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20章920指控,一言不合就开打!

    第920章 920指控,一言不合就开打

    920指控,一言不合就开打

    这事要不要跟墨七惜说一声呢?

    依王爷的性子,自是不必说了。

    不说这只是他的猜测,并没有定论,就算有定论又如何?

    这是他萧九安的事,与他墨七惜何干?

    但想到这些年,墨七惜一直把他当弟弟,有什么好东西总是想着他,王爷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:“如此,就跟他说一声吧,总归兄弟一场。”

    说了后,墨七惜要是不认他这个兄弟,他也无所谓,他萧九安一直就只有自己,现在有了纪云开和孩子,足够了。

    王爷是个行动派,当天下午就找到了墨七惜,将刘渊口中的十方世界说给了墨七惜听,同时也把自己的猜测,说给了墨七惜听。

    对十方世界,墨七惜并不感兴趣,只听并不言语,但当王爷说到有关他身世的猜测,墨七惜直接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你说你很有可能,不是那老东西的儿子?”墨七惜一脸震惊地指着王爷,眼睛越睁越大,像是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一样。

    有双生子的事在,任谁也想不到,还有这么一出,也不怪墨七惜反应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从刘渊的反应来看,十有八九。”看墨七惜震惊到不敢接受的样子,王爷发现自己很平静,没有期待也没有担忧。

    不管墨七惜做出什么选择,都与他无关,他在意的只有纪云开。

    王爷说完,自认把该尽的责任都尽了,转身便欲转,却听到墨七惜突然“哈哈……”大笑,笑了半天也没有停下,甚至笑得直不起腰,整个人都蹲在地上,还在笑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王爷刚转过去的身子,又转了回来,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墨七惜。

    “对,我疯了,我高兴的疯了。”墨七惜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“没想到,没想到呀……那老东西英明一世,最后却一连栽在女人手里,简直是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惜不是嘲讽,不是发泄,他是真高兴。

    这世间还有什么比,得知自己的仇人,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惨,还要蠢,更高兴的事?

    反正,对墨七惜来说,是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只是猜测,没有肯定!”王爷满头黑线,不用墨七惜开口,他也知墨七惜想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左右,就是想等到事情爆发的那一刻,看老东西的笑话呗。

    看到老东西,死不瞑目,估计墨七惜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肯不肯定的,你肯定不是老东西的儿子,你和老东西一点也不像,性格、脾气、长相一点都不像,老东西可没有那个能耐,生出你这么厉害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墨七惜笑够了,从地上站了起来,想要拍王爷的肩膀,却被王爷避开了,墨七惜也不生气,拍拍手道:“难怪刘渊没有阻止你成为燕北王,你跟北辰半点关系也没有,燕北人绝不会仇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!”王爷继续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真如他所想,他与十方世界有关,刘渊只会费心隐藏,不会爆出来,刘渊没有阻止他成为燕北王,不过是……他没有能力罢了。

    刘渊虽是来自十方世界,但也只是比普通强上一点,刘渊又不是神,真以为他什么都能做到?

    “管他是不是想太多了,反正你不是那个老东西的儿子,我真得太高兴了。难怪我打小就看你顺眼,原来你和那个老东西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墨七惜并不介意他与王爷有关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血缘于他这种人而言,不过是负担。

    王爷白了墨七惜一眼,“有时间,多陪陪你那儿子,然后赶紧的离开!”

    如果他真与十方世界有关,他的身边必然很危险,墨七惜有妻有儿,就别跟着瞎掺和了,有多远滚多远的好。

    “等你处理完北辰的事,我和零星才会离开。”原先,墨七惜是打算等他儿子能接受他和零星,就先离开北辰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必须留下来帮萧九安。

    刘渊话中的意思,十方世界很危险,而萧九安在十方世界,应该是不被容许的存在,十方世界的人应该是发现了萧九安的身世,不然不会一直追杀他。

    “不必,你留下来只会给本王添乱。”王爷冷着脸赶人,但这一次墨七惜却说什么也不肯走。

    王爷拿他没有办法,只得随他,但另一方却加快针对北辰的计划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遇刺受伤,一连四五天也没有找到刺客,城门也一直封着,不许进更不许出。

    王爷一行人已结束了出使任务,却一直被困在城中无法离去,北辰方面也没有人出来给个说法。

    王爷带着他的人一直住在客栈,虽然给北辰添了一点麻烦,但王爷治军极严,燕北军在城中从无闹事,刚开始燕北的官府还头大,见燕北军十分安分,没有恃武行凶,便松了口气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他们这口气,还没有松几天就出事了!

    一连在客栈憋了数天,王爷带着纪云开上街闲逛,准备买一些东西,也寻寻北辰有什么好的药材或种子,却不想在街上遇到了六皇子。

    六皇子其人,母家背景极大,外公、舅舅在朝中、军中都有不小的势力。

    虽说他并不是特别得北辰皇帝喜欢,但在诸皇子中也是有一争实力的,平日出行的排场也极大,亲兵护卫加起来上百人。

    那天,王爷一个人也没有带,六皇子却带了上百护卫,十几个好手,还有几个军中的将领。

    在街上遇到王爷和纪云开,六皇子见自己这方人多,想也不想就上前找茬。

    六皇子当街就指着纪云开,说纪云开偷了他的东西,藏在腹部,假装有孕,要纪云开把衣服脱了,掀开肚子给他检查!

    这指责简直是无中生有,明显就是来找事的,但这是北辰,这里是六皇子的地盘,六皇子的指控就是再荒诞,也得执行,更不用提六皇子明显就是找王爷与纪云开的麻烦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