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55章455重视,豪掷千金为红颜!

    第455章 455重视,豪掷千金为红颜

    萧九安是个言出必行的,而纪云开则是一个心宽,任凭外面翻了天,两人也该干嘛干嘛,完全不受外面的事影响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这几天,燕北王府的下人,满京城的寻找名贵花草,每天都有成车成车的花草和种子,运进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有熟知燕北王府情况的人,知晓此事忍不住打听:“燕北王府不是养不活花草吗?这怎么又要开始养了?”

    早些年,燕北王府也是养花草的,先前这座府邸也不是这样的,老燕北王在时,京城这座燕北王府号称天启京城最美、花草最全的园子。多少达官贵人不惜天价,想要买下王府的府邸,可都被老燕北王拒绝了。

    后来,萧九安继位,来这座府邸住了三个月,里面的花草就全部死了,事后燕北王府的花匠重新种了一批,甚至没少花心思,可却一株都养不活。

    这座府邸就像是被诅咒了一样,哪怕是最能长的仙人掌在里面也会枯死,旁边几户人家的花草亦是如此,隔三差王就会死。

    死多了,燕北王府的人也就放弃了,左右主子们又不在王府长住,每年也就住两三个月,打理得再好也就这样。

    后来这座府邸就变成现在这样,到处都是校场,不见一丝绿色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燕北王府都是这副模样,京城的人也习惯了,只是没有想到,事隔多年,燕北王府的人居然还想养花、养草,这是多不死心?

    好事者不在少数,不少人都拉着王府的下人打听,而嘴巴一向严实的王府下人,这会却不藏了,问什么答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王妃喜欢花草,王爷下令,命我们收集奇花异草,你们手上要是有好东西可千万要拿出来,我们王爷绝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拘什么花草,只要奇只要美,我们王妃都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花草还要别的吗?燕北王府原是有奇珍苑的,后来关了,现在是不是也要布置起来?”奇珍苑原是养动物的,在燕北王府后方,后因主子不重视,直接封了,并没有开放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占地很大,纪云开和萧九安现在住的,不过是冰山一角,大多数院子都封了起来,隔在外面,像是另一个府邸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王妃不喜欢动物,不会开启了,不过要是有南疆的毒蛇,别忘了给我们留着,我们王妃爱这口。”王府的下人继续善播纪云开的喜好,并且不着痕迹的告诉众人,他们王府今后采购的东西,就是以王妃的喜好为主。258小说网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听说这蛇肉最是滋补养身,尤其是毒蛇,效果极好,燕北王妃身子弱,正要用毒蛇养身,且听说燕北王妃脸上的毒无药可解,只能用毒蛇的肉慢慢养着。”明显,这是萧九安事先安排好的人,就是为了宣扬南疆毒蛇的功效。

    “前先时间金玉轩的商队,不是去了一趟南疆嘛,听说他们带了不少毒蛇来,看样子这次金玉轩的人要赚钱了。”有消息灵通的人,当即羡慕地道。

    “金玉轩的毒蛇我们王府全买下来了,谁手上还有南疆的毒蛇,不论多少,我们王府全收下了。记住,我们王府只要南疆的毒蛇,别的地方的不要。”

    金玉轩是京城一个不大不小的商行,常年在天启和南疆间行商,这次会特意带南疆的毒蛇回来,就是先前听到了燕北王府散播出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而有了这么一出,大家都知道燕北王府当初说的是真的,会有更多人想着从南疆带毒蛇回来,也会有更多南疆人愿意捕蛇卖到天启了。

    而后,金玉轩的少东家也证实了,他们确实卖了一批南疆的毒蛇给燕北王府,且价格不低,这让更多人心动了。

    可去南疆一趟不易,一般人家根本没有能力往南疆跑,就算毒蛇的价格再高,大多数人也只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不过,卖不了毒蛇可以卖花草呀,不拘什么品种,只要好看、只要奇,哪怕是种子也行,燕北王府王府都收,完全是一副冤大头的样子,让京中的人稀奇不已。

    稀奇归稀奇,京中的人听闻这个消息,纷纷开始挖花、挖草,只求燕北王府买下,而燕北王府的人也不复冤大头的名声,哪怕不甚稀奇的东西,他们给的价格也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几天,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,就是燕北王萧九安豪掷千金博红颜一笑的事,甚至连飞鸟袭人事件都无人提了,京中无论是百姓还是权贵,见面的第一句话,必是“燕北王府今天又收了什么了?”或是“燕北王府今天又花了多少银子”。

    萧少戎在军中听到这个消息,坐不住了,连夜赶到王府找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王爷,咱能不买了吗?就算我们挖了一座金矿,也不能这么花呀!”萧少戎简直是要吐血,他们家王爷这几天毫掷数万两银子,买一堆不能吃、不能喝还不能用,且过了几天就要死的花草,真是嫌银子烧得花吗?

    这就是要讨好美人,也不需要如此做。

    是的,萧少戎和外面人的想法一样,认为萧九安此举就是在讨好纪云开,不然何必花钱买一堆用不了几天的花草。

    萧九安“啪”的一声放下笔,一个冷眼扫向萧少戎:“这个时候,你不在军营,跑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萧少戎吓了一跳,语气不由得弱了下来,可仍旧坚定地道:“我来劝王爷,别再这么花银子了,我光听着就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花的是王府的银子!”他花自己的银子,讨美人欢喜怎么了?

    咳咳,他才不是为了讨美人欢喜,他别有目的,但同在还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王府的就是燕北军的。”这话萧少戎说得理直气壮,这些年燕北军可不就是靠王府的银子养的吗?

    要是王府不出银子,燕北军早就解散了。

    “王府的是本王的,本王要怎么花是本王的事!”他的银子他愿意花在谁身上,是他的事,任何人无权干涉,哪怕是萧少戎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你真得还要继续花?”如同晴天霹雳,萧少戎惊了一跳,猛地提高音量,不敢置信地看向萧九安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,什么时候为了美人,连江山都不用了?

    王爷知不知道,他现在用的每分银子,都是用来养燕北军的呀!

    九爷说:下雨,给某只蠢的说了半天,下雨天奔跑与行走,淋到的雨是一样的多,可某只蠢的还是不懂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