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06章906留下,后悔的不是他!

    第906章 906留下,后悔的不是他

    银楼给纪云开下的药极重,第二天纪云开还没有醒来,王爷虽然担心,该做的事却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王爷就抱着纪云开上了马车,带着他带入城的两千兵马离开北辰皇都,与外面的八千人会合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不是要他三日后离开吗?他就离开好了,至于问刘渊有关十方世界的事?至于墨七惜想要的北辰的报复?

    这些都不着急,他出了皇都也能问,只要他在北辰境内,想借刘渊比什么都容易,更何况北辰那些人,不一下会放他走。

    他有的是时间陪北辰人玩,墨七惜也有的是时间折腾……

    王爷一入北辰,他的一举一动就被北辰人盯上了,王爷刚动,北辰皇帝就收到了消息,他半点也不惊讶,抬抬手道:“把东西给燕北王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好在,他并没有把全部的希望,寄托在纪云开身上,做了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王爷一行人正要走,北辰皇帝的人就送来一个木盒,指明要给王爷:“这是我们陛下送给王爷的,还请王爷一定要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将东西还给你们陛下,告诉他……不管什么,本王都不在乎。”不需要看里面的东西,只看这个木盒,王爷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木盒是旧物,用料不俗,做工也不俗,非大富大贵人家不会用,且上面刻的是天启的国花,只需要一眼王爷就猜出,这必是他母亲的旧物。

    装在里面的东西,十有八九与他的身世有关。

    他的身世于他而言是个炸弹,一旦爆出去不仅天启,就是燕北也无他的一席之地,北辰皇帝很清楚这一点。是以,这些年北辰皇帝处置了一批又一批的知情人,生怕他的身份暴露出来,让他失去燕北军的兵权。

    在北辰皇帝看来,燕北落到他这个留着北辰皇族血脉的人手里,总比落到旁人手里好。

    他接管燕北的这几年,除了早几年北辰挑起了几场战事外,燕北再没有对北辰出兵。不仅如此,燕北还贩卖粮草给北辰,让北辰有了休生养息的机会,对北辰来说这都是实打实的好处。

    看到好处,又拿到了好处的北辰皇帝,怎么舍得燕北王换人做?

    对北辰皇帝的威胁,王爷半点不放在眼里,北辰皇帝比他还要害怕他的身份曝光。

    把北辰皇帝的人丢在原地,王爷再次钻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里,纪云开面容安详的躺在里面,一动不动,要不是身上还有体温,脸色还算红润,都要怀疑她是死人。

    王爷上了马车后,将人抱在怀里,动很很轻,像是怕弄醒她一样。

    为纪云开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置,王爷熟练的拍打纪云开的背,动作轻且柔,像是捧着什么绝世宝贝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一切准妥当,只是北辰的人挡住了咱们的路,走不了。”亲卫上前,给王爷汇报。

    “撞过去,再阻拦,杀了。”许是顾忌到纪云开在,王爷的声音并不大,但足够了让马车外的亲卫听到。

    “出发。”有了王爷的话,亲卫不再浪费时间,下令直接冲过去。

    燕北军对北辰人天生带有敌意,要不是这是北辰皇都,他们早就出手,现在王爷发话了,他们更是没有顾忌,一扬马鞭,在马背上狠狠抽了一鞭,马吃痛,飞快地往前跑,撞向挡在路中央的北辰人。

    初时,那几个人站在那里还一动不动,他们坚定的认为燕北人,不敢在他们北辰的皇都主动出手,但当马离他们越来越近,眼见就要撞到他们,燕北这群混蛋还没有减速的意思,北辰的人终是扛不住,在马撞向他们的刹那,退开了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一群孬种,我还以为你会站到死呢。”燕北军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,还不快嘲讽两句。

    有王爷的话,他们是不会停的,北辰要站在中间他们铁定会撞过去,至于后果如何?

    他们一点也不担心,有王爷在,北辰人还能找他们赔命不成?

    大不了,他们给北辰人道歉就是了,一句“对不起”能换北辰人几条命,他们可以天天说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“快去禀报给皇上知晓。”被燕北军奚落的北辰侍卫气得不行,一张嘴就吃了一嘴的灰,心里更是恨了。

    王爷住的地方离皇宫不远,侍卫一路疾驰,很快就赶到了皇宫,将王爷的反应禀报后,奉上未曾开启的木盒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冷血冷情的……”北辰皇帝接过木盒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连他母亲的遗物也打动不了他,北辰想要留下萧九安太难了,他想要说服萧九安为北辰出份力也太难了。

    北辰皇上摩挲着木盒上的花纹,轻叹了口气,下令道:“去,封城……朕被人刺杀,刺客逃跑了,封锁全城追捕刺客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!”

    皇上被刺杀的消息,第一时间在宫里传开了,也在第一时间传到宫外,守城的将领第一个得到消息,飞快地用特殊手法通知看城门的人,封城!

    王爷一行人赶到城门口的时候,城门已封了足有一刻钟。

    亲兵上前打探消息,很快就弄清了原委……

    “遇刺?封城?还真是个好主意。”王爷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,“既然如此,我们便留下来。你们去把北辰所有的客栈全部包下来,把原本的客人全部去驱逐。不管他们同不同意,全部丢出去,给十倍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王爷带着一万燕北军到了北辰皇都,但这一万人并没有全部进城,王爷很自觉只带了两千人进城,但就算是两千人,吃穿住行也是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王爷既然说出使的行程结束了,又被北辰皇帝要求三天后离开,自然不会再回北辰安排的住处,让北辰的人拿捏,看北辰人的脸色。

    在北辰,有足够的银子,给两千人找个住处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在王爷看来,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都不是事,北辰皇帝把他留在皇都,他敢保证最后后悔的人一定不会是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