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07章907找死,一言不合就动手!

    第907章 907找死,一言不合就动手

    王爷没有回北辰的别院,这一点众人都很理解,任谁被赶了出来都不可能再回去,更不用提王爷这么骄傲的人。

    北辰人借皇上被刺为由封城,不让王爷出城不错,但北辰人也没有让王爷住回去,摆明要为难王爷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王爷执意要住回去,北辰人也不会阻止,只是酸言酸语少不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王爷不住了,直接把两千人丢在市井客栈中,北辰人又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两千人混在市井,不受控制,不受监视,这妥妥的是要出事的节奏,而且王爷手下的人,一个个都十分暴力,王爷发话让他们把客栈的人赶走,他们就真的是用赶的,虽然财大气粗的赔了银子,可也总有不缺银子的主,看不上王爷这点赔偿的,于是……

    事情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被燕北军从客栈赶出去的北辰人,去官府告状,状告燕北军在北辰的地盘,欺负他们北辰的百姓,要衙门为他们做主。

    北辰从上到下对燕北都报有敌意,官府一受理此事,就派官差来捉拿王爷,可王爷会理他们吗?

    别说王爷不会理,就是燕北军的将领也不会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“北辰泱泱大国,就是这么招待他国来使的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呼。我们天启人都热情好客,有人来我们天气做客,我们天启人都会拿出最好的一切来招待他们。我一直以为和我们天启人一样好客,讲道理、识礼仪,原来是我们错了。”燕北军还是给面子的,至少来了一个副将出来招待官差。

    只是,这位副将可不是善茬,不仅不认为自己有错,还把帽子扣在北辰人身上,说北辰人不友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带着这么多人来我们北辰,哪里像是做客的样子,你们这是强盗。”北辰人好斗,嘴上功夫稍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们骂人还行,讲道理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强盗?我强了你们什么了?强了你们的女人,还是抢了你们的金银?一路吃穿住行,我们都是花自己的银子,就是了找你们北辰的女人取乐,那也是付了银子的,银货两讫,你们有什么证据,证明我们是抢盗?要是证明不了,我可要去官府告诉你们信口开河,诬陷来使,败坏我燕北军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当兵的都是一群来自底层的汉子,一群大男人俱在一起,说话自然是口无遮拦,副将半点不把北辰官差放在眼里,怎么难听怎么说……

    官差气得不行,深感自己被羞辱了、他们北辰人被羞辱了,但他们又找不到话反驳。

    副将也不与他废话,摆摆手道:“行啦,我也不与你废话,说我是强盗就拿出证据,拿不出来就滚。哦……要是有人对我们赶人不满,那也没有关系,把赔偿的银子还给我们,我们这就给他腾房间。当然,前提是他敢住,不怕好好的在睡梦中横死。”

    前面两句话还像样,后面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,北辰官差气得吐血,抽刀就跟副将干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北辰人就是如此,一言不合就动手,可他也不想想,他们几十个人上门,人家燕北军好歹上百人住一个客栈,他们这一出手不是找打吗?

    不过,王爷的人还是很克制的,他们专用拳头打,坚决不动兵器,也不往要害打,只往肉多的地方打,打得痛不说还不会致命。

    官差主动挑衅,却反被打得鼻青眼肿。燕北军把人打人不说,还把受伤的官差抬到医馆,得到医馆大夫肯定的诊断,这些人没有伤到要害,不会出人命这才把人丢到北辰官府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清楚了,这些人是我们打的,我们承认。按你们北辰的律法,该怎么判怎么判,该怎么赔怎么赔,我们绝无二话。不过,你们也不要讹诈,我刚刚带他们去医馆诊断了,你们北辰的大夫亲自断定,这些人不会丢命,没有伤及要害,要是你们借此诬赖我们,我们可是不会认的。”

    燕北军十分流氓,但流氓的有文化,直接拿北辰的律法说事,同时还保留了足够的证据,叫北辰人想要陷害他们都不行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有一个精通律法,喜欢拿律法说事的王妃,他们要是不学着一点,说出去不是丢他们王妃的脸吗?

    而且律法这东西真好用,他们熟读了北辰的律法后,完全可以在北辰横着来,还能叫北辰挑不出半点错。

    北辰人气得不行,这群燕北军特么的就是一群流氓,流氓!

    打了他们的官差,是赔银子的事吗?

    没把人打残打死又怎么样,北辰的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。

    衙门的人不干了,也不禀报给皇上知晓,直接调了衙门的官差,还有三千禁军,将王爷暂住和燕北军暂住的十家客栈全部围了起来,理由是:刺客很有可能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讲律法是吧?

    好!

    他们现在就给燕北这群粗汉子讲讲律法!

    在他们北辰的地盘这么撒野,他们看不怪这群人很久了,不把他们打趴下,都丢他们北辰勇士的脸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北辰人带兵封了客栈,说是刺客混在我们当中。”亲兵急忙给王爷禀报。

    王爷听罢,面露嘲讽:“捉刺客还真是一个好理由,怎么用都行。墨七惜人到哪了?”

    后一个问题,与现在的事情风牛马不相及,但亲兵还是如实回答了:“明晚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告诉墨七惜……本王会为他开路,明晚刺客北辰皇帝。”不是捉刺客吗?不是说刺客混在他的当中吗?

    他要不是把此事坐实,哪里对得起北辰人玩的这么一出大戏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亲兵闷笑一声,连忙低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坏起来,还真是……坏得可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能怪他们家王爷,王妃被带回来后都两天了,却还没有醒来,王爷整个人都处在爆炸的边缘,这个时候谁惹上王爷谁倒霉。

    北辰人这个时候挑衅王爷,简直是老寿星上吊,找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