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32章932夺权,不过是为了利!

    第932章 932夺权,不过是为了利

    看了一眼个个眼神含刀、杀气冲天,战意高昂,深觉被羞辱了的北辰高手们,王爷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……

    北辰皇帝的手段还真是高,随便摆出一副受他钳制,被他羞辱了的愤怒样,就能叫这些高手为他卖命。

    而这些高手也确实够蠢的,北辰皇帝不过是做做戏,这些人就一一上当,纷纷摆出主辱臣死的悲壮样,一副势要为北辰皇帝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本王,很期待看到你们的下场。”离去前,王爷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,就走了。

    在北辰皇帝眼中,这世上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有用的人,一种是没用的人。现在,这些高手是有用的,北辰皇帝自然会给足他们面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当这些人,为了北辰这个国家,为了北辰这个皇帝拼命,落得身残的下场后,北辰皇帝一定会不会管他们的死活。

    北辰的皇帝,不,应该说……北辰上下都是这么的现实与可怕。

    王爷今天在北辰皇宫,可以说是出尽的风头,连皇帝陛下都奈何不了他,北辰的侍卫哪还敢动王爷,看到王爷带着亲兵出来,北辰的侍卫一个个移头看别处,只当什么也没有看到……

    亲兵跟在王爷身后,一个个头抬得高高的,那骄傲的样子,如同开屏的孔雀,要是有尾巴肯定会翘起来。

    王爷看到了,但却没有管他们,他现在赶着回客栈,没心情处理这种小事。

    他今天在比武场的那些话,虽有刻意的成份,但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他答应了纪云开要早去早回,他答应了纪云开,要尽量抽时间陪她一起吃饭,他答应了纪云开,一定会护他们母子平安,他答应纪云开……

    他萧九安要不么不开口许诺,一旦许下了诺言,就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做。

    王爷出宫,片刻不停留,也无视北辰侍卫杀人的眼神,上马后,直接纵马在大街上疾行,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客栈。

    闹市纵马,王爷虽然马术高超,并没有伤到行人,但不可避免会惊扰出行的百姓。在天启,王爷极少在闹市纵马,但在北辰吗?

    他萧九安在北辰,不是一直嚣张,一直狂妄,一直傲慢吗?

    北辰人既然这么看他人,他自然不能辜负了北辰人的期待。

    一路狂奔,亲卫紧随其后,终于赶在晚膳前,回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爷回来了。”燕北军早早看到了,立刻过来给纪云开禀报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?去,给王爷准备热水”纪云开都做好了王爷进宫后,五天五夜才会回来的准备,不曾想王爷居然在天黑前,就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,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王爷?

    “看样子,北辰皇帝吃了大亏。”墨七惜听到这话,顿时笑了出来,随纪云开一起,下来迎接王爷。

    王爷今天打了一天,虽然没有怎么动,但身上不可避免染了不少灰与血。看到纪云开下来,王爷远远就出声提醒:“不用过来,本王身上脏,在楼上等本王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看到王爷的衣服上有血迹,便顿住了脚步,没有下楼,墨七惜倒是不在意的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看了一眼,就知这两兄弟有话要说,转身折回楼上,为王爷准备晚膳。

    王爷的速度很快,不到一刻钟的时候,就带着一身湿气上楼了,纪云开正在摆碗筷,见王爷进来,便把手上的活交给了零星:“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北辰边境出了一点事。”王爷在纪云开身旁坐下,头一歪,就靠在纪云开的肚子上:“今天可有闹你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……够了!”墨七惜一进来,就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萧九安真是……

    明明前几天还不在乎这个孩子,现在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进出都要问一句,故意在他和零星面前显摆吗?

    “没有,很乖。”纪云开笑了一句,没把墨七惜的话当回事,零星摆好碗筷,嗔了墨七惜一眼:“走,陪我去叫墨墨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墨墨就是银眸小鬼的小名,墨七惜取的,零星没有意见,纪云开试着叫了几句,眼眸小鬼就接受自己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零星这是故意把墨七惜拉开,好让纪云开与王爷有说话的机会,墨七惜虽然很想凑热闹,但还是自觉的撤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今天在北辰皇宫没有打尽兴,他可不想摸老虎的屁股,真要被萧九安打一顿,不划算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一声,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其实零星和墨七惜走不走,纪云开都不在意,当然王爷也不会在意,王爷一直视两人为无物,他们的存在完全影响不了王爷。

    王爷贴着纪云开的肚子,例行说了几句话,就坐好了。

    “在北辰的这段时间,你不用担心了,北辰皇帝不敢动你。”他今天在比武场上说了那么多,北辰皇帝还要不懂,就真别怪他带兵,把北辰给灭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听王爷话中的意思,北辰皇帝这是被王爷削了一顿?

    王爷好像……越来越牛气了,在北辰混得比在天启还要自在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死在北辰,天武出兵,要找北辰算账。”王爷说这话时,唇角不由得上扬。

    果然,天武这步棋,走得极好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?你动的手?”不怪纪云开这么想,实在是……除了王爷,她想不出北辰还有第二个人,会出手杀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一个女人,也值得本王动手。”王爷在纪云开的脑袋上弹了一记:“是天武皇上,他查了……天武公主不是他的女儿。你知道的,任何一个皇帝,都不会容忍有人冒充皇室血脉,而且还是唯一的。” 他不否认,这里面有他的手笔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在对纪云开的动手的时候,就应该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在他把药门的事告诉天武皇帝,他就猜到天武皇帝必会有所动作,而天武皇后不能生育的事,无疑就是催动天武皇帝动手的,最关键的一把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