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80章880凶残,来自天启的大礼!

    第880章 880凶残,来自天启的大礼

    历经纪家起落、妻子背叛的纪大人,并没有像朝臣所想的那样,就此一蹶不振之际,消失在朝堂上,而是以强悍凶残的姿态,出现在朝堂上……

    先前的纪大人行事瞻前顾后,自以为是君子之风,却不知落在朝臣眼中,那只是优柔寡断,软绵好欺。

    不过,当初认为纪大人好欺负的人,这个时候都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如果说,先前的纪大人只是皇上手中最好用的一颗棋子,怎么摆弄都没有脾气,那么现在的纪大人,就是皇上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,指哪打哪。

    再次重现在朝堂上,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,再无先前的温和谦让,只有……疯狂与凶残!

    不要命的疯狂,以及不顾一切的狠劲,那股凶残的劲,就是常年征战沙场的武将都怕,更不用提文官了。

    “纪大人,这是疯了?”这么不要命,不留余地,就不怕他倒下后,他们这些人报复他的家族,他的孩子?

    在朝为官谁也不是一个人,就算不为自己,也要为家族后人留条路吧?

    纪大人这种把全朝堂都得罪的狠劲儿,可不像是愿意为家族、为子嗣留退路的。

    “天知道是不是毒药吃多了,把脑子给药坏了,这狠劲儿……可真叫人害怕。”六部的官员叫苦不迭,一向老好人的纪大人突然变了,变得凶残不讲道理,独断专权,他下发的政令,哪个环节没有按预定的计划走完,便革谁的职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革职还好说,要是有谁拖延妨碍,纪大人直接发大招,搜集那人的犯罪证据,然后不要命的弹劾、弹劾……非把人弄下马,把人全家都弄下来不可。

    在朝为官的人,就算自己干干净净,家里也不一定,谁没有一点问题?

    是以,纪大人一揪一个准。

    被他弄垮的大臣,不是没有想过反击,可不管纪家族人多倒霉,云家多惨,他那对子女多么不受人待见,纪大人照样我行我素,甚至更加疯狂针对人家全族。

    旁人不是纪大人,纪大人不在乎家族未来,儿女前程,他们在乎呀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一个豁出去什么也不怕的人,他们除了退让还能如何?

    朝臣心生怯意,六部改革一事就进行的更顺利了,皇上也就越发的重用纪大人,纪大人手中的权利越大,也就更凶残了。满朝大臣天天叫苦,天天弹劾纪大人,但都没有用!

    皇上摆明了要重用纪大人,要保纪大人,在皇上的计划没有完成前,纪大人都会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纪大人……恭喜恭喜呀。”短短半个月便升到一品大臣,皇上为他单独设督察司。纪大人担任总督一职,监察百官,推进六部改革,手中的权力之大仅在皇上之下,朝臣对纪大人的恨意可不止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纪大人,是踩着他们的尸骨爬上去的,他座下的官位,都是由他们这群官员的尸骨搭建而成的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,都是众位同僚的抬爱。”纪大人皮笑肉不笑,明明原先是白面书生的儒雅书生,这会面上却生生浮出一丝血气,可见纪大人最近也没少见血。

    人呀,一旦疯狂起来,真得很可怕。

    纪大人自己也想不到,有一天,他会走到今天这步,有朝一日能在朝臣中呼风唤雨,无人敢掠其锋芒。

    到这个位置,他终于能明白燕北王在朝中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权利的滋味,真得叫人迷醉。

    如若他能成为天启第二个手握实权的异姓王,想来燕北王不会阻止他过继萧家一个孩子吧?

    带着这份期盼,纪大人充满斗志,在督察百官,踩百官上位这条路上越走越远,天启朝堂也因为他的存在,而变得十分和谐,皇上手中的权利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重用纪大人。

    等到凤祁发现想要阻止,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给纪云开递个消息,告诉纪云开这个消息……

    天启朝堂的事对纪云开和王爷影响并不大,王爷的势力重心从来不在天启,而是在燕北,这个天启、北辰与南疆这个三国交界的地带。

    纪大人的事,王爷与纪云开看了一眼就放下了。王爷是不在意,纪云开则是无心在意。

    一路上,虽有发狂露出本性的墨七惜暗中护卫,但该有的危险却不会少。

    先前还好,偶有几拨人马发现他们的踪迹,在纪云开不知道的时候,就已经被墨七惜给解决了,但越接近北辰边境他们的遇到我伏杀越多,实力也越来越强,任凭墨七惜再强也堵不住。

    双拳再敌四手,墨七惜只有一个人,伏杀他们的人却从杀手到死士,再到现在的军队!

    足足数千人,虽做普通人打扮,但只一眼纪云开就知道,这些人是军人,是经过生死训练的军人,每一个都极其强悍,就算不是兵中王者,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出现,王爷周身的气息就发生了变化,不需要言语,纪云开就明白,这些人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战斗还未开始,纪云开就默默地退到费小柴与诸葛小大夫身旁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是队伍中需要重点保护的,诸葛小大夫与费小柴毫无战斗力,她多少还有一点战斗力,但考虑到肚子里那颗球,那点战斗力也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“保护王妃!”这一次和之前无数次暗杀都不一样,这一次人数更多,更危险。

    如果王爷没有猜错,这应该就是皇上手中的大杀招,最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的王爷,没有像先前那般站在人后,而是让人取来他的重剑,举剑走到墨七惜身旁……

    墨七惜满头银丝随风飞舞,一身红衣刺眼夺目,手中拿着一把泛着血光的长剑,整个人好似与长剑融为一体,一样的冰冷肃杀,血色的外红没有为他增添一丝温度,反倒为他添了一丝邪气。

    一黑一红,一重剑一长剑,两人站在一起杀气便已冲天,纪云开看着两人,有那么一刹那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连站在他们身后的纪云开都大受影响,可想而知直面他们二人杀气的士兵,此时是什么心情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