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75章875汇合,深情总被错付!

    第875章 875汇合,深情总被错付

    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她在明害她的人在暗,她虽有防备却不整天戒备,时刻防备,但是……

    想要她性命的人却成天琢磨怎么弄死她,要让那些人知晓她有孩子,有了燕北王的血脉,她和腹中的孩子都别想活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隐在暗处像鬼一样,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纪馨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是纪云开心头大患,一日不找到纪馨,一日不除掉纪馨,纪云开就无法安心,更不敢轻易透露她怀孕的事。

    纪馨的本事太诡异了,也太过莫测了,身后又有十方世界的人在,她真得不敢拿自己和腹中的胎儿去冒险。

    她死了不要紧,但她的孩子不能出事。腹中的孩子,是前世今生两辈子,唯一一个与她血脉相连,却又是她能留下的亲人。

    要是这个孩子没了,她无法想象她会变成什么样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的手不自觉地放在腹部,整个人依在王爷的怀里,一点一点往王爷怀里钻,直到整个人都弓在王爷的怀里,纪云开才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还不能告诉王爷她有身孕,至少要等到他们远离京城,没法再回头,她才会告诉王爷她怀孕了。

    届时,王爷就不会为了她再折回,不会叫墨七惜失望了,不会让这段时间的准备白付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,挺好的。”纪云开露出一抹浅浅地笑,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错。

    王爷是她的丈夫不错,但也是墨七惜的弟弟,她不能那么自私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墨七惜有多么期待去北辰,要是因她而中止,中途要出什么意外,让墨七惜无法回北辰,无法完成心愿,她会愧疚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而且,她自己就是大夫,她的身体她清楚,一路坐马车,孩子不会有事,她自然也不会有事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爷听到纪云开嘟囔了一声,却没有清听她说什么,不由得寻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装傻的带过,而是感慨的说了一声:“离开了,我们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回,便能回。”不过是天启皇城而已,他想来皇上阻不了,他想走皇上也留不下。

    “还是别回了,京城……于我而言,也就是那样呀。”除了不舍凤祁,她也就不舍新盖的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,在重建王府之际,充分考虑到了她的喜好,新建的燕北王府满足她对住处所有的要求,可惜没有住多久就要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还真是可惜。

    王爷握着纪云开的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纪云开窝在王爷的怀里,幸福而安宁,她不知道,在城墙上,有一个男子一直站在那里,看着她坐的马车驶出城门口,看着她坐的马车驶出城……

    他有机会与纪云开再见一面的,但他却没有这么做,就那么站着,一路目送纪云开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再见了。”看着渐行渐远,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的马车,凤祁仍旧没有动,就这么站着,看着,直至……城门关闭,直至夜幕低垂,直至满天星光,他才转身,一步步走下城墙,一步步往回走,步伐笨重而迟缓……

    他的心,有点痛。

    他一直表现得很洒脱,很不在乎,一直认为看到云开幸福,他就放下了,真正的放下了,但直到纪云开离开,直到纪云开在他的面前越走越远,他才真正的明白,他……

    从来就没有放下!

    他,永远都放不下,那个孤身来望风崖救他的少女;更放不下那个为了他,在至道学宫舌战群儒的姑娘。

    他的小师妹呀……

    他,根本就放不下呀!

    他一直自欺欺人,告诉自己放下了,可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看到纪云开离开,看到纪云开与萧九安在他面前离开,他只觉得心如刀割,那缓缓前行的车轮,就像是辗在他的心上,每往前转一圈,每离他更远一点,他的心就多痛一份。

    凤祁捂着心口,缓缓往前,不知不觉竟来到了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看着巍巍耸立的朱门,凤祁扯出一抹自嘲地笑:“我有千百种方法,让你留在京城,可我终是不舍。”

    看他多么的虚伪,哪怕是到这一刻,他仍旧不想,不想毁掉云开心中美好的他。

    他希望,云开记得的永远是那个风光霁月,皎洁如明月的凤祁师兄,是那个被人称赞为完美公子的凤祁公子,而不是一个为了留下她,为了得到她不折手断的恶人。

    他不想,不想让云开看到他丑陋的一面,他害怕让云开看到那样的自己,太丑了!

    “云开……你知不知道,我对你的喜欢并不比萧九安少。我宁可自己的心鲜血淋漓,也舍不得你有半分为难。”所以,在得知你为了不让我陷入这段情感,与我疏远时,我便立刻装出走出那段感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为了让你相信,为了不露出破绽,我每天都在催眠自己,告诉自己我已经放下你了。到最后,我都不记得,我是真的走出了对你的感情,还是装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你离开了,我才明白,原来我一直在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。”看着燕北王府紧闭的大门,凤祁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,而下一秒……

    鲜血顺着嘴角而流。

    少年吐血,乃不详之兆。

    凤祁抬手抹掉嘴边的血,却是笑了……

    其实,死了也挺好。

    他要是死了,云开立刻就会回来,然后一辈子都忘不了他,一辈子都……活在自责与愧疚中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舍不得呀,舍不得你活得不开心,舍不得你受哪怕一点委屈。”凤祁闭上眼,掩去眼中所有的情绪,还有那即将夺眶而出的雾水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云开愧疚,更不能叫云开因他而不开心,所以……他必须活着,还得活得很好很好,让云开每次收到他的消息,都知道他仍旧是那个昭昭如日月、风流倜傥的凤祁公子。

    最后看了一眼燕北王府的大门,凤祁转身,朝另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那里,才是他该呆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今晚过后,他又是凤家大公子,没有人知道,他今晚的失态,也没有人知道他对云开的深情……

    九爷说:我好像还欠一章,今天三更就还上了,对吧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