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96章896拜会,本王不死!

    第896章 896拜会,本王不死

    三天后,王爷醒来,燕北军不敢有片刻的耽搁,立刻就将这两天查到的消息,呈到王爷面前。

    据燕北军查到的消息,此次伏杀王爷的人,乃是三国联手所为。

    “天启,北辰,天武……怎么南疆没有动手?”南瑾昭这是改吃素了?

    “南疆内乱,五十六毒宗不服南瑾昭,要推翻他重选南疆王,南疆没有余力插手。”南疆不是不想出手取王爷的命,而是抽不出精力。

    “原是有内乱。”这才合乎情理,毕竟他无比清楚,南疆那些人有多想取他萧九安的命。“那些尸首怎么处理了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卑职擅自作主,将那些尸体倒在两国边境,放了两天才将其烧毁。”燕北军倒是想要一直放着,但尸体腐烂易孳生瘟疫,届时他们也要跟着倒霉,只能烧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王爷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你们可有找到王妃的下落?”

    “禀王爷,我们已查到暗卫留下的讯号,正追着讯号找人。”没有找到人,但一直有讯号,就足已说明王妃现在无事。

    这一点燕北军明白,王爷当然也明白。他虽担心纪云开,但只要纪云开无事,晚一点找到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天启、北辰、天武给本王备了一份这么大的礼,本王怎么也要还回去。”这一次,他萧九安吃了这么大的亏,要是不给这三国一定厉害看看,他们还真以为,他萧九安是软柿子,任由他们随意拿捏。

    “将天武皇后不能生育,给天武皇帝下毒的消息送到天武皇帝手中,天武皇帝要不信,就把药门的事透露给他;把北辰天阙与天武公主合作的消息,送到其他几位北辰皇子手里,同时告诉北辰,今年燕北卖给他们的粮草、布匹,价格通通加五成,数量则削减一半。”王爷干脆利落的下令,没有一丝迟疑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要如何打压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至于天启?不着急,等皇上立了皇后再说。”皇上想要立一个不能生育的萧家郡主为后,他偏偏不如皇上的意。

    萧十庆先前确实不能生育,但并不代表她永远不能生。

    药门为了研究,如何让不能生育的女子拥有生育的能力,拿了那么多无辜生命做实验,总是有一点成就的。

    药门的人没有办法,让天武皇后那种先天就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生孩子,但让十庆重新恢复生育能力,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他原先并没有想过,医治十庆不能生育的病,但现在吗?

    皇上费那么大的心思,却没有杀死他,总得付出一点代价……

    迅速制定了对天启三国的报复计划,王爷不忘给三国掌权人去一封信。

    光报复有什么意思,报复之前先告诉他们一声,看他们忐忑难安,那才叫有意思的事。

    王爷给三国皇帝的信都一样,且信上只写了一句话:本王不死,日后必将一一拜会!

    一句简单的话,却将王爷的嚣张与狂妄昭显无疑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收到信,气得差点杀人,但同时又深深后悔,后悔没有在宫中伏杀萧九安……

    三国联手,派出无数精兵能将,都没能弄死萧九安,他们还有机会弄死萧九安吗?

    北辰那几位可是说了,北辰皇帝警告了他们,不许他们对萧九安出手,以免引起两国混战。一旦萧九安进入北辰的领地,就有北辰皇帝保护,届时他们想要动手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不除,朕寝食难安。”天启皇帝将王爷的信捏成纸团尤不解恨,重重地往地上一摔,然后上前踩着它,死尽的辗……就好像,他脚下踩的不是王爷写给他的信,而是王爷本人……

    天武皇后在不久后,也收到了王爷让人传来的信,看到信上的字,天武皇后雍容的面容露出一抹微笑:“年轻人就是脾气了大,不过是一桩小事,哪值得大动肝火。”

    在天武皇后看来,这的确不过是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她确实是派人去杀萧九安,但萧九安并没有死不是吗?

    只要人不死,这仇就能解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,萧九安可是抄了她精心培养的药门,毁了她的未来,她出手取萧九安的命,给萧九安一个警告,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收到王爷信的,是离王爷最近的北辰皇帝。

    “这字倒是好。”笔如刀锋,第一个字都透着无与伦比的霸气,杀气似要从纸面上浮出来。

    北辰皇帝知道,重要的不是萧九安写得那句话,而是这几个字!萧九安带着杀气写出来字!

    “朕一直希望,选出一个最优秀的儿子继承皇位,原本看他们温吞吞的不动,还想着是不是要加一把火,现在你来了,倒是不需要朕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北辰皇帝笑了笑,随手将王爷的信丢在地上,在步出御书房时,脚踩在白纸上,留下一个灰色的印记。

    跟着在他身后的太监,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,目不斜视的从纸上跨了过去,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……

    三国皇帝有什么反应,王爷没有兴趣知晓。处理完琐碎的事,王爷便决定亲自去找纪云开。

    顺着燕北军与暗卫一路留下来的印记,王爷在两天后找到了已死去的暗卫,昏迷不醒的墨七惜,还有本该藏起来的费小柴与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都在,唯独他要找的纪云开不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为什么本该离开的人,却与墨七惜在一起,而本该与墨七惜在一起的纪云开,却不见了人影?

    “啊?什么怎么一回事?不是王爷让他们来找我的吗?”诸葛小大夫一脸不解,懵逼似地看着王爷。

    他也想问王爷发生了什么事,暗卫把墨七惜背到他这,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咽气了,他想问点事也问不到。

    王爷深感不妙,急切地问道:“王妃呢?”

    “王妃?我不知道呀,我没有见过王妃。王妃不见了吗?”诸葛小大夫猛地提高音量,震惊地看向王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