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49章949主人,下马威!

    第949章 949主人,下马威

    时间紧迫,王爷甚至来不及多叮嘱纪云开两句,交待了侍卫听从纪云开的命令,一切以纪云开的话为准后,王爷便匆匆步入大营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每晚一刻,都有可能让北辰境内的燕北军遇险;这个时候,每早一秒,都能可能让北辰境内的燕北军全身而退。是以,王爷不敢耽搁,也不能耽搁。

    纪云开很清楚现在的情况,自然不会跟王爷计较,她也不留在军中碍事,当即就让侍卫送她回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燕北这个地方,纪云开还是第一次来,坐在马车上,纪云开打开了车窗,沿路观赏燕北的风光。

    燕北的气候很独特,和北辰的寒冷不同,也跟南疆的闷热不同,处在两地中间的燕北,四季如春,气候宜人不说,还十分适宜种植。

    进城的路上,纪云开就看到了大片大片的良田,和北辰的荒芜不同,这些良田里都长满了金灿灿的稻谷,看着不久就能丰收了。

    接近城池,沿途就看到不少村庄,只看村庄的房屋,纪云开就能看出燕北的百姓很富足,房子皆是又高又大,小矮房极少。

    “燕北一直这么富足吗?”纪云开看了一路,心里有了收获,这才和外面的车夫,聊燕北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回王妃的话,燕北以前不是这样的,这几年才变得这么好。”能给纪云开驾车的,自然是王爷的人,纪云开问起来,车夫自是有一说有。

    “王妃你有所不知,先前我们燕北的百姓可穷了。北辰和南疆隔三差五就在边境骚扰我们,我们成天提心吊胆的,没有精力种田地不说,时不时还要被北辰和南疆的人抢走粮食,日子越过越差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老王爷过了,王爷继位,一举大败北辰,吓得北辰不敢再来骚扰我们不说,不到三年的时间,王爷把南疆也给打怕了。自那以后燕北就极少打仗,就算是打仗也打不到我们这些百姓的身上。生活安定了,就有精力种田地了,日子自然就越过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王妃你所有不知吧,咱们燕北这边粮草,都是种三茬的。田地一年到头都不荒,每隔几个月就有粮食收。我们收的粮食收的多不说,王爷还规定,家里田地不超过十亩的都不交税,超了十亩的则要交税。不过这个税也是有区别的,田地越多交的税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还是有人钻空子,把家里的地记在别人身上,但那样的事不多,而且查到了田地就要没收。王爷这个命令一下下来,我们这些老百姓就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夫不愧为是王爷的人,纪云开只问了一句,车夫就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通,直到马车进城也没有停下来,一路给纪云开介绍城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燕北这个地,燕北王拥有绝对权威,其次就是八大家将。

    这八大家将,分别掌管八支燕北军,手上的权利极大。不过,这八大将军已不是原来的八大将军了,王爷继位后,八大将军经过两轮洗牌了,只有两家延续了下来,其他的都是王爷提拔上来的。

    这两家能留下来,自然是聪明人,就算不是王爷的心腹,必然也是支持王爷的,至少不会的拖王爷后腿,不然依王爷的性格,就是被全天下人骂,他也会把人换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徐家和裘家世代都是燕北人,听说咱们王爷这一支,当初能在燕北站稳脚步,这两家功不可没。是以,这两家人世代都受到优待,只要他们不犯错,不背叛燕北,便是燕北怎么动,也不会动到他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这消息不是什么机密,燕北几乎人人知晓,车夫说给纪云开听完全没有问题,而且这两家情况特殊,纪云开要在燕北生活,日后少不了要跟这两家打交道,事先打听一些消息,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“裘家和徐家人,平日为人行事如何?”见车夫侃侃而谈,纪云开索性一并问了。

    当然,车夫的话,纪云开也不会全信,她回头肯定要找王爷寻问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倒不是担心车夫会骗她,而是车夫这个层面的人,能看到的东西,和王爷那个层面,能看到的事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王妃你放心,裘将军和徐将军都是好人,先前燕北乱糟糟的,许多人都不想相信王爷,就他们一直在支持王爷。裘将军和徐将军以前经常出入王府,跟王爷商议大事。”车夫说这些,有些带了主观判断,有些没有……

    这些信息说不上有用,但也不至于无用。至少纪云开知道,王爷还是很信任这两家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府到了……”车夫说完徐家和裘家的事,就到了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“王妃,请。”侍卫一直骑马跟马车两侧,虽听到车夫在说话,但具体说了什么却不知,他们也没有寻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下马车,燕北王妃的大门就开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出来迎接纪云开的,不是燕北王府的管家,而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一个年约十八九岁,腿长、胸大、腰细,肤色偏黑的女子,在下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,以女主人之姿走到纪云开面前,也不行礼,而是大大方方的上前招呼道:“想必这就是王妃吧?快,快,快请进……”

    请进?

    纪云开站在原地,没有动……

    这个词有意思了,她回自己的家,却有人跟她“请进”。

    “王妃怎么了?莫不是累了?你看我这记性,忘了王妃有身孕了,我这就让人给王妃抬软轿来。”女子一拍脑门,爽朗又大气,脸上满是热情的笑。

    转身,女子就对身后的下人吩咐:“快去,给王妃抬个软轿来,别让王妃累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。”她身后的下人,十分听话,她一声令下,下人便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冷眼看着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,一开始是她想太多了,那么现在她可以肯定了,这个女人在给她下马威。

    她从燕北王府出来,以女主人的姿态迎她进府,然后当着她的面,随意的指挥安排燕北王府的下人,而王府的下人还听她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一举一动,无不在昭示她在燕北王府女主人的地位。

    一到燕北,就遇到这么一个人,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有意思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