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98章898王者,千军万马算什么!

    第898章 898王者,千军万马算什么

    北辰的皇子们,都认为他看好萧九安为接班人,他也不吝啬在各种场合,表达自己对萧九安的赞赏,但只有他自己清楚,他并不希望萧九安成为北辰的皇帝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最后他所有的儿子,都败在萧九安手里,要是他燕北的勇士,都败在萧九安的手里,他不介意让萧九安成为北辰的皇帝。

    北辰,太需要一个强大的帝王了。

    看着底下的臣子,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再次燃起斗志,将怒火对准萧九安,北辰皇帝很满意。

    他需要在萧九安来之前,先为他营造一个……对他充满敌意的北辰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萧九安在这样的情况下,能不能全身而退……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,北辰皇帝成功挑起了满朝大臣对萧九安的仇恨,也挑起他的儿子对萧九安的防备。见火候差不多,北辰皇帝果断收手,让人给王爷递消息:你的王妃,在北辰!

    七个字直接传到王爷的手里,看着上面的字迹,王爷就知道给他传消息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,但就算如此王爷还是决定跳……

    其实,就算那个男人不给他传消息,他也准备入北辰。

    他与纪云开有约定,一旦走散了就直接在北辰汇合,他一定会找到他。

    “去北辰。”王爷脱下染血的战炮,收起滴血的重剑,换上华贵的锦衣,拿出天启的国书,气势全开,带着他那一万锐气逼人的燕北军,杀到北辰与天启边界。

    实话,要不是事先知晓王爷是奉命出使北辰,要不是早就知道王爷到了边境,北辰边境的将领都要以为,王爷这是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“燕,燕北王……”饶是如此,初见正式碰面,北辰边境负责接待王爷的文官们,也被王爷吓得腿软。

    燕北王那一身凛然的气势,实在是太骇人了,一般人在他面前真得站不住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入北辰,放行。”王爷一抬手,副将便将天启的国书,递到北辰的官员面前。

    北辰的官员接过国书,一双眼死死地盯在国书上,哪怕是说话也不移开,生怕对上王爷的眼,“燕北王带着天启友好而来,我北辰上下万分欢迎,只是王爷您能进入北辰,您身后的兵确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?你跟本王说不能?本王要是执意带着他们入北辰,你当如何?”北辰是个什么地方,王爷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他不惧北辰任何人,但也没空陪这些跳梁小丑玩,带上一万燕北军,不过是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蠢货罢了,免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都往他面前凑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还请燕北王不要为难下官,自古使臣出使,就没有带上万兵马的先例,燕北王您这是出使,又不是打仗,带这么多人……着实是不合适呀。”北辰的官员双腿战战,好似随时要跪下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本王给你一柱香的时间思考到底合不合适?一柱香后本王要入北辰。”王爷扫了一眼守在不远处的北辰大军,并没有将那些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今天是北辰给他的下马威,同时也是他给北辰的教训。

    他会让北辰人看明白,跟他萧九安说不的代价……=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请三思……”北辰的官员颤抖的抹了一把额头的汗。

    燕北王是不是疯了,他只带了一万人,他们在边境的驻军可是足有十万,燕北王真想开打?

    “你们北辰人永远学不乖,非得本王把你们打乖了,才会乖乖让道。”王爷压根没有把北辰官员的话当回事,扫了一眼快要燃完的香,“一柱香的时间到了,想必你们已有决定了,既然如此……本王就给你们一个教训!”

    话落,王爷右手往后一放,燕北军便抬着一柄泛着血色光芒的重剑,站到王爷身后。

    北辰的官员还没弄清王爷要做什么,就见王爷轻易地将重剑举了起来,然后……

    一路往前厮杀!

    凡挡住王爷去路的人,皆被王爷一剑绞杀,而那些人像是被定住一样,完全不知反抗,或者说他们在王爷面前,完全没有反抗之力……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噗嗤……”耳边传来剑划破皮肉的声音,王爷的动作明明不算多快,北辰的官员甚至能清晰地看清王爷杀人的动作,但他们却什么也住不了,一切像是在梦中,他们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,站在旁边看着出现在“梦境”中残忍的杀戮,什么也做不到……

    “不!”当王爷从数百人中穿行而过,来到北辰领军的大将军面前,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,将领军的将领一剑斩下马时,北辰的官员终于清醒了过来,一个个大喊,让人拦住王爷,但是……来不及了!

    领将的大将军已倒下马,他的人头飞出了数十米远。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之下,于千军万马中,取敌军首领首级,王爷做到了!

    不仅仅做到了,王爷一路杀过来,身上居然半点血点也没有沾上。

    杀了人后,王爷甚至没有离开,他就站在那里,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,将重剑上的血拭净:“本王的王妃闻不得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将王爷团团围住的北辰将士,看到站在敌军中面不改色的燕北军,一个个不由得腿软……

    这是人吗?

    这真的是人吗?

    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做,他们却不敢动呢?

    为什么,只看着他的动作,听着他缓慢华丽的语调,他们就头皮发麻,双腿打抖呢?

    王爷将重剑上的血拭净,随手将染血的帕子丢下,便握着重剑往回走,完全不把挡在他面前的人当回事。

    将王爷团团围住的北辰士兵,很想举起手中的长枪,刺向燕北王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敢!

    不仅不敢,甚至王爷每往前一步,他们就往后一步,一路往后退,眼见要退到天启境地,退无可退,北辰的士兵立刻朝两旁退开,给王爷让出来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从北辰士兵中间一路走来的王爷,如同巡视领土的帝王,一路连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两旁的人,傲慢异常却又那么的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看着王爷一路走来,燕北军已是热血沸腾,眼中的崇拜似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当王爷从北辰的士兵中间走出,一脚踏上天启的地盘,燕北军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,如同事先排练好的一样,唰的一声,整齐有序的跪了下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