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48章948阴狠,第一次!

    第948章 948阴狠,第一次

    北辰数千人伏杀王爷与纪云开二人,最终却全军覆没,让王爷与纪云开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消息传回去,北辰大怒,要不是领兵的人理智尚存,怕是会不顾一切,发兵燕北,好好的跟燕北打一仗,把燕北打趴下。

    “混蛋,萧九安他娘的就不是人生的吗?他怎么算的那么准?”北辰的元帅得知峡谷里发生的一切,气得直拍桌子。

    同样是领兵作战的人,他很清楚王爷能从峡谷通过,绝不是因为什么运气,而是天时与地利。

    王爷了解峡谷的情况,算好了风向与时辰,这才选择在那一天出发。

    “元帅,燕北王已经走了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北辰在燕北边境囤了二十万兵马,与燕北境内的兵马数量相差不多,真要动起手来,北辰也不会吃亏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这些兵马囤在边境,并不是为了跟燕北开战,而是以防万一用的。

    “能怎么办?陛下有令,能不打就不能开战,至少我们不能主动挑起战争。”边境的元帅还不知北辰皇都发生的事,也不知三皇子和五皇子自立为王的事,要是知道了,不需要北辰皇帝下令,他就不敢出兵。

    北辰内乱已起,要是再有外患,在内外夹击下,北辰必败,最后铁定便宜了天启和天武。

    “咱们就眼睁睁地看着燕北王走?这口气,我憋不下。”副将一摔剑,气怒的道。

    “咽不下又怎么样?你敢跟燕北王打吗?你打得过燕北王吗?现在燕北王已回到北辰境内,我们就是出战,也没有胜算。”就算有胜算他们也不敢打,天武已经他们北辰开战了,要是两边战线同时拉长,不说兵力不够,就是粮草也不够。

    打仗很多时候就是打粮草、军需,很不幸北辰是个穷国,他们的国力无法雪撑他们,同时与天武、燕北开战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这这个闷亏?眼睁睁地看着燕北王,大摇大摆离开我北辰?完全不把我北辰放在眼中?”士可杀不可辱,不管是王爷在北辰的所作所为,还是王爷无视北辰皇帝的命令,直接离开北辰的举动,都是将北辰人的脸面,彻底的踩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北辰人丢了这么大的脸,真的不要打回来?

    这要传了出去,他们还有脸面在四国混吗?

    和副将的气急败坏不同,领兵的元帅淡定多了:“燕北王走了,我们奈何不了他,但别忘了他还留了一万大军在我北辰境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万人?”副将眼前一亮,找到了出气的对象了。

    元帅点了点头:“边境匪寇众多,即日起,我们开始剿匪。”

    燕北王是悄悄偷回燕北的,只要他们不承认,燕北王留在北辰的兵马,就不是来使,他们说那些人匪寇就是匪寇,说他们是流民就是流民。

    总之那些人在北辰境内,只能任由他们宰割。

    “元帅英明。”北辰的副将们纷纷拍手叫好,甚至这些人连一刻钟都等不到,元帅一开口,这些人就要求去剿“匪”。

    元帅心里也憋着一口气,且他们也需要一场胜战,也安抚将士们愤怒的心情,遂想也不想应下了,并且给出斩“匪徒”一人,得银十两的奖励。

    当然,元帅口中的匪徒,绝不是指在北辰到流蹿的匪徒,北辰境内的真正匪徒,可值不了这个银子……

    一万人想要完全隐藏踪迹几乎不可能,北辰将领早已摸清,北辰那一万燕北军的下落,几位副将领了兵马后,就带着人去围杀那一万燕北军。

    他们就不信,他们带五万人出动,会打不过那一万人……

    北辰将领行动力极高,当天下午大军就出动了,只是他们快,王爷也不慢。

    王爷带着纪云开穿过峡谷,便顺利与燕北境内的人汇合了,在燕北侍卫的护送下,王爷与纪云开顺利抵达燕北大营。

    抵达军营,纪云开还未下马车,王爷就道:“战场上混乱,本王安排人送你回燕北王府。”

    他年前回了一趟燕北,将燕北的奸细清得差不多,燕北军已完全在他的掌控中,但这世间之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    当初,燕北军能被皇上和云家人收买,现在他们同样可以。这世间没有永远的忠诚,只看背叛的酬劳高不高罢了。

    王爷一向自信,但涉及纪云开的安危,王爷却不敢自大,他不敢保证,燕北军中没有其他的奸细了。

    为了纪云开的安然着想,王爷想也不想就让人把纪云开送走,远离战场这个刀剑无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行,我回燕北王府。”纪云开摸了摸肚子,毫不迟疑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,自被银楼喂药,大夫诊断会影响孩子后,纪云开就再不敢拿孩子冒险,更不敢独自涉险。

    “安心在燕北王府等本王,本王把这里的事解决了,就会回去。”王爷摸了摸纪云开的头,眼中藏着无法言语的歉意。

    跟北辰人打了多年交道,他太了解北辰人了。北辰人能赢不能输。峡谷一事,北辰大败,北辰那些将领必然会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这些人奈何不了他,没有办法拿他出气,定会拿还在北辰境内的一万兵马出气。

    为了那一万兵马的安全,王爷必须立刻点兵出战,以武力威胁北辰放人,不然他不敢保证那一万人和墨七惜一家三口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去吧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纪云开不是矫情的人,并不介意王爷没有办法,陪她去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虽然,这是她一次回燕北的王府;虽然,她对燕北这座王府的人都不熟悉,甚至整个燕北都没有一个她熟悉的人,纪云开仍旧很平静,没有一丝初到新环境的不安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被父母遗弃,后只能不断住校的人,纪云开对新环境的适应力很强,至少不会因为新到一个环境,就怯弱不安,更不会离开了男人,就没有办法生活。

    纪云开,她是一个在哪里,都能过得很好的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