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22章922没用,这事不会善了!

    第922章 922没用,这事不会善了

    带着上百人过来找茬,却被对方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得血流不止、牙齿掉落,饶是六皇子脸皮再厚,这个时候也不免怒火高涨,但是……

    看到一脸淡漠,完全不把他和他身后的人放在眼里的燕北王,六皇子却莫名的虚了,指着王爷“你,你,你……”个半天,却你不出第二句话。甚至,要不是考虑到自己的颜面,六皇子都想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燕北王被这么多人围着,依旧敢给他一拳,肯定也敢打第二拳,要是再让燕北王打了第二拳,他堂堂六皇子的颜面往哪里摆?

    但要走了,他就更没有脸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殿下,你还好吧?”六皇子身边的狗腿子,不敢上前找王爷与纪云开的麻烦,却不敢丢下六皇子不管,一个个围在六皇子身旁,一副担心的就像是爹要死一样。

    六皇子带来的武将稍好,他们站在两侧,看着王爷,虽不敢上前,到底没有慌乱的后退。

    “杀,杀了他们!”少了八颗门牙,有多痛估且不说,六皇子一开口就漏风,要不是他说得慢,指不定没有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,“后果,本殿下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随同六皇子而来的几个武将,虽然心中不安,但六皇子一身令下,他们还是握拳上前……

    六皇子带来侍卫更是不用说,不管多么忌惮王爷,主子爷发了话,他们不敢不动。

    数百人齐齐围了上来,王爷却没有半点惊慌,他握了握纪云开的手,轻声道了一句:“等本王片刻。”便松开纪云开的手,朝迎面冲来的人踢了一脚,把人踢飞后,王爷一个侧转,将试图偷袭纪云开的人一拳打飞,并抢走了对方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,本王会好好跟你们北辰算。”王爷举刀杀人前,先看了六皇子一眼,那一眼再是平常不过,毕竟这样的小场面,还不至于让王爷动怒,但这一眼却把六皇子吓得不行,要不是身后的人扶着,六皇子怕是会摔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没用!”想到北辰的皇帝,极有可能会落到这么一个草包手里,王爷为墨七惜高兴。

    墨七惜的愿望终于要达成了,北辰皇帝要知道他的国家,最后会落到他从来没有想到的继承人手里,定会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一把最是普通不过的刀,落到王爷手里,却瞬间化为神兵利器。要不是亲眼看到燕北王抢走他们手中的刀,北辰的侍卫都要怀疑,燕北王用的刀有魔力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前,就看到数十人倒在王爷面前,而这些人都是冲在最前面,意图偷袭纪云开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连纪云开的衣角都没想碰到,就惨死在燕北王的刀下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以一敌万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随六皇子而来的北辰武将,见到王爷这般强,有几个争强好胜的瞬间斗志满满,丝毫没有想到彼此间的实力差距,挥拳冲了上去,但……

    只一招!

    王爷只用了一招,就把人打趴在地上,那人甚至不知自己是怎么倒下的,就发现他的背上有一张大脚,踩的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废话,将人踩在脚底后,继续与扑上来的人战斗。不,说战斗太高估北辰这些人了,这些人在王爷手中,甚至过不了两招,这不是战斗,这是送上门找打!

    不过,王爷还是有原则的,送上门他就打,没有送上门,王爷也不会上前。

    一连好几拨的人瞬间就倒在王爷脚下,六皇子带来的人终是怯了,一个个围在王爷周围裹足不前,神色忌惮,生怕王爷突然发难,朝他们攻去……

    “北辰勇士,不过如此!”王爷扫了一眼周围所剩不多的人,将手中的刀丢下,握住纪云开的手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看到朝自己走来的燕北王,六皇子在狗腿子的搀扶下,竭力保持镇定,想要拿出一国的皇子的气度,却是徒劳。

    连接打杀了北辰好几十人,王爷身上不仅没有沾到一滴血,甚至连汗珠都没有出一颗,可见这些人有多么的弱,至少对王爷来说是如此。

    和气息如常的王爷相比,一脸血与汗的六皇子,才像是大战了一场的人。

    王爷走到六皇子面前,停了一步:“北辰天悦,今天的事不会就这么算了!”

    “本殿下,也不会,就这么,算了!”六皇子一开口,嘴里不仅吐血,风还漏的厉害,他只能三个字,三个字的说。

    “本王拭目以待!”王爷伸手,在六皇子的胸前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的一声,六皇子瘫倒在地上,扶着他的人见状,也不由得双腿一矮,跪在六皇子面前,大叫“殿下”“殿下”。

    王爷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,握着纪云开的手,完全没有避开的真意,一脚踩在六皇子的身上,从六皇子身上走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六皇子整张脸都气青了,眼睛一瞪,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王爷一脚踩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过分!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给我站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未倒下的武将侍卫,见到王爷嚣张的样子,对着王爷的背影大喊,然而这有什么用?

    王爷压根本就没有回头,牵着纪云开的手不紧不慢地走着,根本不把身后的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些人,除了会在背后叫唤外,他们还会做什么?

    真要有胆,就冲上来……他还高看这些北辰人一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旁茶楼的雅座,有两个锦衣男子临窗而坐:“北辰人,越发的没有血性了,难怪皇上要把燕北王留下,借以刺激我们。”

    开口说话的是一青衣男子,他是北辰相爷之子宋正庭,而他对面的只是北辰大皇子,北辰天阙:“他的武功又进了一步,现在的我已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是他的对手,他的对手是我们整个北辰国!大殿下放心,今天的事不会善了,我定会叫燕北王付出代价。”宋正庭玉面黑发,长得虽不精致,但却透着一股文雅的气息,不似北辰人的粗犷,看着倒是更像天启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