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97章897欺辱,他是燕北王!

    第897章 897欺辱,他是燕北王

    纪云开不见了!

    无人知晓她去哪里,唯一可能的知情者暗卫早已死透,死前也没有留下任何,关于纪云开下落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找!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本王找出来。”王爷震怒,一面下令找人,一面单枪匹马挑北辰、天武在天启的数个据点,将北辰、天武在边境的探子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这些据点位置,还有那些探子的信息,墨七惜早就给了王爷,先前王爷懒得理会他们,任由他们蹦哒,现在……

    王爷不高兴了!

    王爷一怒,血流千里!

    王爷不仅将两国在附近的探子赌了个精光,还给三国皇帝放话:“本王的王妃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本王要你们三国皇室陪葬!”

    王爷有自知之名,明他的能力要灭了三国有点难度,但他拼命尽全力屠杀三国皇室,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除了纪云开一无所有,纪云开和他的孩子要有个三长两短,他不介意拉所有人陪葬!

    “疯了,疯了,萧九安疯了!”北辰和天武的人,还来不及为探子横死的事愤怒,就收到王爷嚣张至极的宣言,一个个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……是可忍孰不可忍,燕北王出使我北辰,人还未到北辰,就放话要屠尽我北辰皇室,我们要是不做点什么,天启的人还以为我们怕了他们。”北辰的官员最先忍不住,跳了出来,矛头直指萧九安。

    这里面,有几位皇子挑拨的功劳,更有北辰人对王爷的仇恨。

    原先,燕北还是在老王爷手里的时候,他们北辰对上燕北一向是赢多输少,临近冬天跟天启打一战,基本就能满足冬季所需要,但自从萧九安成为燕北王后,他们北辰人就没有在天启讨到好处。

    原先,只需要抢就能得到了粮食、布匹甚至还有女人,现在却要花银子买。花银子买还不算什么,最叫他们憋屈的是,他们花了银子还要任由萧九安漫天要价,而他们完全没有还价的能力。

    你说可以不买?

    不买,他们拿什么过冬?

    和以前一样抢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真要能抢得过萧九安,他们干嘛还花银子,真当他们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。

    自从萧九安成为燕北王后,北辰人的日子就难过了,北辰上下对萧九安都充满了仇恨,听到萧九安的宣言,一些脾气火爆的直接要出兵,对天启开战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不从燕北打,就从萧九安现在所在的那一片荒地开始打。哪怕打下这一片地方,他们一点也便宜占不到,他们也要打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杀死萧九安,就是最好的战利品,肯请陛下准末将出战。”北辰的人好斗,抨击了王爷一通后,纷纷开始请战,试要与萧九安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此时,北辰的大将军刘渊无比淡定,他站在武将之首,一言不发……

    依他对皇上的了解,这一战绝对打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发誓一定取萧九安的首极回国,取不了萧九安的首极,末将愿提头来见。”想请战的北辰武将不少,不管是为名还是为利,此刻他们是真的想与王爷一战。

    但是,北辰陛下没有同意,当然他也没有直接否定,北辰皇帝问了众人一个问题:“你们可知,先前萧九安在边境遇刺,多少人杀他一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!”他们知道萧九安在边境遇到伏杀的事,事后还大骂萧九安命大,怎么就没有死。

    “两万人!且是个个都是精兵悍将!两万人伏杀他一人,最终失败不说,且无一人生还,你们确定要出兵与萧九安一战?”萧九安那样的人,完全没有办法用正常人来衡量他的实力,自然也不能用正常的方法来杀他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有那么厉害?”一人杀两万人,这是多么的可怕?

    萧九安他还是人吗?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忘了,当年萧九安一人屠杀我北辰数万精兵的事?”北辰的皇帝再次提醒他们,当年那恐怖的一战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一战,北辰也不会憋屈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“那事……不是传说吗?莫不是真的?”在场的武将纷纷看向大皇子,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以为,当年那一战是大皇子为掩盖自己的无能,故意夸大萧九安的能力,现在看来……他们太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办不到的事,就认为旁人也办不到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本殿下需要撒谎吗?”北辰天阙一直想一洗当年的耻辱,然而数次找上萧九安,无一不是惨败而归。

    但是,在萧九安面前他没有自信,面对北辰这些人,北辰天阙却是高傲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连他都赢不了,还妄想去挑衅萧九安,简直是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前一刻还义愤填膺站出来请战的武将,这个时候一个个尴尬的不行,恨不得就此退回去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坐在龙椅上,将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,无不失望的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不知是这几年太过安逸了,还是被萧九安打怕了,他北辰的勇士越来越没有狠劲了。

    为了激起这些人的斗志,北辰皇帝又抛出一件事:“你们想必还不知,萧九安给燕北传了话,今年卖给我们燕北的粮草减一半,价格翻一倍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萧九安他是不是太过分了,他今年已经削减了卖给我们的粮食,且索要的银两与矿石一分不少。”一提起这个事,北辰人就憋屈得不行,恨不得撕了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,想怎么欺辱就怎么欺辱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燕北王,他是战无不胜的燕北军,是一手掌控整个燕北、掐住我们命脉的燕北王,是让我们北辰勇士惧怕的燕北王。”北辰皇帝在说到萧九安时,语气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骄傲与推崇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很清楚,萧九安是他所有儿子当中,最出色的一个,但再出色又如何?

    萧九安的心不在北辰,他不会为北辰尽心,他做不好北辰的皇帝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