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13章913面对,吃软饭的!

    第913章 913面对,吃软饭的

    纪云开不是一个软弱的人,再次醒来后她已恢复如常,好像那天崩溃的人不是她一样,王爷想要安慰她,却找不到言语,只能抽更多的时间陪伴她。

    墨七惜也不是一个软弱的人,更不是一个不敢面对的人,先前他在逃避,不敢面对零星,不敢面对他的儿子,只想报复仇人,但自那次王爷明确的拒绝不会帮他后,墨七惜就开始反思……

    什么时候,他变得不像自己,开始不停地依赖萧九安了?

    什么时候,他墨七惜既然像个孩子一样,依赖别人了?

    真正是可笑!

    那天过后,墨七惜就诡异的消失了好几天,待到他再出现,他被人人揍的鼻睛眼肿,看上去狼狈极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人却更精神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墨七惜,终于不再是那个,得知自己的儿子被虐待,而怨天尤人的失败男人了,墨七惜再次站了起来,面对自己的错误,正式自己的人生,而不是为仇恨而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墨七惜不是一个人来的,他身边还有一个女人,一个一身黑衣,脸上蒙着黑色面纱,看上有些阴郁的女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认识这个女人,但还是在第一时间,猜出了对方的身份:“零星?”

    这世间,能站在墨七惜身旁的女人,只有零星。

    这世间,能把墨七惜揍得鼻青眼肿,还能叫墨七惜没有一丝不满的人,也只有零星。

    这是墨七惜,欠零星的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谢谢你这段时间对令犬的照顾。”即使是在室内,零星也没有摘下面纱,但她却给纪云开行了个大礼。

    纪云开想避,这女人算来算是她的七嫂,但王爷却按住了:“你受得起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,那个狼崽子有多难伺候,这段时间照顾他的小兵,好几个都被咬伤了,云开的手上和胳膊上,也有几道咬痕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个狼崽子是墨七惜的儿子,他铁定会把人丢出去了,才不管他是不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对,你受得起,这段时间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……也不知他能不能熬过天花。”墨七惜虽然之后一直没有见银眸小鬼,但那小鬼的事,墨七惜却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现在,终于舍得面对了?”王爷看墨七惜像是换了一个人,面上嘲讽,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先前是担心墨七惜的……他很清楚,这件事对墨七惜来说是一个坎。要是墨七惜一直走不出来,只一味的想报仇,那么他就不再是那个高傲的暗夜帝王墨七惜,而是一个被仇恨蒙住了双眼的人。

    好在,墨七惜终归是墨七惜,他走出来了;如同纪云开,也从孩子可能受药物影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选择面对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,除了我自己外,没有人可以为我负责。”以前,是他强求了。

    因为得不到重视,所以更执着于那个男人的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因为害怕他的孩子和他一样,所以狠下心来不要那个孩子,却不想他的儿子因他的狠心,遭受了更多的苦难。

    人呀,有时候要与命斗,但有时候也不得不认命,不得不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得知他儿子所遭受的一切,他不止一次在想,如果他当时没有逼零星打掉孩子,是不是他与零星,就能像萧九安与纪云开一样,过着幸福相伴的生活?

    他和零星有足够的势力,能保护好他们的儿子,让他不受任何人欺凌,可是他却昏了头,选了那么一条路。

    好在,他现在冷静下来了,也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我和七惜想接孩子回零星宫,如果可以的话。”零星看了一眼墨七惜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?”王爷听到这话,着实诧异了一把。

   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墨七惜对北辰的执意,他能放下一切,就这么离开吗?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辛苦跑了一趟北辰,还害得纪云开和她腹中的孩子受牵连,现在墨七惜拍拍屁股说要走了?

    “嗯,现在就走。”墨七惜没有一丝迟疑,给出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已经做错了太多,现在他不想再错下去。

    王爷气炸了,“你唆使本王,辛苦跑了一趟北辰,然后现在就要走?本王带着一万人来北辰,为你撑腰,为你摇旗呐喊,你现在告诉本王,你要走?”

    看着墨七惜那张青紫相交的脸,王爷突然发现他的手痒了,他的手突然很想往墨七惜的脸上招呼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果然欠打。

    先前被仇恨冲昏头脑,一心想要复仇,想要毁了北辰,甚至想要做北辰的皇帝,把欺辱了他儿子的人踩在脚底……

    他不赞同墨七惜走上复仇这条路,他比会何人都清楚,心怀仇恨会有多么痛苦,但是!

    墨七惜也不能说丢下就丢下,这么干脆的把一切丢给他,墨七惜倒是轻松了,他呢?

    他就活该为墨七惜收拾烂摊子?

    王爷越想越生气,手握成拳,嘎嘎作响:“走……我们去后院,好好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零星,你看……九安平时就是这么欺负的。”墨七惜没有理会王爷,而是可怜兮兮地看向身侧零星,求救的意味明显。

    “活该,谁叫你欠揍。”零星完全不给墨七惜好脸色,甚至连个正眼都没有给他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男人拿儿子的消息找上她,她连见都不会见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曾经有多爱这个男人,现在就有多恨他,恨他害了她的儿子!

    她的儿子就算银发银眸又怎样?她零星不嫌弃就好,她都敢生下来,就有能力保护他,墨七惜紧张什么?

    这个男人,简直是欠揍。

    “零星,你忍心看我被别人打吗?”墨七惜继续卖可怜,纪云开站在一旁,瞪大眼睛看着他,就好像是不认识他一样。

    这,真是他认识的墨七惜?

    这么的不要脸不要皮?

    说好的高傲、冷漠,目空一切呢?

    这和初见,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王爷似乎发觉了纪云开所想,拍拍她的手道:“吃软饭的男人硬气不起来,正常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谁吃软饭了?萧九安,把话说清楚!”墨七惜气势一变,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应说谁,有没有吃软饭,你还不清楚吗?”王爷给了墨七惜一个冷刀子,“是谁说本王,为了女人不顾正事?是谁说本王早晚有一天,会死在女人手里的?”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,墨七惜曾经这样嘲讽过他,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终于可以把这话丢给墨七惜了,真是爽快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