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12章912不满,这个不公平的世界!

    第912章 912不满,这个不公平的世界

    “你是认真的?”认真的想要那个位置,认真的想要做北辰的皇帝?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墨七惜一窒,没有立刻回答王爷的话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冲动了。

    “是,本王现在就带兵离开北辰。不是,本王就留在北辰,陪你闹个尽心。”他会来北辰,除去找刘渊问十方世界的事外,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墨七惜。

    他是来给墨七惜出气的,为墨七惜报仇的,但他从来没有想过,帮墨七惜夺那个位置,那个位置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不能坐那个位置?”墨七惜看着王爷,眼中崩发现森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这股寒意不是针对王爷的,而是对这个世界的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不公平的世界,有太多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很清楚,真的需要本王说出来?”王爷看着墨七惜的眼神,神情淡漠至极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墨七惜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事情,墨七惜为什么就不肯面对呢?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的头发,我的眼睛?萧九安,我不是异类,我是人,你难道不清楚吗?”墨七惜对皇位权势其实没有那么执着,只是……

    银眸小鬼的事,还有在北辰遇到的种种不平,让他的内心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他因为银发银眸遭遇不公平的待遇,他认了!

    为什么,那些人连他们的儿子也不放过!

    就因为,他天生就没有继承权,不可能成为北辰的王,所以那些人不把他放在眼里,拿他的儿子当玩具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墨七惜偏要坐上那个位置,偏要抢走他们在意的一切,让他们匍匐在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……乱了!”王爷没有看回答墨七惜的问题,而是定定地看着他,直把他看得眼神闪躲,不敢直视王爷。

    “你静下来好好想一想,如果再三思索后,你仍旧决定想要那个位置,那么……本王会考虑帮你。”王爷丢下这话,快步朝二楼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云开醒没醒,他现在真的没有时间与精力,陪墨七惜说这些没有用处的话。

    “静下来?我根本静不下来!我甚至连面对那个孩子的勇气都没有,你叫我怎么静下来?”

    墨七惜双手捂着脸,缓缓地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真的,不敢,不敢去面对那个孩子,那个孩子看他的眼神陌生的可怕,那个孩子……身上全是伤,那个孩子如同野狗一般,吃东西的时候喜欢端着盆子用知道舔。

    那个孩子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帮他照顾上个月,已经纠正了他的生活习惯,但过往的一切却无法抹除,他的儿子曾经历的那些,永远都烙在了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天知道,在他看到那些记录他儿子成长经历的消息,有多么的想要杀人!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”他想杀北辰皇帝,却杀不了。

    他想见他的儿子,却不敢见。

    他想告诉零星,他们的儿子还活着,叫她不要恨他,可他开不了口,也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告诉零星,他们的儿子,他当初强制她打掉的儿子还活着,活得……像狗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”墨七惜抬头,看着客栈二楼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就在上面,可他却连踏上去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王爷走到二楼,在进房前从上往下,看了墨七惜一眼,看他如同负伤的野兽,蜷缩成一团,脚步顿了一下,却没有选择下来,而是继续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长大了,早已不是过去那对,只能互相舔伤口的小兄弟了。他们有了自己的家,有了自己的生活,甚至有了自己的孩子,也有了自己的心思……

    他们都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,也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

    当年,墨七惜不肯要这个孩子,零星丢了孩子不说,他们就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,承担因此而带来的所有痛苦……

    王爷步入屋内,就看到靠着床头,闭目养神的纪云开,当即收敛情绪,唇角上扬几许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纪云开侧过头,回以王爷一个平静的笑:“昨天吓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。”王爷上前,想要抱住纪云开,却发现自己还穿着夜行衣,身上还带着血腥味,不由得顿住脚步,“本王身上脏,先去换一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墨七惜怎么了?”纪云开没有动,她安安静静地坐在床头,神色安详,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,但仔细看又发现她整个淡然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?”王爷在屏风后换衣服,但不妨碍他跟纪云开说话。

    “听到他哭了。”也听到他和王爷的对话。

    这是客栈,并不隔音,楼上楼下就这么点距离,墨七惜与王爷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她怎么可能听不到?

    “他后悔自责,却不敢面对,把错误推给别人,想要找人报仇,却又杀不了对方。”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

    墨七惜之所以会如此,王爷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左右不过是,想把他儿子悲惨的遭遇,全部算到那老东西,和那老东西几个儿子头上。想弄死老东西,抢走那几个人在意的皇位,为他儿子报仇,好让自己心理好过一些,但是……

    真的能心安吗?

    把老东西杀了,把皇位抢到手了,墨七惜就能不愧疚?就能坦然的面对他的儿子吗?

    王爷肯定,一定不能!

    因为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墨七惜自己,哪怕墨七惜自己不敢面对,也无法否认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稚子无辜,那些人确实是过分了。”纪云开轻叹了口气,双手不自觉地放在自己腹部。

    她与那个银眸小鬼相处的时间最长,可以说是他们这些人当中,最了解那个小鬼的人,那个小鬼……

    确实是被他的叔伯们毁了,墨七惜想要找他们报仇,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本王不会让他们好过,定会给他们一个,让他们终生都难以忘怀的教训。”王爷换了一身衣服过来,走到床边,轻轻地将纪云开拥在怀里:“别担心,只要本王在,没有人能伤害咱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只要纪云开要的,他都会为纪云开办到,别说只是给北辰那几位皇子一个教训,就是帮墨七惜拿到北辰的皇位,只要纪云开想,他就能做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