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76章876惊喜变成了惊吓!

    第876章 876惊喜变成了惊吓

    马车出了城便加快了速度。幸得官道平坦,一路并不颠簸,虽有些不舒服但还在身体能承受的范围内,纪云开也就不说了,只倚在王爷的怀里,牢牢地护着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王爷是从来没有与女子相处过,不然看到纪云开的种种举动,必然会猜到一些什么,不会让纪云开随意胡弄过去。可惜王爷不懂,以至于他不仅不会成为,第一个知晓纪云开怀孕的人,也不会成为第二个……

    在官道上走了十日,王爷、纪云开一行人,便与墨七惜、费小柴和诸葛小大夫碰上了。

    费小柴和诸葛小大夫还好,看到两人只有高兴,墨七惜则是长长地松了口气:“我以为,你们不会来了。”虽说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天,但他仍然担心。

    只要没有成行,那么就充满了变数,他真怕……数十年的期待最后全成空。

    “本王应下的事,什么时候不会做到?”王爷给了墨七惜一个白眼,但到底还是解释了一句:“京城有些事,来晚了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了……”作为暗夜帝王的王者,虽然他的人手折损了大半,但京城那么大的动静,他怎么可能不知晓?

    他又不是死人。

    他不仅知道京城的事,还知道一些很了不得的事,而这些萧九安都不知。

    墨七惜看了纪云开一眼,意味深长地问道:“王妃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她早就过了需要父母的年纪,能有什么事。”王爷自动认定是在说京城的事,不想墨七惜给了他一个白眼:“谁问这个,我问的是王妃的身体还好吧?”怀有身子的人,这么颠簸也不知吃不吃得消,不过纪云开这份情,他墨七惜记下了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要是纪云开在京城说了此事,依萧九安对她的重视,北辰一行铁定会夭折,至于何年何月能成行?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“身体?有什么不好的。”王爷嫌弃墨七惜尽说废话,懒得搭理他,转身去找纪云开,就听到诸葛小大夫气急败坏的声音:“王妃,你还没有满三个月,你怎么能到处跑,这样很危险的,万一孩子出事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嘘!不要这么大声……”纪云开给跪了,想要阻止诸葛小大夫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诸葛小大夫不需要把脉,只看一眼就知道她怀孕了,这本事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大声,王妃……你这是心虚,你这样是不对的。王爷呢?他明明知道你怀孕了,怎么还让你到处跑,王爷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诸葛小大夫后面的话没来及说出来,就被受了极大惊吓的王爷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诸葛小大夫扭头看了一眼,随即紧绷着一张脸道:“王爷,你明知王妃怀孕了,怎么还让她出门?你知不知道女人怀孕前三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!”纪云开阻止不了诸葛小大夫的碎碎念,只能捂眼,鸵鸟的不去看王爷。

    她已经可以想象王爷愤怒的样子了,诸葛小大夫真是……坑人不浅呀。

    “本,本王不知道!”诸葛小大夫还没有念完,王爷就气急败坏地看着纪云开,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纪云开继续捂眼,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,什么也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“啊?王爷,你不知道?”诸葛小大夫突然顿住了,呆呆地看了看王爷,又看了看纪云开,见纪云开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埋起来的鸵鸟样,顿时明白自己好像闯祸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……”诸葛小大夫站在两人中间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费小柴看不下去,一把拉住诸葛小大夫:“那什么那……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都散了呀……”墨七惜看了一眼王爷阴沉的脸,低声笑了一声,未免王爷迁怒,连忙把亲卫都带走,给两人留下足够的空间。

    萧九安呀萧九安,你也有今天!

    哈哈哈,自以为无所不能,无所不在你控制的范围内,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失控了吧。

    墨七惜越想越乐呵,要不是萧九安的脸实在难看,他真的要大笑三声……

    不过,墨七惜虽然没有笑,却偷偷地朝诸葛小大夫竖起了大拇指,赞他干得好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收到消息也不敢随意的,在萧九安面前暴出来,就怕萧九安迁怒。

    还是诸葛小大夫英雄,当着两人的面大大咧咧的就说了出来,还叫萧九安无法怪他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见王爷与纪云开之间的气氛不对,又见墨七惜笑得阴险,不由得看向费小柴:“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做错什么了?”费小柴茫然地看了诸葛小大夫一眼,完全不知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正想,要不要告诉他爹,他的外孙女即将出世,与他的小女儿一样大小的事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外孙女?

    这还用说吗?

    他喜欢女儿呀,所以纪云开生的肯定是女儿,是他小外甥女,他爹的小外孙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诸葛小大夫看费小柴一副神游在外,比他还懵的样子,默默地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比他还要蠢的,他在指望什么?

    真是的……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心有不安,即使被费小柴拉远了,仍旧注意着王爷与王妃,见王爷并没有动手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王爷不动手,他就不用担心王妃吃亏了。

    至于被骂两句?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不要去告诉王爷,孕妇心情不好,对胎儿不利?”诸葛小大夫求救地看向墨七惜,寻问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墨七惜的银眸忽闪,笑了:“你担心什么?那不是一个能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确实,纪云开没有吃亏,不仅没有吃亏,还将了王爷一军。

    在王爷开口前,纪云开飞快地说了一声:“王爷,我现在有身孕了,你不能打我,不能骂我,不能凶我,不然我受到了惊吓、心情不好,你儿子能不能生下来还是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是儿子?

    就随便说顺口了,生儿生女对纪云开都没有多大的影响,不过想到儿子能继承燕北王位,纪云开还是觉得生个儿子不错,有哥哥护着,底下的弟弟妹妹多幸福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