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51章951主人,王妃很不高兴!

    第951章 951主人,王妃很不高兴

    说心里话,纪云开是看不起眼前这位裘姑娘的,当然也看不起燕北这位管家。

    吃相太难看了!

    手段太粗鄙了!

    她刚嫁进燕北王府,在京城的那位管家,也不会对她使这种显而易见的手段。

    看看京城的那位管家,再看燕北这位,果然是高下立见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府的管家年事已高,腿脚不好,你说的一刻钟是不是太赶了?”裘姑娘再次开口,此时她脸上又有笑容了。

    没有她发话,燕北王府的下人根本就不会动,这位燕北王妃真以为,她是王妃,就能在王府呼风唤雨?

    简直是好笑。

    她今天就让这位王妃明白,燕北和京城是不一样的,别想在燕北使京城那套,燕北的人不会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“本王妃很奇怪,本王妃处理家务事,你这个不是下人,又不是主人的人,在这里叽叽歪歪什么?”纪云开不开口则已,一开口便是直戳裘姑娘的痛处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府内的事物,都是在我处理,我虽不是燕北王府,但却能做燕北王府的主。”这是裘姑娘的自信。

    在燕北王府内院,没有人比她地位更高。燕北王府的下人,没有不听她的。她在燕北王府不说一呼百应,但绝对是令下必行,有时候比燕北王的命令还要管用。

    “在这我到要多谢裘姑娘帮我打理燕北王府了。”纪云开盈盈道谢,裘姑娘见纪云开服软,不可避免露出骄矜之色,但纪云开话锋一转,又道:“原先府上的管家不懂事,拿姑娘当管家用,还请姑娘见谅,回头我燕北王府就备礼,去裘家致歉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其实不太能理解,堂堂大家千金,在燕北王府干下人的活,有什么值得得意的?

    这位裘姑娘还真是……不知道叫人说她点什么好。

    裘姑娘脸一白,“我不是管家,还请王妃慎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管家,那是什么?燕北王府的女主人?”纪云开看着裘姑娘,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,裘姑娘正想为自己争取,就听到纪云开说:“你不配!”

    “我不配,难道你配?你不过是皇上强刚给王爷的女人,你算什么?我哥哥可是救过王爷的人,王爷说了,燕北王府随时欢迎我来,我也可以把燕北王府当自己家。”裘姑娘急了,把自己最大的倚仗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成自己的家?不过是一句客气话,裘姑娘也当真的?你不姓萧,你来燕北王府充其量只是一个客人。”纪云开才不认为,王爷会因为一个救命之恩,就跟这位裘姑娘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王爷要是这样的,就不会有冷酷无情的传言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客不重要,这燕北王府我呆的时间比你多,这里面的一纸一叶,都是我精心挑选的,每一处都是按我的喜好布置的,王爷没有反对。”裘姑娘越说越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她不认为自己比纪云开差什么,除了一个燕北王妃的名号,她比眼前这个女人更像这座府邸的女主人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一直住在燕北王府?”纪云开面上表情不变,但不可否认,她心里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就算王爷不是有心的,但这事……着实让她恶心。

    “我这段时间一直住在燕北王府。”裘姑娘终于找到自信,高骄地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住哪?”还真住在燕北王府,燕北王府的下人,就是这么守王府的?

    “北院。”裘姑娘的下巴抬得更高了,怕纪云开不懂,又补了一句:“王爷住南院。”

    一南一北,正好是燕北王府男主人和女主人的住处,这位裘姑娘在燕北王府的地位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好地方。”早有预料,纪云开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她很生气,气得快要炸了!

    这位裘姑娘能在燕北王府住下,能住在女主人住的北院,就算不是王爷的意思,那必然也是王爷平日的举动,让府上的下人误会了。不然这位裘姑娘,不可能在燕北王府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“王妃要不要进去看看?燕北四季如春,咱们府上虽无花草,但却精致华美,有许多值得逛的地方。”把话说开了,裘姑娘也不遮掩了,一句“咱们”足够让纪云开明白她的野心。

    人家不仅以燕北王府的女主人自居,甚至还把纪云开这个正牌王妃当成外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回答,而是看向一旁的侍卫:“管家呢?去请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卑职这就去。”侍卫没有问原由,领命往府里走,裘姑娘再次上前阻拦:“王妃,燕北王府是什么地方,王妃想必不明白。我在这里告诉王妃一声,燕北王府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妃也觉得,燕北王府不是什么人都能进,什么人都能住的。”纪云开越是生气,面上越是平静,甚至脸上还带着笑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王爷不在。要是王爷在,纪云开能直接给王爷甩脸色。

    说好的,燕北尽在掌握的呢?

    说好的,燕北无人敢掠其锋芒的?

    说好的,一切都安排好的?

    这特么的都是什么事?什么人?

    一到燕北,就给她弄了一个这么大的下马威,要是她没有把事情处理好,没把这位裘姑娘的气焰压下去,她以后还怎么在燕北立足,燕北那些贵妇人,还有人把她看在眼里吗?

    要不是这位裘姑娘足够蠢,要不是她心眼足够多,听出了这位裘姑娘话中的意思,不然,她傻哩吧唧的住进王府,身边服侍的人个个别有居心,她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是真的相信王爷,自然也相信王爷的人,相信这府上的人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纪云开背后就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她自己怎么样都好,哪怕是遇到危险、出什么事她也不怕,但是……

    要是她的孩子在燕北王府,因为王府的人而没了,她怕是会恨死自己,当然也会恨死王爷,甚至可能一辈子不会理会王爷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纪云开更庆幸自己长了个心眼,对燕北王府这些下人也就更没有好感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,虽然称不上吃不上吃里扒外,但在她们站到裘姑娘那一边,就注定了与她为敌,而对这些人,她绝不会手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