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50章950掌嘴,老虎不发威!

    第950章 950掌嘴,老虎不发威

    看着眼前笑的爽朗大方的女人,纪云开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平静。

    不是装的,她是真的没有办法生气。

    王爷那人是什么性子,她比什么人都清楚,王爷不可能金屋藏娇,更不可能把这么一个女人,藏在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爽朗热情的女子见纪云开没有说话,也不觉得尴尬,继续热络的道:“王妃,软轿马上就要来了,要不我们先走两步?你这一路走来,舟车劳顿,想必也累了。房间我都收拾好了,就在瑶院,是燕北王府最好的一个院子,王府你看行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仍旧是笑,没有说话,但看那女人的眼神,却带着杀气。

    她其实不介意这个女人,在她面前摆女主人的姿态。王爷那样的人,要是没几个女人爱慕,她都觉得不正常。

    有女人爱慕王爷那是正常的事,这女人在她面前摆款,不过是虚荣心作祟,她压根不介意,但是……

    安排她的住处,那就是过了。

    瑶院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,但她知道王爷一定不会住瑶院,就算王爷住那个院子,也会跟着改名。

    这女人,叫她堂堂燕北王妃住一个乱七八糟的院子,这是吃定她初入燕北王府,什么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许是被纪云开看得心虚,那女人有些尴尬,见纪云开一动不动,便上前去搀扶:“王妃,我们走吧,一直在外面站着多累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动,任由那女人上前……

    她在等,等她身后的侍卫,她要知道这个女人在燕北,在燕北王府的势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能直接命令燕北王府的下人,把燕北王府的下人当自家的下人,是不是连燕北军也要跟她面子?

    好在,王爷给的侍卫没有叫纪云开失望,在那女人碰到纪云开的刹那,她身旁的侍卫上前,挡住了女人:“后退!”

    “王妃,这是怎么了?”女人尴尬的后退,一脸不自在,隐隐还有几分怒火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理她,而是对侍卫道:“搬个椅子来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人胆小,尤其是怀孕后,更是不敢冒险。不把燕北王府里的危机解决,她还真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谁知这王府的下人,会不会趁她不注意,把她弄死了,好在眼前这个女人面前邀功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只听纪云开的话,当即就王府去搬椅子。

    女人想要拦,侍卫却半点不客气,一把将她推开,女人跌在地上,脸上闪过一抹恼怒。

    “裘姑娘,你没事吧?”燕北王府的下人,见状慌忙拥上去,一个个虚寒问暖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燕北王府的主人。

    好吧,比起纪云开这个真正的主人,这女人确实更有主人的谱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而不语……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下人果然有意思,幸亏她没有直接进去,不然她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裘姑娘站了起来,脸上有几分不好看,但面上仍旧带着笑,对纪云开道:“王妃,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”

    纪云开仍旧不说话,就这么站直……

    裘姑娘脸上的笑容快要挂不住:“王妃,有什么事我们进去在说吧,站在这里像什么样,要是王爷知道了,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不仅脸上的笑挂不住,就是心里也很不安。

    这个皇上赐给王爷的燕北王妃,居然一点也不好糊弄,这大大超出了她的预计。

    纪云开仍旧没有接话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,你是不是嗓子不舒服?”裘姑娘很想说,你是不是哑巴了,但想到对方的身份,她又忍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不管怎么样也是燕北王妃,哪怕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,她也得在人前给三分面子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这是对我有什么不满?或者是对府上的人和事不满?要是的话,你说出来,我这就叫他们改。”裘姑娘一副委屈的样子,好像纪云开在刁难她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了她和她身后同仇敌忾的下人一眼,笑了笑,仍旧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这位姓裘的姑娘还真有意思,到现在仍旧不忘显摆自己主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堂堂燕北王妃要处罚府上的下人,还得经她同意?

    她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裘姑娘见纪云开不说、不动,心里却发不安,再次催道:“王妃,我们先进去吧?你要有什么不满,我们进去说,行吗?”

    见纪云开不为所动,裘姑娘没有办法,对身后的下人道:“你们还不快请王妃进府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下人果然听话,当即跪下来,高声道:“奴婢恭迎王妃入府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这个时候,裘姑娘仍旧不忘显示自己的主权,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死不悔改。

    这时,侍卫搬了椅子出来,放到纪云开身后:“王妃,请坐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优雅入座,在裘姑娘咬牙切齿下,开口了:“府上的管家呢?”

    “管家他……”裘姑娘刚开口,纪云开就打断了她的话:“没学过规矩吗?主子没有问话,没叫你回话,哪里有你开口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下人!”裘姑娘气得脸都红了,脸上热情的笑也维持不住了,当即就冷下脸来,刻薄的道:“王妃的眼神似乎不太好,我哪里像下人了?”

    因为长得偏黑,没有时下贵女的白皙,裘姑娘最恨别人认错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是下人,难不成是主人?我怎么不知燕北王府除了王爷外,还有什么主人?”纪云开也冷下脸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,还真是给脸不要了脸,非逼她出手收拾是吧?

    这次不等裘姑娘开口,燕北王府的下人就站出来,为她介绍了:“王妃,这位是裘姑娘,是裘将军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掌嘴!”既然要给这些人一个教训,纪云开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说话的下人还要张嘴要说什么,结果刚开口,侍卫的巴掌就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练武的大男人,这一巴掌打下来,直接把人打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裘姑娘当即怒了,一副自家下人被人污辱了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理会她,视线落在其余下人身上:“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,去把管家叫出来,没有叫出来,你们连同管家一起从燕北王府滚蛋。”

    老虎不发威,一个个当她是病猫呢。

    刚到燕北王府,就给她下马威,她纪云开就长了一张,好欺负的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