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40章940突袭,为难的纪云开!

    第940章 940突袭,为难的纪云开

    既然决定离开,就没有必要再想东想西,越快行动北辰越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王爷是个行动力极高的人,当天夜里就让燕北军准备了足够的炸药包,待到黎明破晓之际,王爷便带着燕北军来到城门口。

    北辰早就派人盯着王爷一行人,王爷带着手下的兵马前往城门,这么大的动静,北辰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王爷带人刚到城门口,消息就传进了宫里,北辰皇帝刚躺下,还来不及合眼,又匆匆的穿衣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惜一切代价拦下他们,不许他们离开京城。”刘渊的死,王爷能看出蹊跷,北辰皇帝自然也能。

    他虽不知动手的人是谁,但可以肯定动手的人实力很高,萧九安留在北辰,虽不会主动帮他,但好歹有一个能牵制对方的人在,要是萧九安走了,动手的人在北辰就真的没有对手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杀刘渊的人,到底是冲着谁来的,但他知道,他……作为北辰的天,不能死。

    不需要皇上命令,北辰的将士就会拼命的阻挡,不让王爷离开,北辰皇帝这个命令一下,也只是方便守城的将领调集兵马前来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的动作再快,也快不过炸药。

    王爷带人赶到城门口,就开始朝城门口投掷炸药。点燃的炸药如同坠落的流星,划过黑夜,坠落下来,发现一声巨响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火花炸开,如同星光一般,在漆黑的夜里,闪起朵朵亮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守城的官兵起先毫无防备,被炸了一个正着,惨叫声不断地响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如同烟花绽放,火舌朝四处散开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快,快……拿盾牌来,挡住他们。”一连数次,守城的官兵已经见到了炸药包的厉害,最初的慌乱过后,守城的小兵就冷静了下来,开始防御,可惜……还是晚了!

    投掷的炸药包不过是开味小菜,趁北辰兵马大乱之际,燕北军已悄悄在城墙下,埋了无数炸药,粗长的引线这个时候也点燃了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引线不断的燃烧,在黑暗中特别的显眼、刺目,为了不让北辰的官兵发现,燕北军没有停下来,继续朝守城的小兵投掷炸药,一个接一个,完全不给北辰小兵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仔细看会发现,燕北军每往前投一次炸药,就会后退一米,当引线即将燃烧完之际,燕北军更是直接下令:“后退!”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所有士兵后退,离城墙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危险。”看到燕北军的动作,守城的小兵发现了不对劲,伸长脖子往里一看,就看到正在燃烧的引线,当即大叫了一声:“快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,灭火,水,水呢?把它灭了。”守城的小兵不知那引线是何作用,但也知绝不是好事,当即大喊大叫,但是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震天动地的大响后,城墙哗的一声倒下,轰隆隆的倒塌下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北辰皇都的城墙,倒了!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呀!”

    “快,快来人呀,城墙塌了,城墙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守城小兵,这下彻底的乱了,别说一战之力,就是自保之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王爷领着兵马,在不远处看着,看着北辰城城墙倒塌,看着士兵乱蹿……

    这不是他第一次偷偷离开北辰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偷偷离开是在他小的时候,那时候的他虽然记事,却毫无反抗之力,只能死死抓紧那个明明被吓坏了,却仍旧鼓起勇气,带他和墨七惜逃出去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原先一直瞧不起他母亲,在他看来她就是一个懦弱无能的女人。为了一个男人,背叛自己的国家,以公主之尊,却在北辰做一个无名无份的妃子。

    最后,更因为那个男人对她没有兴趣,而被几个低贱的女人逼的走投无路,不得不狼狈的离开北辰。

    离开了北辰,却偏偏没有一技之长,不说养活他和墨七惜,就是保护他和墨七惜都做不到,反过来还要他和墨七惜保护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却不会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一个弱女子,一个养尊处优,一生都在依靠男人的弱女子,能把他们从北辰带出去已是不易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确实能力有限,但那个女人却尽了最大的力在保护他和墨七惜,并且成功的把他们带出了北辰,没让他和墨七惜在这个恶心的地方长大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看城墙倒塌的差不多,王爷一声令下,命燕北军往前冲。

    他们,要出城!

    “是!”燕北军得令,齐齐往前冲,如同刚刚放出铁笼的猛虎,以大无畏之姿,冲向城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下去。”马车上,银眸小鬼墨墨透过车窗,看到英武不凡的燕北军,不由得热血沸腾,恨不得自己也下去跑一跑。

    他一直奍在山林,每天在林中乱蹿,找吃的,打架,训练,挨打,从来没有一刻能停下来,哪怕是睡觉也得防备吃人的野兽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一直窝在房间里,他真的闷坏了,很想下去动一动,哪怕是打一架也好。

    “墨墨,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,不能下去。”零星听到这话,连忙位住银眸小鬼的手,朝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银眸小鬼没有甩开零星的手,但也没有看她,银眸小鬼眼巴巴地看着纪云开,像是在祈求一般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无力的叹气,她想赞同零星的话,但偏偏她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她这段时间,不断地给银眸小鬼灌输“想要什么就争取”“想做什么就开口”“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”“你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行事”的念头,要是这个时候拒绝了,银眸小鬼以后还会再开口吗?

    这小鬼以后不敢再提要求,就只会她说一句他动一下,真要这么下去,那跟养小狗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纪云开想要培养银眸小鬼,作为人的独立思考能力,作为小孩子任性的权利,但明显零星舍不得他下去。

    而作为孩子的婶婶,纪云开无法驳零星的面子,只能看向墨七惜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