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54章454说破,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!

    第454章 454说破,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

    如纪云开所想,张家确实没有放过找纪家人麻烦的机会,甚至有意借此事,诬赖纪家与南疆有染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“纪家最近诛事不顺,张家人找麻烦不说,云家也进京了,且不像先前所说的只为了送女参选,而是有意在京城发展。”这是萧九安最新得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云家此次进京虽说突然,可也预料之中,毕竟云家与朝廷眉来眼去这么多年,借着纪家结交了不少权贵,在京中也算是有了一席之位,会来京城定居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“皇上要开始选妃了吗?在这个时候?”天武公主还没有走,飞鸟袭人事件还没有查出个所以然,北辰天阙和南瑾昭还悄悄潜伏在天启,这么多事情不去处理,皇上居然开始选妃,到底是想干吗?

    “两三个月后的事。”皇上也不想这个时候选妃,可话都了出去,他总要在年前把这事处理完,不然拖到明年就是麻烦事。

    “皇上有立后的打算吗?”选妃不选妃,纪云开并不关心,但她关心皇上立后的事。

    “有又如何?没有又如何?”纪云开不是还在惦记着皇后之位吧?

    萧九安斜了纪云开一眼,眼中的怀疑不言而喻,纪云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:“凤佩!”

    她才不关心皇后之位,她关心是凤佩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在本王手上,你担心什么?”说话间,萧九安从一旁的暗盒里,取出凤佩,拿在手上:“这天下,还没有人能从本王手中,抢走本王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还给皇上,我不想再出意外。”这凤佩也不知藏了什么,因为凤佩原主死了,如果可以,她现在就想将凤佩还给皇上,以免给自己添麻烦。

    “凤佩里面有秘密。”除非皇上立后,不然他绝不会还给皇上,而这还是看在纪云开的份上,不然他压根不会想到把凤佩还给皇上。

    到了他手上的东西,自然就是他的,一如人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纪云开应了一声,完全没有追问的意思,这让萧九安颇为不解,在他的印象里女人可是很好事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好奇吗?”凤佩里面藏的秘密必然不是小事,连他都好奇,纪云开会不好奇?

    “好奇,但我始终坚信,好奇心重的人死得快这句话。”不管凤佩里有什么秘密,都与她无关,她就是好奇也不会寻问。

    萧九安细细看着纪云开,见她不似作假,这才道:“你很聪明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我会把它当成是夸奖。”纪云开见萧九安把凤佩收了起来,说道:“王爷,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有,这个还给你。”萧九安将凤佩放回暗格,随手拿起桌上的盒子,递到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怔,想不起自己落了什么在萧九安那里,要萧九安用“还”的,面带不解的起身上前,接过盒子,打开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看到盒子里干死了的长藤,纪云开心脏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完了,她当日从纪家出来,把长藤给忘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瞬不瞬地看着纪云开,连纪云开脸上细微地变化都不曾错过。

    “本王在纪家拾到的,当时鲜绿异常,凤祁说这是天医谷的东西,用特殊的药材浸泡,才能保持一直鲜绿,可惜……在本王手上,不到五天就干死了。”萧九安看着纪云开,隐含轻蔑与嘲讽。

    一瞬间,纪云开僵在原地,张了张嘴,却不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明显,萧九安起了疑心,怀疑她了。

    就在纪云开绞尽脑汁想理由,想将此事圆回去,萧九安却突然收回了打量的目光,淡淡地道:“好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放了纪云开一码,可纪云开却无法高兴,这事并不是回避就能解决的,这事不说清楚,仍旧还在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纪云开暗暗吸了口气,想着先跟萧九安透露一二,可不想她刚开口,就被萧九安打断了:“本王不想听任何解释!纪云开,任何解释本王都不听!”

    不管真与假,他都不想听,因为——晚了!

    在凤祁和南瑾昭都知道的情况下,纪云开才跟他解释,把他当什么了?

    他萧九安也是骄傲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要是知道,诸葛小大夫也知道了,恐怕会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“我很抱歉。”纪云开握着盒子,指关节泛白,脸色亦白得吓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仅仅是起疑了,还很肯定,所以才不需要她的解释。

    她的秘密,她以为隐藏得很好,却不想早已暴露在人前,她真是太蠢了。

    一句抱歉就可以将所有的事都抹掉?

    纪云开太天真了!

    “本王会让人把王府的花草都养起来,你记得保护好他们。”既然知道了纪云开的能力,他自然要物尽其用,不然他心生那口气怎么出?

    至于纪云开与南疆的关系?在没有查出证据前,他不会把纪云开与南疆扯在一块,纪云开就是纪云开,与南疆没有任何关系的南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缓缓点头,语气沉重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已容不得她拒绝。

    “下去。”见纪云开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,萧九安抬了抬手,嫌弃的把人挥退。

    这事他还没有生气,纪云开倒是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,这是要摆给谁看?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萧九安的书房的,等到她回过神,她人已经坐在房里了,手上还拿着装着长藤的盒子。

    看着盒子里干死的长藤,纪云开长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,最后竟是因为你让萧九安起疑了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这根长藤,恐怕萧九安不会多想,可偏偏这根长藤的出现,提醒了萧九安,她身上那些不同寻常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样也好,同在一个屋檐下,我能守得住一时,却守不得一辈子,他早晚有一天会知晚的,现在知道了,指不定他还会帮我掩护。”萧九安虽然生气了,可却没有把她当妖孽看,时间久了,这事也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向心宽,很快就想明白了,也就放开了。

    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,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,与其在这里自己吓自己,不如想今后如何做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