王爷和王妃的下属,为王妃办事自然是为主子分忧。

    裘姑娘在王府的地位,说起来真和下人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要是纪云开想的不错,王爷铁定是把裘姑娘当成下人,不然也不会容她一直呆在北府。

    几位夫人一番挤兑,把裘姑娘气得不行,她想要怼两句,纪云开却是不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“像咱们这种人家,确实不需要事事过问,琐碎的事交给下人去办就行了,但有时候众位夫人也得多个心眼,底下的人心思多的很,总有那么几个背主的奴才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像裘姑娘就不一样了。本王妃不在的时候,王爷信任裘将军,让她可以自由出入燕北王府,帮着处理府上的琐事。不想裘姑娘来了直接不走了,还借着职务之便,把自己的住处安排在北院,把燕北王府当裘家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从不介意家丑外扬,而且先前她并不在燕北,就算是家丑也是裘家的丑,跟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就算她丢脸也无所谓,丢脸总比让这么一个恶心人的东西,住在女主人房间好吧?

    裘家在燕北家大势大,整个燕北王府又在裘姑娘的控制下,她要不破釜沉舟,借其他夫人的力,把裘姑娘赶出去,她还真没有地方住了。

    堂堂燕北王妃,到了燕北却没有办法住进王府,住进主院,这个脸……她丢不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?裘姑娘住在北院?谁给她这个权利的?”徐夫人第一个跳了出来,指着裘姑娘就骂,“好个不要脸的东西,一个姑娘家家的,这么上赶子自荐枕席,你们裘家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裘姑娘脸了一白,她没有想过,纪云开会毫无顾忌,把这么丢脸的事说出来,“是,是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裘姑娘,停!”纪云开打断了裘姑娘的话:“千万别说是我家王爷让你住的,我家王爷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而且我家王爷是个守礼的人,燕北王府的规矩摆在那里,本王妃还没有死,他想娶别的女人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果然是不羞耻的,王爷这一年都不在燕北,先前王爷回了燕北,也没在王府呆一天,你把这事往王爷身上推,就不怕王爷回来得知此事,迁怒裘家吗?”

    张夫人本就与裘家有仇,这个时候自是要攀咬裘家,把裘家拖下水:“莫不是,这事是你们裘家的意思?先占了主院,然后害死王妃,好顺理成章的做王爷的继妃?你们裘家人,可真是有胆子,连王妃也敢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裘姑娘的脸色更难看了,她有心想要解释,可在场的夫人哪个会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她们不是裘家人,她们看得明白呢,王爷很重视这位王妃,裘家以为凭那点交情,就能让王爷放任他们家乱来?

    做梦吧。

    王爷那人的有多么冷情,满燕北都不知道,裘家能这么嚣张,全赖那位裘将军能干,可跟交情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裘姑娘要这么作下去,裘将军就是再能干,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而且,裘姑娘真没有动害死王妃,好做继妃的念头?

    大家都是女人,谁也骗不了谁……

    “有没有,你们裘家人自己心里明白。你是什么身份?在燕北王妃居然敢住主院,以主子自居?你这是把燕北王府当你们裘家的后花园了?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裘家,野心勃勃的想要害死王妃,你们裘家这是想要做什么?害死王妃?害死王爷?然后让你们裘家人上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论起给人套罪名,这些夫人半点也不弱,张嘴两句话,就把一堆罪名冠在了裘姑娘身上。

    跟裘家关系不错的两家,得知裘姑娘胆大包天的住在主院,再也不敢看裘姑娘,更不敢为她说话。

    不作就不会死,裘家完了!

    大家都是女人,女人了解女人。任何一个女人,都无法忍受,自己的住处、自己的床被别的女人给占了去。

    有些话王妃没有说,但她们都明白。裘姑娘占了主院,她迎王妃进府,肯定是把王妃安排在偏院了。

    堂堂燕北王妃回到自己家,不能当家作主不说,还要把主院让给一个将军府的小姐,自个儿住偏院,这口气王妃能忍了,她们这些做正妻的都不能忍。

    要是人人都学这位裘姑娘,她们这些正妻还有活路吗?

    “王妃,裘姑娘居心叵测,心存不轨,我建议先把人关起来,以免她对王妃你不利。”徐夫人是个聪明的,纪云开把话一丢出来,她就知道纪云开的用意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要用她们这些人,把裘姑娘的罪名坐实,然后把人收拾了。

    而她,会无条件配合,哪怕因此对上不讲理的裘家也再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就听徐夫人的,不知徐夫人府上可有男仆?借几个给我可好,我来得匆忙,在京城的人还未带过来。”纪云开一点也不介意让人知道她是个光杆司令,除了自己外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她手上要有人,就直接动手把裘姑娘和王府的下人全丢出去了,哪里需要费那么多时间,拉这些夫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“王妃看的上我府上的人,是我的荣幸,我这就叫人来。”徐夫人转身给身边的人下令,她身侧的大丫鬟曲了曲膝,就走了,片刻也不敢耽搁……

    王妃明显是动怒了,她们徐家既然决定支持王妃,站在王府这边,关键时刻就不能退缩。

    王妃叫打哪,他们就打哪,叫打十下,绝不打九下。

    他们家这次就是拼着和裘家撕破脸,也要把裘家这位姑娘拿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