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86章186信任,最佳动手时机!

    第186章 186信任,最佳动手时机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天武公主一行人抵达南山寺,寺中主持提前收到消息,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,以仅次于接待帝王的规格接待了天武公主一行人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自是满意,当夜入住南山寺,待到第二日礼完佛后再进城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可有消息传来?”离与北辰天阙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,一路上心气不顺的天武公主,仍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是自取其辱,可那个人是萧九安,她就是忍不住,她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回公主的话,没有。”芙蓉将头埋得低低的,根本不敢看天武公主,就怕公主生气她遭殃。

    “罢了,我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,他要是主动来找我,他就不是萧九安了。”许是受了南山寺静谧的环境影响,天武公主平静了许多,好似上午疯狂砸东西的人不是她一般。

    芙蓉长长的松了口气,公主心情好了,她们这些伺侯的人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出于谨慎,芙蓉还是问了一句:“那我们还要安排人手吗?”事关燕北王的事,他们宁可多问一句,也不敢当作什么都不知。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是什么人,这个时候要有动作,他绝不会出现。”北辰那个皇帝就是一匹恶狼,他养出来的狼崽子就是再差也容不得旁人小觑。

    “公主说的是,是奴婢太不小心了。”不用再安排人手,芙蓉也是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反复折腾,就算是死士也会被折腾的来脾气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,这里不用你伺侯了。”天武公主挥了挥手,将桌上的笔纸扫落在地上,然后铺上一张画纸,又转身取出十来盒颜料。

    芙蓉一看就知道天武公主是要画画了,或者说是要画燕北王了,而她在画燕北王时一向容不得旁人插手,更不喜欢被人打扰。

    画纸铺就,颜料摆上,画笔提起,天武公主和往常一样,开始给萧九安画小像,可不知今日是怎么了,原先一挥而就,一口就能画完一副小像,今天却是怎么画也不满意,反复撕了无数张画纸,也没有画出她心中那个恋恋不忘的身影。

    又一张画完,可天武公主怎么看怎么不满意:“这不是我认识的萧九安!”

    画像上的男子一身黑衣,气质卓绝,风华不减,明明纸上没有任何背景,可却仍旧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强势与霸道。

    这副画将萧九安的身上的特质全部展现了出来,唯独有一点败笔,那就是萧九安的眼睛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眼中是无情的,没有喜怒哀乐,也没有情爱与伤痛,可是天武公主却为他赋予了情,画像上的萧九安眼眸依旧冷傲,可眼中却含着情,正深情的凝视画前的人……

    这是天武公主希望的,她希望有朝一日萧九安能深情的看着她,可当她将这样的画面画出来,却又发现这不是她认识的萧九安,也不是她想要的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眼中的情意让她烦躁,也让她索然无味,这不是她要的萧九安,可就在天武公主想不明白的时,一道低沉且狂傲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公主对萧九安真是情根深种。”声音落下,一身玄衣的北辰天阙蓦地出现在房内,不等天武公主有所反应,就在书桌下首坐下,从容随意的就好像在自己家一样。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?谁准你擅闯本公主的房间。”天武公主脸色微变,抬手将就手中的画笔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画笔上还带着未干的颜料,丢出去的刹那,颜料随之被甩出,散了一地,眼见画笔就要落到北辰天阙身上,北辰天阙却纹丝不动,随手一抬,将画笔打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让公主吃瘪的是萧九安,公主何和拿无辜的我出气。”北辰天阙嘴上不说,但脸上隐有几分不满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真当自己做的事,无人知晓?

    天武公主要庆幸她及时把人抽走了,不然,在南山寺等待她的就只有一地尸块。

    他北辰天阙从来都不是软柿子,天武公主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说吧,找本宫有何事?”不涉及萧九安的事,天武公主便是那个明艳、大气、冷静理智的天武国继承人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虽没有直言,可她却知道,北辰天阙想必是知晓了她安排死士的事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北辰天阙怎么可能不防她?要知道,她就是这般爱慕萧九安,也不会全心信任萧九安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出身的人,连亲生父母都不信任,除了自己还能信任谁?

    “公主想知道纪云开什么事?”北辰天阙虽主动找上门,但却没有低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,你能查到的事,本公主能查不到吗?”天武公主也不肯低头,两人的眼中看不出一丝火气,可屋内的气氛却也越来越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想来公主是查不到的。”北辰天阙一脸笃定,天武公主微微皱眉,盯着北辰天阙看了半晌,最后还是先低下头:“殿下既然找上门,何必藏着掖着,请……”

    北辰天阙勾唇一笑,浅色的眸子隐有一丝讽意,可很快就消失了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是天医谷谷主的关门弟子,她的大师兄叫凤祁,凤祁曾特意去了一趟京都,想把纪云开带走,却被萧九安阻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纪云开当初为救天启皇上中了毒,只是毒素在脸上,没有伤及性命。后来,她为救萧九安又中了一次毒,同样毒在脸上,前不久纪云开又为救城外三万燕北军而中毒,如果凤祁当日的诊断没有错的话,她离毒发身亡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北辰天阙说完,便笑吟吟的看向天武公主:“公主还满意我的情报吗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?”天武公主眼眸沉了沉,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找上她,提供纪云开的情报,必然不会毫无图,要知道北辰天阙和纪云开并无交集,没有必要刻意去查纪云开的事。

    “哦,忘了告诉公主,纪云开明天要去端王府,如果公主想要下手,明天是极好的机会。”天武公主想要纪云开死,并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燕北王府不好动手,但她要是出了门,那就不好说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