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44章944吐血,这黑锅背定了!

    第944章 944吐血,这黑锅背定了

    北辰是一个彪悍的民族,为了生存,北辰的百姓大多是逞勇斗狠之辈,就是女子也彪悍的很,一言不合就动手。

    北辰民风彪悍,朝廷对百姓虽多有剥削,但官府却不敢太过压迫百姓,更不敢胡乱判案,怕这些逞凶斗狠之辈,急红了眼,直接出手杀人。

    在北辰,时有发生被压迫狠了的百姓,杀进衙门,把官差、县令杀了的事。

    为了尽可能的减少此类事情发生,北辰皇帝登基后,不顾朝臣反对,特设了一个“天下鼓”。

    凡是受了冤屈,要告官的百姓,皆可以登天下楼,击响天下鼓,将冤屈告知朝廷,告知天下。

    告状人击鼓后,官府必会在第一时间受理,经查告状之人所言属实,告状之人则无罪;反之,发现告状之人乃是污告,不仅告状之人会被处死,家人亦会被充军。

    是以,会去敲响北辰的天下鼓的人,无一不是受了冤屈的百姓,几乎每告必成。

    有此一鼓在,不仅北辰的官员不敢乱来,就是北辰的百姓对朝廷也十分信服,即使被朝廷剥削,北辰的百姓大多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相比天武、天启和南疆那些地方,他们已经算好的了,至少他们北辰的官员不敢乱来,不敢随意欺辱他们这些普通百姓,不是吗?

    对普通百姓而言,他们只求有瓦片藏身,能吃饱就已经很满足了,旁的……他们不敢要求再多。

    北辰的天下鼓是吏治清明的象征,是当今陛下圣明的表现,每每提起天下鼓,北辰人都会骄傲的挺起胸膛,但就在今天,就在天下鼓前,就在北辰皇帝圣明的象征前,墨七惜将北辰皇室最大的丑闻撕开了……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一个年迈的老太监,站在天下楼上,敲响了天下鼓。

    “快,快来看,有人敲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天下楼传来的,有人敲响了天下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下鼓一响,北辰的百姓就听到了,纷纷告知身边的人,然后一个个赶往天下楼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告状的人穿的好像是宫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太监,我见过这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监告什么人?莫不是告宫里的贵人?那就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离天下楼不远处,就是北辰的大理寺,天下楼没有官兵看管,但天下鼓一响,大理寺就会派官差来。

    击鼓的老太监,听到官兵的声音,立刻停下敲鼓,将藏在胸前的一卷白布展开,挂在天下楼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白布展开,上布的字露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快看,上面写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告,告当今陛下,弑父夺位,凌辱庶母……上面说,上面说……”

    有识字的人念了两句,却不敢再念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上面所写,简直是匪夷所思,别说写了,他们连看都不敢看。

    什么三皇子和皇子的母妃,乃是先皇的妃子,当今陛下看上了,弑父强夺。

    上面还写道,三皇子与五皇子乃是先皇的儿子,他们是当今圣上的兄弟,先皇死前,将皇位传给了三皇子,诏书就在两位双生贵妃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,这简直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这不会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挤在天下楼外面看热闹的百姓,一个个恨不得瞪大眼睛,将上面的字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冲上楼准备拿人的官差,听到外面的议论声,暗叫不好,快步冲了上来,可仍旧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敲鼓的老太监将白布挂好,高喊了一句:“当今陛下弑父、凌辱庶母,篡夺异母弟弟的皇位,我要告他,我要告他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说完,便撞向梁柱,撞得头破血流后,直直从天下楼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围观的百姓尖叫了一声,纷纷后退,就看到那太监咚的一声摔在地上,四肢抽搐了一下,便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,死人了!”围观的百姓大叫一声,有机警的知道这事大发了,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有人见状,高喊了一声:“快跑,快跑……要让官差把我们抓走了,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跑,快跑呀……”一时间,看热闹的人纷纷散开,无数人在心中后悔,早知如此,今天说什么也不来天下楼看热闹。

    可惜,现在后悔已经晚了……

    “快,把白布收起来!”官差这个时候,哪里顾得死不死人,围观的人跑没有跑,手忙脚乱的将白布收了起来,便跑了下来,留一人在天下楼,另一人则抱着白布去大理寺搬救兵。

    大理寺离天下楼极近,事情很快就控制下来了,但是消息却走漏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围观的人又太多,官府根本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“报,报……”

    传令的太监,以十万火急之姿冲到皇上面前:“陛下,陛下……大理寺卿,有要事奏报!”

    北辰皇帝正与大臣商议边境战事,见太监连滚带爬的跑进来,打断他议事,不由得沉下脸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……天下楼出事了,有人告陛下弑父夺位,凌辱庶母,还说三皇子,五皇子不是陛下的儿子,而是先皇的儿子。是陛下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北辰皇帝顿时脸黑如墨。

    传令太监一顿,“噗”的吐了口血,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张嘴吐了口血,震惊地看着北辰皇帝:“陛下,奴才,奴才冤……”

    传令太监两眼一翻,僵硬的倒在地上,就这么断气了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顿时眼睛都瞪直了……

    扫了一眼,震惊地看着他的大臣,北辰皇帝气得咬牙:“他不是朕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微臣明白。”众大臣回过神,连忙低头,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朕……”北辰皇帝一看就知,这些大臣根本没有相信他的话,不过是敷药他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,人真不是他杀的!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明白,陛下放心,微臣什么也没有看到。”聚在议事厅的大臣,十分的贴心,一个个将头埋到了胸前,根本不敢看北辰皇帝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们一点也不想见皇室的丑闻,更不想见到皇上杀人。

    一般这种事,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北辰皇帝气得吐血,偏偏他身为帝王,不可能为了一个奴才的死,一再解释,这黑锅……

    他背定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