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87章887发呆,要你亲亲才不痛!

    第887章 887发呆,要你亲亲才不痛

    在王爷的要求下,纪云开放弃了慢慢清理的方法,选择用烈酒为王爷冲洗伤口。

    王爷的伤,主要是里面有脏物,为了彻底清创,纪云开得将王爷的伤口撑开,然后……用烈酒冲刷。

    刺入王爷腹部的匕首有尖刺不说,对方再抽出来时还在肉里转了一圈,从外面看只是一个小刀口,但真正看到里面的伤,才知道王爷这伤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“痛的话,就抱着我。”纪云开将王爷的伤口撑开,看王爷额头冒汗却面不改色,心里明白王爷不是不痛,只是习惯了。

    习惯了受伤,习惯了这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很痛。”王爷二话不说,就抱住了纪云开,动作很轻,生怕把纪云开勒伤。

    毕竟,他先前就有把纪云开的胳膊勒红的前科,他真的不敢再用力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抱着吧。”纪云开知道王爷有分寸,也就纵着他。

    受伤的人是有特权的,就像她是孕妇,她有特权一样。

    王爷虽然抱着纪云开,但并不影响纪云开做事,纪云开将伤口撑开后,拎起烈酒就往王爷伤口里灌……

    酒灌入,纪云开将事先消过毒的玉片包裹棉布刺入伤口中,带出来……一片血肉模糊的东西,隐隐还是泥土。

    看着混着酒一起流出来的脏物,纪云开十分庆幸她没有听王爷的,随便上个药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伤口被撕开,被刺入无疑是二次伤害,饶是王爷再铁汉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呼痛。

    没办法,真的好痛,也就是王爷,要换作旁人早就忍不住了,哪里还能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,任由纪云开清理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,王爷从头到尾就没有麻醉,也没有喝麻沸散,他生生忍着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再忍忍。”察觉到身上的力道加重,纪云开就知道王爷真的痛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动手。”王爷的声音有点哑,明显是在极力忍受。

    纪云开侧过头,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王爷,终是不忍,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……

    王爷一怔,没有想到纪云开会主动亲他,整个人瞬间就被狂喜淹没,压根感觉不到痛,而就是这个功夫,纪云开给王爷进行了第二次清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毫无防备的王爷痛闷了一声,有些气恼地看向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是耍赖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趁他没有准备就下手!

    “好了,快好了。”纪云开不需要回头,就知王爷这会是什么表情,左右就是气恼她坏了他铁汉的形象呗。

    王爷也不想想,他在她面前还有形象这种东西吗?

    “很痛……”亲一下怎么行呢?既然亲了,就要继续亲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不痛了。”只剩下最后的清创,纪云开不由得加快了速度。王爷却不管,抱着纪云开固执地道:“一直很痛,痛到忍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呼呼,呼呼就不痛了。”纪云开想起,她小时候看到养母哄她女儿的画面,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吹两口会不会不痛,她的小时候并没有人给她吹过,现在?

    她和王爷一样,并没有那么怕痛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小孩子,这套……等回头骗你女儿。”王爷黑着脸,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纪云开在听王爷说话,但更多的注意力却放在王爷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将伤口清理干净后,纪云开用干净的棉布,吸掉伤口上多余的酒和血水。

    “亲亲……你亲亲,本王就不痛了。”王爷说得一本正经,一脸严肃,语气也十分庄重,就像是在说什么大事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手一抖,差点往王爷伤口里戳了。

    王爷这画风太诡异了,她一时接受无能……

    “很痛……”见纪云开没有反应,王爷又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又是好笑又是无力:“王爷,正经点。”

    孩子还没有生,她为什么有一种,她已经在养儿子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痛……”这是真心话,但王爷平日不怕痛的形象,深入纪云开的心中,她完全不信。

    她知道清理伤口很痛,但也知道王爷并不怕这点痛。

    “知道痛,下次就注意点,别再受伤了。”纪云开斜了王爷一眼,利落的给王爷上药。

    王爷的伤口很深,但口子很小,不需要缝合也不适合缝合,主要是要里面长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爷不高兴了,他说了这么久,纪云开还是没有亲。

    “松松手,我给你缠绷带。”纪云开不仅没有亲王爷,还要从王爷怀里退出去。

    这对王爷来说,无疑是双重打击……

    “再让本王抱一抱。”王爷也不摆高冷的脸了,无赖的圈着纪云开,不让他动。

    天知道,先前杀完人,纪云开主动走向他的时候,他有多高兴,直到现在想起来,他的心仍旧不停地跳动。

    果然,他的眼光就是好,看上的女人不仅长得好、脑子好,胆子也大。像纪云开这样的女人,就是为他萧九安而生的,除了他萧九安还有谁配得上她?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一声,没有再拒绝王爷,而是任由王爷抱着,任由王爷靠在她怀里……

    除了王爷这个伤患外,还几十个亲卫和三个暗卫伤的比较重,纪云开实在没有太多时间陪王爷瞎耗。

    哄完了王爷,纪云开又忙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那个全能军医不在,纪云开就算怀着身孕也得去帮忙,王爷虽然心疼纪云开,却也明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的援兵——燕北军没有在预期的时间赶到,甚至连消息也没有,在第二天完全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显然,燕北军被人截住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们能依靠的就是现有的亲卫与暗卫,是以他们身边每一个都很重要,损失不起。

    好在,小村庄还算安宁,他们一行人在村子上呆了两天,也不见有人打扰,而有两天的时间,足够纪云开将所有伤患的伤势处理好,将他们需要的药全部炮制出来。

    而两天的时间,墨七惜也醒了!

    王爷下手虽重但还是有分寸的,并没有伤到墨七惜的筋骨,但是墨七惜醒来后,整个人却异常的沉默,一句话也不说,就在门口坐着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    要不是墨七惜的银眸依旧明亮璀璨,纪云开都要怀疑墨七惜被王爷打傻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