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34章934时也,运也!

    第934章 934时也,运也

    王爷定下了十天之期,北辰已经召集好了高手,只要北辰的天没有塌,地没有陷,比试就得继续。

    王爷也没有拖延时间,次日宫门一开,王爷就带着亲兵进宫了。

    一切和昨天没有什么不同,顶多就是守宫门的侍卫,不敢再拦王爷,也不敢要王爷卸兵器罢了。

    来到比武场,一切也和昨天一样,北辰皇帝带着官员坐在上方,看着比王爷到的还要早。

    王爷一到,北辰的官员就不阴不阳的开口:“燕北王来得可不早呀。”

    离王爷约定的时间还有四天,王爷晚来一刻,就能少比一刻,北辰官员话中的意思,是个人都明白。

    王爷扫了对方一眼,目光却落在北辰皇帝身上:“本王一向不打没有准备的仗。”

    看不出来,这老东西心里素质不错,今天看着精神还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准备的时间可不短呀。”北辰皇帝面上虽不显,但语气却冷了三分,再不复先前的云淡风轻,显得有些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这话明显是指昨天发生的事,也是把这件事算到了王爷头上,王爷同样没有否认:“本王一向有耐心。”

    天武出兵,燕北施压,这事本就少不了他推波助澜。当然,就算他什么也没有做,北辰皇帝也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,有耐心,并不表示一定会笑到最后。”北辰皇帝说这话时,语气又恢复原有的自信,就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本王会看到最后。”王爷说完这话,就朝比武场中心走去:“开始吧,免得你们北辰认为本王在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爷的话一落下,就有一个瘦竹高跳了起来:“好,我来讨教。”

    来人的下手十分狠辣,话还没有说完,就直接朝王爷扑来,双手如同利爪,猛地抓向王爷的胸前。

    来人下手快、狠、准,王爷扫了一眼,虽没有反击,但却在第一时间避开了,对方只堪堪抓住一片衣角,将衣角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一击不中,来人反手就是一抓,如此反复,完全不停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比武场上,两人扭打成一团,两侧观看比试的人,看到这一幕,一个个都跟着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才是比试嘛,像昨天那种完全是被燕北王耍着玩。他们的人给燕北王造成不了一丝伤害,也看不出是在过招,完全是燕北王单方面虐打。

    瘦竹高招招狠辣,招式又快,与王爷战了五十招,才堪堪分出胜负,而十招后,瘦竹高的双手,被王爷给废了,手腕扭曲无力的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不用看也知,双手被废有多么痛,但瘦竹高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,反倒笑了:“今天打得痛快,我技不如人,甘拜下风,但愿燕北王能一直赢下去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瘦竹高扬了扬自己扭曲的双手,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阴恻恻:“这就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王爷这人着实小心眼,人家用手打他,他就废人手;人家用脚踢他,他就断人腿;要是用兵器,基本上最后都是死在自己的兵器手里,把人绝招都废了。

    瘦竹高这话无疑是在威胁王爷,要是王爷输了,他们北辰的高手,也会叫王爷明白,被人废了拿剑的双手,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“可惜,你没命看到。”王爷收剑,并没有要瘦竹高的命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显,即使这人活到一百岁,也看不到王爷“战败”,更不看到所谓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狂妄,嚣张!”

    瘦竹高一下场,就有接着上来挑战王爷……

    不愧为是实力靠前的人,今天出手的人,明显比昨天强,几乎每个人都能在王爷手里过五十招,而且越往后,实力越强,能在王爷手中过的招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人出招都十分快,一上来就动绝招,放狠招,完全是豁出命的打法,不顾自己的生死,只要能伤燕北王。

    显然,昨天北辰皇帝临走前的那一番表现,深深地刺激到这些高手,这些高手正在为“知己者”死。

    王爷嗤笑了一声,继续打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在这种不要命的打发下,还真有人伤了王爷一下,在王爷的胸前,留下了一道伤口,好在伤口不深,只微微渗出少量的血。

    王爷自进宫,就不吃不喝,与北辰的高手一直打到天色将黑,和昨天收手的时辰差不多,就停了下来:“本王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没有人敢拦,就是北辰皇帝也没有拦,他只说了一句:“朕期待燕北王明天早些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要陪王妃用早膳。”王爷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那么早进宫?

    早进宫,他也不会多打几个,左右一百个高手,分五天,一天二十个足够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后一天,他会加快速度,给刘渊出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如此,朕就不勉强了。”北辰皇帝扫了一眼台下的高手,没有再说,在侍从的簇拥下,先一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还有许多公务没有处理,要不是为了让萧九安看到,他并没有把燕北、天武的事当回事,他今天绝不会这里坐一天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今天与燕北王交手的人数,又是二十人。”北辰皇帝一边走,侍从一边跟在身后汇报。

    如果说第一天是巧合,那么今天绝不是。

    每天二十人,时间刚刚好,可见王爷游刃有余不说,还完全地掌控了节奏,北辰的高手完全在王爷的掌控下。

    “是朕小瞧了他。”真正见识到萧九安的实力,北辰皇帝也不得不说,他低估了萧九安。

    无论是个人实力,还是萧九安的手段,都比他预计的要高,以至于他现在十分被动。

    “边境的燕北军,可有动作?”今天中午,他收到消息,天武已经对北辰发起了进攻.  天武有备而来,北辰毫无准备,虽说他现在还没有收到前线的战报,但不用想也知,北辰首战必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据前方传来的消息说,燕北军此举更像是威慑,并没有出兵的意思。据我们查到的消息,燕北军并没有与天武结盟,哪怕是天武不出兵,燕北军同样会有此行动。燕北与天武同时出兵,应该是巧合。”燕北军此举只是为了震慑北辰,让北辰不敢对燕北王如何。

    “时也,运也。燕北王的动气不错。”北辰皇帝淡淡地点头,表示知道了,只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