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45章945坐实,深藏功与名!

    第945章 945坐实,深藏功与名

    在北辰,这几年皇帝的权力达到了巅峰,文武百官在北辰皇帝面前,乖巧的如同小狗,根本不敢与北辰皇帝争锋。

    听到皇室的丑闻,亲眼看到他们陛下恼羞成怒动手杀人,御书房的几位大人都吓坏了,心中暗暗叫苦,又庆幸御书房内不止自己一人,不然……

    指不定,他们也被灭口了。

    在官场上,能混到在御书房与陛下谈事,个个都是人精,不等北辰皇帝说话,几位大臣就连忙作揖:“陛下,臣等告退。”

    同样不给北辰皇帝阻拦的机会,几位大臣就慌忙退了出去,对于脚边的尸体,他们只当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出了御书房,看到大理寺卿在外面候着,几位大臣立刻避开,一群人即不敢吭声,更不敢交头接耳,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几位大臣走后,御书房内就只剩下北辰皇帝一人,看着像是身后有狗在追,走的飞快的大臣们,北辰皇帝心里那口气憋的着实难受,终是没有忍住,吐了口血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北辰皇帝擦掉嘴角的血,叫来侍卫把地上的尸体拖走,又命令人宣大理寺卿进来。

    那个陷害他的狗东西,不是说大理寺卿要见他吗?

    “陛,陛下……”大理寺卿来得很快,一进来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然后将那卷白布呈上:“陛下,有一个老太监,在天下楼闹事,诬蔑陛下声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展开。”北辰皇帝刚气得吐了口血,这会看大理寺卿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    要不是怕大理寺卿死了,就坐实了他恼羞成怒杀人一事,他铁定会把大理寺卿给杀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平民百姓,在天下楼胡言乱语,朝廷直接出面否定就是,需要闹得这般大吗?

    大理寺还不知先前替他传话的太监已死,只当北辰皇帝是为天下楼发生的事不高兴,当下颤抖地将手上的白布展开,铺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北辰皇帝起初还认真的眼了一眼,待到他看清上面的内容,便没有放在心上:“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这种瞎写、乱传的东西,你也带进宫来?”

    上面所写,除了他弑父外,没有一样是真的,这种事……完全没有必要较真,越较真外面的人就越当真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臣进宫的时候,两位贵妃娘娘就在天下楼。”大理寺卿也不想当真,但那两位宫妃的事怎么说?

    那可是宫里的娘娘,如果不是真有什么事,她们根本不可能出宫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北辰皇帝惊得站了起来,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,“你说两位贵妃在天下楼?”这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大理寺卿连连点头:“两位娘娘不仅在天下楼,她们身边的嬷嬷还说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北辰皇帝这会不说杀人,就是吃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不用想,这绝对是萧九安那个混蛋小子干的。

    除了他,没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底下耍他。

    “说,说她们冒死保住了先皇的血脉,现在陛下知道了真相,要杀她们灭口,她们没有办法,只能住在天下楼,请天下楼保护她们的安危,还说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?”北辰皇帝紧紧按住心口。

    他怕,他会忍不住在再吐血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似乎可以预见自己的死状,但他还是必须说,这事外面的百姓都知道了,他要不禀报给陛下知晓,陛下绝对会杀他全家。

    “还说……还说两位娘娘要是死了,就是陛下你杀了她们。”大理寺卿说完,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虽说在北辰,知晓此事的人很多,但作为第一个知晓此事,却没能及时封锁消息的他,还有活路吗?

    “这么说……老三和老五,真是老东西的儿子?”北辰皇帝狠狠咽了口血,把到喉咙的血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微臣,微臣不知。”大理寺卿全身颤抖,哪怕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,他仍旧害怕。

    这皇家的丑闻,他哪里敢深问呀。

    “查,给朕查!”北辰皇帝双目怒瞪,朝大理寺卿大吼。

    “是,是,下官这就去查。”大理寺卿眼中瞬间崩发出生的希望,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飞似的往外跑,却不想跑得太快,在出门时被门槛绊了一脚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大理寺卿整个人栽了出去,惨叫一声,脖子发出咔嚓一声响,折成一个直角,直接没气了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侍卫见状,一个个瞪大眼睛,看看惨死的大理寺卿,又不约而同的看向殿内的北辰皇帝……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北辰皇帝这下终是忍不住,一口血喷了出来,眼前一黑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啦,不好啦,陛下晕过去了。”侍卫听到摔到的声响,第一时间跑了进来,叫来太医为北辰皇帝诊断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只是气怒在心,一时怒极才会吐血,伤身肯定是伤身,但却没有生命危险,当天晚上就醒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北辰失了最佳的时间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弑父夺位,奸辱庶母的事,满朝大臣几乎都知晓了。三皇子与五皇子不是北辰皇帝的儿子,而是他弟弟的消息,也在第一时间传了出城,送到了千里之外的三皇子与五皇子手中。

    两位皇子并不知晓自己的身世,收到消息时直接懵了,他们最初还以为这是假消息,可当他们的母妃将先皇留下的遗昭送来给他们,他们只能接受现实。

    三皇子与五皇子虽然能力一般,但并不是蠢了,得知自己真实的身份,便知就算他们无意与北辰皇帝争,以北辰皇帝的性格,也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现在不是光头皇子,手上有兵权,也不惧谁。两人将兵马合二为一,占地为王,并以正统自称才是正统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刚刚下达命令,要将两人召回来了,消息还在半路上,就收到两人称帝的消息,差点气得再次吐血。

    祸不单行,福无双至。就在三皇子与五皇子称王的消息传到皇都的那日,他们的母妃死了,被人一剑毙命,死在天下楼。

    虽说官府第二天就宣布找到了凶手,但整个北辰,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平民百姓都不相信,皆认为那个凶手就是替身鬼,真正杀死两位贵妃的,就是北辰皇帝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有口难辨,满朝大臣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,虽面上依旧恭敬,心里却另有盘算。

    至此,北辰皇帝在北辰至高无尚的统治权崩盘了,北辰长达数十年的内战,由此拉开序幕,而幕后推手王爷与墨七惜,则深藏功与名,趁北辰混乱就此离开了北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