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00章900咫尺,不相见!

    第900章 900咫尺,不相见

    北辰皇帝发了话,等王爷带着燕北军入皇都,北辰的官员自是不会再吃力不讨好的,去阻止王爷。他们只当没有看到王爷身后的兵马,不管是住宿还是吃食,也只安排王爷一个人的……

    这自是正常,王爷带兵马入北辰,北辰没有把人打出去,已经够憋屈的了,再要他们为这一万兵马准备吃食,北辰人绝对不干。

    但,不给燕北军准备粮草也是麻烦事,那一万又不可能,不吃不喝的。

    就算燕北军每个人都背了粮食,但他们不知要在北辰呆太久,根本不可能把所需的粮草全部背上,能背上三五天的,就已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三五天后,燕北军没有粮草了,北辰人不准备他们也不说,只默默地拿刀,去附近的山林打猎,挖野菜……

    王爷训练燕北军的方法,就是把他们丢到森山老林训练。在山林,燕北军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王者,哪怕是在北辰,也丝毫没有限制他们的身手,每次入山都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北辰的人看到堆成小山的猎物,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燕北军,恨不得……把他们吃了!

    这群浑蛋是不是忘了,这是他们北辰的地盘,他们去山里打猎,那也是抢的他们北辰人的粮食。

    他们北辰缺什么?

    缺粮!

    每年都有百姓饿死,大多数年人常年吃不饱饭。他们当地的驻军,就指着山里的野物解解馋,不想这群燕北军一来就进山扫荡,简直是……气死个人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们这样不行……你们在山里打猎,那也是打的我们北辰的猎物。这些燕北军是你私自带来的,我们北辰绝不会为他们提供粮草。”对北辰人来说什么事都可以谈,唯有粮食的事不能谈。

    谁抢他们粮食,他们就跟谁急。

    反正饿死是死,打死也是死,做个撑死鬼,总比做饿死鬼的强。

    “十天后,本王会让人来还粮食。”跟北辰的人打过那么多次交道,王爷无比清楚北辰人要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北辰缺粮,正好他燕北现在不缺粮。

    像是嫌给北辰官员的刺激还不够一样,王爷又补了一句:“双倍!”

    北辰的官员眼前一亮,顿时就拍胸脯保证:“王爷放心,燕北军在北辰需要的粮食,我们会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本王就却之不恭了。”王爷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北辰的底线,容忍他带一万兵马过来已是极限,要是他这一万人在北辰境内乱蹿,北辰那位皇帝,绝对不会允许。

    那位……也许有那么一点相信他,相信他这个身体内,流着北辰血的燕北王,不会对北辰下黑手,却不会相信燕北军。

    燕北军与北辰之间的仇太深了,别说人力就是时间也无法消弭。

    粮草的问题一解决,燕北军就不再随处乱蹿,老老实实地在王爷身后,从不脱队,一直呆在北辰人的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北辰的人看到了,心下稍稍安慰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不知道, 燕北军之所以这么老实,完全是他们要做的事,先前已经做完了,现在可以休整一二,等到北辰皇都再大展身手。

    王爷一行人入北辰后,走了十六天才抵达了北辰皇都。在入皇都的前一晚,刘渊的人找上门:“王爷,您的王妃不在北辰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这是刘渊查了半个月,才查出来的消息。为了确保消息的准确性,刘渊又细细地查了三遍,才确定纪云开并没有落到北辰人手里。

    只是纪云开到底在哪,刘渊也没有查到。

    “嗯,替本王谢谢刘将军,稍后可能还会麻烦将军。”王爷语气平静,但敲打扶手的速度与频率,却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王爷,很不爽!

    纪云开失踪了快二十余天,他却一点消息也没有。纪云开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,不管是北辰还是天启,都没有她的消息,也没有她的踪影……

    三国皇帝,也没有人拿纪云开找他谈判,可见纪云开也不在他们手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在哪,不知道她遇到什么,不知道她有没有危险,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,真的是糟糕透了,每每想起,王爷就有杀人的冲动!

    “再没有你的消息,本王……恐怕会克制不住了。”克制不住的想要见血,克制不住的想要拿三国皇室,为纪云开陪葬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这会在哪?

    纪云开这会就在北辰,就在北辰皇都,离王爷约莫半个时辰的路程,但就是这半个时辰,却让他们无法相见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放走?”纪云开与银眸小鬼在山顶上,被银楼带走后,并没有受到威胁,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但银楼也没有放纪云开自由,而是把人带到了北辰。

    纪云开三人一路轻车简从,日夜赶路,足足比王爷早十天抵达北辰皇都,王爷一时查不到她的消息也属正常,毕竟银楼做的是杀手生意,最擅长的就是隐匿行踪,且银楼还会易容。

    在银楼精妙的易容术下,纪云开都认不出镜子的人是自己,更不用提旁人,恐怕就是王爷站在她面前,也没有办法在第一眼认出她,银楼的易容术实在是太巧妙了。

    “时间还不到,时间到了,我自会放了你。”银楼早就摘下了代表他身份的面具,顶着一张平凡无其的脸,在院子里劈柴。

    又是这个答案,纪云开已经被气得没有脾气了,“你想要什么直接开口,只要我能给我,我一定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,你也给吗?”银楼停下手上的动作,看了纪云开一眼,又继续劈柴。

    “不怕我们家王爷找你麻烦,你大可试试。”纪云开没有见过银楼的长相,但她一点也不担心,王爷找不到银楼。

    王爷那人疯起来,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我还是安安分分的守着我的银楼过日子。”银楼头也不抬,唰唰唰地劈柴,很快就劈了一小堆。

    银楼将砍刀放在一旁,把柴火堆在廊沿下,笑眯眯地看着纪云开:“婆娘,柴劈好了,你还不快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没错,银楼就是这么大胆,一路与纪云开装成夫妻,带着银眸小鬼混进了北辰,却没有惊动任何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