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15章915打架,不能输!

    第915章 915打架,不能输

    王爷心里有气,墨七惜同样心理不爽,两人出手都极重,虽不至于你死我活,但两人都蔫坏蔫坏,专往对方脸上、手上,这种旁人能看到的地方招呼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看到鼻青眼肿的王爷,不由得笑了:“你呀,这么大的男人,怎么还跟一个孩子似的,看看……眼睛肿了,舒服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拿帕着沾着凉水,给王爷擦拭脸上的污血,时不时的嘲笑他两句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王爷疼得抽了口气,嘴上却得意道:“墨七惜比本王还要惨,他两只眼睛都肿得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比他好很多,要不是我给你敷的药效果好,你这会也睁不开眼。”纪云开看着王爷破了一块的眼角,又是心疼又是生气。

    这两人打架也没有个分寸,不知道眼睛这个地方很脆弱吗?

    这要是把眼睛打瞎了,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下次本王注意一些,不让他打本王的眼睛。”王爷看纪云开笑语嫣然,没有一丝阴霾,心里的担忧总算放下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跟墨七惜打一架,打得鼻青眼肿,能叫纪云开忘了孩子的事,他愿意天天打给纪云开看。

    不过,这话……只能放在心里,王爷是绝不会说出来的,太难为情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下次……”纪云开再次脸黑,下手不由重了,王爷疼得倒抽了口气,有些可怜地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终是不忍,下手再次轻了起来:“都是为人父母的人,你就不能在孩子和零星面前,给墨七惜留点面子吗?”

    想到零星看到墨七惜与王爷一起瘫在地上,震惊得合不拢嘴的样子,纪云开就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墨七惜一头银发,一双银眸,一身银衣,说不出来的高贵雍容,他往那里一站,就如同天神一般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他会被人打得像狗一样,瘫在地上喘气。

    当然,王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不是博命,不是拼死,王爷和墨七惜的身手差不了多少,尤其是他们两人纯粹的拿拳头打,实力更是相差无几,谁也占不到便宜。

    “留什么面子?面子都是自己挣的,他要嫌丢面子,现在就走,本王不留他。”王爷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,知道墨七惜和零星这会走不了,便开口一句叫墨七惜滚,闭口一句叫墨七惜滚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“孩子气”的王爷,顿时不想讲话了。

    墨七惜和零星倒是想要走,可他们走不了,无他,全是为了孩子。

    许是纪云开先前一直照顾那个孩子的原因,那个银眸小鬼现在就认定了纪云开,平日里那些个小兵接近银眸小鬼,那个银眸小鬼都要冲上去咬人家两口,更不用提他先前要杀的墨七惜,和从来没有见过的零星。

    银眸小鬼的记忆里,没有什么父亲和母亲,他只认气味。到目前为止,他只认纪云开一个人的气味,也只听纪云开的话。

    先前,零星扶着受伤的墨七惜去看银眸小鬼,银眸小鬼一看到墨七惜,就扑上去咬住他的脖子……

    凭墨七惜的身手,要把银眸小鬼挥开,只是抬抬手的事,但是墨七惜什么也没有做,他不仅任由银眸小鬼咬他,咬得喉咙出血也不吭声,甚至还伸手抱住他,生怕把他给摔了。

    零星倒是想要伸手把银眸小鬼扯开,但又怕伤了孩子,只能死死抱着银眸小鬼,生怕银眸小鬼真的把墨七惜给咬死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,快,住手!”最后还是纪云开反应及时,上前把银眸小鬼抱了下来,这才避免了儿子咬死老子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纪云开把银眸小鬼抱下来时,银眸小鬼满嘴的血,眼睛凶狠的如同孤狼,死死地盯着墨七惜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双手却死死拽住纪云开的衣摆,身体也呈依赖状,依靠在纪云开怀里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女人气味,他一醒来就闻到了这个女人。这个女人……很坏,要杀他,但是这个女人在他难受的时候,一直抱着他,一直给他吃的,没有让他冷着,也没有让他饿着。

    他把这个女人手咬的流血,这个女人也没有打他,更没有杀了他。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杀他,但是跟她在一起,他不会饿着,不会冻着,还会在他难受的时候抱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主人,他不要换!

    “他是你父亲,你不能咬他,听明白了吗?”纪云开跟银眸小鬼说话一向是不客气的,不是纪云开没有耐心,也不是纪云开不愿意这个银眸小鬼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这个银眸小鬼就是欠虐的,你好声好气跟他说话,他压根不听,只有凶他才有一点效果。

    “嗯,我听你的,不咬他。”银眸小鬼会说话,而且思维堪比大人,说话吐字都十分清晰,“我饿,要吃肉。”

    他听话了,就会有好吃的。

    “先把嘴里的血清干净。”纪云开有些头痛的把银眸小鬼抱到床上,正要去给他倒水,零星就倒了一杯水,小心翼翼地递过来:“我,我能喂他吗?”

    零星眼中带着殷切的渴望,眼中满满都是期待,但是……银眸小鬼却连看也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的母亲,她喂的东西你要吃,她喂的水你要喝,明白吗?”纪云开只得再次给银眸小鬼下令,但银眸小鬼这次却不听,倔强的不肯张嘴。

    他不吃除了主人以外的人喂的食物,吃了会挨打的,他记得这一条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你,张张嘴好吗?娘……娘不会害你的。”零星在屋内依旧带着黑色的面罩,但周身阴郁的气息却消了,声音也不像先前那么冷淡,只是银眸小鬼仍旧不给面子,上前嗅了嗅,就是不肯喝。

    “孩子,我……”零星试着上前,银眸小鬼却突然暴起,双手像是爪子一样扑起,朝她呲牙,一副要咬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……”零星没有动,整个人僵在原地,眼泪却一颗一颗往下流…

    她原先听墨七惜说了,她的儿子打小被人当野兽养大,她先前还不觉得有什么,但看到这个孩子时不时带出野兽一样的举动,像野兽一样防备人,零星就觉得像是有人拿刀子在她的肉!

    啪……零星将手中的水杯,浇向墨七惜:“墨七惜,你混蛋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墨七惜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任零星拿水泼他,任零得破口大骂,任血水混着花水往下淌……

    这些,都是他该受的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