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18章918逃避,十方世界的人!

    第918章 918逃避,十方世界的人

    你不问原因?

    看到萧九安好似洞悉一切的眼神,刘渊莫名觉得难堪,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,最后只化为一句:“我不问原因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真的怀疑,你是真的因为喜欢本王的母亲,才一再护着本王?”萧九安不是第一次提出这样的怀疑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刘渊的行为太可疑了,与其说刘渊是因为他母亲才保护他,不如说刘渊是以他母亲为借口,保护他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……她很好。”刘渊努力扯出一抹笑,但不太成功。

    王爷摇了摇头:“你不必如此,你即不想说,本王便不会。”

    上一代的恩怨与他无关,他从来没有想过插手上一代的事。他又不是墨七惜,闲得慌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你这样……很好。”刘渊看着王爷,一脸欣慰,“为了不让北辰人起疑,我从客栈走出去,就会调集所有的人物,帮你找银楼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亲自请他上门,必然是有所求,而寻找银楼是一个很好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王爷道了一声谢,又道:“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刘渊没有一丝不满,反倒极热切地寻问。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是怎么一回事?除去药门、至道学宫、天启王家、天医谷这些,还有什么人与十方世界有关系?”来到北辰后,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以至于王爷一直忘了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?”刘渊怔了一下,说道:“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一个拿四国作棋子的世界。这些……你不必管,他们这百年内都不会派人来天启四国。你说的那些势力,不过是落到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手里,被人拿来作恶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渊含糊其辞,无意多言,王爷却不肯放过他,追问道:“你是十方世界的人,你告诉本王,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与十方世界永无交集,完全不必知晓他们的存在。”刘渊仍旧不愿提,王爷却笑了:“你确定,本王真的与十方世界无关?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毫无关系,十方世界的人何必一再追杀他?

    “你,你知道了什么?”刘渊脸色一变,瞳孔猛地收紧,虽只有一瞬,但王爷还是看到了:“本王原不知晓,但现在知道了,本王果然与十方世界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想多了,你与十方世界没有关系,那些杀你的人,也与十方世界无关。”刘渊极力否认,想要表现出冷静的一面,可惜王爷已经不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无关,你心里很明白。除了你,四国中应该还有别人与十方世界有关。”王爷看着刘渊,不等刘渊否认或者回答,王爷又道:“天武皇后,是不是也是十方世界的人?她要杀我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这些对你没有好处。”刘渊一脸疲惫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失误了,一个微小的失误让萧九安看了出来,以至于他再想隐瞒,却是难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本王,又怎么知,本王知晓这些,对本王没有好处?”不弄清十方世界的事,他就一直处在被动中,这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,一向喜欢掌控主动权,哪怕是面对神秘莫测的十方世界。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的强大,远超你的想象,你明白吗?”刘渊无奈的叹气,“你遇到过纪馨,应该知道她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控兽?”纪馨确实诡异,她不仅能控制百兽,似乎还知道一些,他不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的人得天独厚,天生就拥有一种本事,或控兽,或控百草,声音、水、电、风、雨……你现在明白,十方世界的人有多强大了吗?”面对天赋卓绝的十方世界的天才,哪怕萧九安是天才之姿也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在十方世界的人面前,萧九安这种人……太弱了。

    “但也有什么能力都没有的人,比如你。”王爷面上表现得很镇定,心里却或多或少受了影响。

    十方世界,人人都像纪馨那样,拥有独特的本事,这是要逆天了吗?

    “对,也有像我这样什么都没有的人,像我们这种人……不管出身在什么家族,一旦确定没有天赋技能,就被称之为低等人,必须去掉生育的功能,不能留下子嗣。之后,我们只能沦为下人,管事,甚至那些天才们发泄的工具,没有未来,没有明天。”刘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,眼中隐隐还有泪光闪过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族在十方世界是数一数二的家族,我母亲亦是天赋卓绝的女子,但生下的我却是废物,我不甘心沦为他人的玩物,更不甘心就此孤独残生。我集结了一群像我一样的人,我们想要争取平等的权利,至少要拥有生育后代的权利。没有意外,我们失败了,然后我被放逐出十方世界。”既然透露了一二,刘渊也就不再隐瞒,索性把能说的都说了,但只说了与他自己有关的事。

    “当时,被放逐的人,并不仅仅只有你一个,对吗?”刘渊的话没有漏洞,但王爷还是猜到了一二。

    “你猜得没有错,天武皇后是十方世界的人,她和我一样没有生育的能力,天武公主也不是她的女儿,不过是掩饰罢了。”萧九安比他想象中的聪明,刘渊只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被十方世界放逐的,就只有你们两个?”王爷又问,这一次刘渊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王爷不由得拧眉:“你说……你们这群被十方世界放逐的人,都没有生育的能力,本王便不可能与十方世界有关,对吗?”

    刘渊看了王爷一眼,仍旧没有说话,但这一眼足够叫王爷明白,他与十方世界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本王明白了,你不想说便不说。”王爷点了点头,不再深究,继续问道:“南疆的人呢?南疆的人或多或少都拥有控制百草的能力,他们是不是与十方世界有关?”

    刘渊不提十方世界的天赋,王爷还不会多想,这下王爷不得不多想。

    这世间,哪有那么多天赋异禀。万事万物皆有原由,就好比纪云开对百草的掌控,源于她的外祖母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