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53章453决断,吃了闷亏!

    第453章 453决断,吃了闷亏

    北辰天阙的实力不容小觑,哪怕皇上派出了不少高手围捕他,最终还是让他带伤跑了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人跑了,皇上自然不满,找不到罪魁祸首北辰天阙,他只能把这口气,出在疑似与北辰天阙有染的凤家身上。

    皇上对凤家本就不满,不说凤家千年世家,根深地固,不将皇权看在眼中,就说先前长公主那事,凤家就让皇上不满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最爱面子,最好面子的人,莫过于皇家、皇上,凤家在长公主吃了闷亏后,依旧不依不饶的讨伐长公主,指责长公主不守妇道、放浪形骸,无疑将皇室脸面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凤家此举等于是把皇上得罪死了,现在抓到了凤家这么大一个把柄,皇上要不趁机狠狠削凤家一顿,那才叫有鬼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凤家,身为我天启的百姓,却与北辰皇子有染,你们这是要叛国吗?”如萧九安所预料的那般,皇上往凤家身上扣得罪名果然是通敌叛国。

    凤家人自是不肯认,面对皇上的指责与怒气,凤家主连脸色也不曾变一下,平静的解释:“皇上,那处庄子虽是我凤家的产业,却多年不曾有人踏足,平日都是交给下人管理,庄子上发生了什么事,我真得不知。258小说网”

    凤家主一脸坦荡,没有半丝不安。

    凤家与北辰天阙有关系的只有凤宁一人,凤家主半点不知,他自认行得正、坐得直,面对皇上的质问,凤家主怎么可能会心虚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知?北辰的皇子谁的庄子不待,为何独独只在你们凤家的庄子上出现,且一待数日不离开?你千万别告诉朕,这是北辰的离间计。”皇上是不会信的,真要是离间,北辰也不会找凤家下手。

    凤家族人遍布天下,北辰要离间天启与凤家的关系,就不怕凤家族人报复吗?

    且,凤家千年世家,一直立足天启不曾动,不管皇帝怎么换,凤家依旧是凤家,他们眼中只有家没有国,他们根本不需要叛国,与北辰勾结。

    “皇上,北辰天阙为人阴险,狡诈,他行事一向剑走偏锋,便是想借机离间也不无可能。”凤家主还真是这么想的,在他看来这就北辰的离间计,且手段简单粗暴,叫人不齿。

    “离间?好一个离间,贵府二公子数日前出现在那处庄子上,也是巧合了?”凤宁出现在庄子上的事,知晓的人并不多,但自望风崖的事后,萧九安就一直让人盯着凤宁,自然知道凤宁的行踪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“什么?犬子曾在庄子上出现过?”凤家主听罢,大吃一惊,看他的样子实在不像是装的,只是官场上的人哪个不是人精,真与假又有谁能看得清?

    “怎么?凤家主不信吗?不信,我们便宣凤二公子进殿。”皇上要对凤家发难,自然是做足了万全的准备,不给凤家主拒绝的机会,便让太监宣凤宁进殿。

    皇上与凤宁在大殿上如何对质,萧九安与纪云开不知道,只知有一批隶属凤家的官员受了迁连,陆陆续续被调职或者被革职,凤宁也被皇上斥责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不是与叛国有关,而是胆小怕事,难堪大用。

    事后,萧九安查了一番,才知凤宁并没有像凤家主那样,把事情推得干干净净,而是把事情扛了下来,但却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——他被人威胁了!

    数日前北辰天阙受伤,拿他当人质,让他帮其出城,凤宁没有办法,只得将人送出城,可是……

    北辰天阙那人得寸进尺,凤宁把他送出城后,他并没有就此收手,反倒借此威胁凤宁,让凤宁给他安排养伤的地方,不然他就暴露行踪,让皇上知晓凤家与北辰的有染。

    凤宁害怕拖累凤家,害怕皇上不信任凤家,只得憋屈的应下,把北辰天阙安排在庄子上养伤。

    至于之后的事,大家就都知道了,皇上发现了北辰天阙的踪迹,而北辰天阙也成功逃跑了。

    这番说词可以说毫无漏洞,因为不管是时间还是地点,凤宁都一一对上了,哪怕皇上再不相信凤家,也无法挑出一丝错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凤家没有与北辰勾结,凤宁此举也有错,皇上罚凤宁、罚凤家合乎情理,就是凤家主也只能憋屈的应下。

    “凤宁,真是一个人物,关键时刻有决断。”这些事,萧九安并没有隐瞒纪云开,甚至凤宁不惜代价也要杀纪云开的事,萧九安也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有些事,他认为纪云开该知道,只有知道了,才不会愚蠢的作死。

    “凤宁睚眦必报,这次吃了大亏,必不会就此甘心,你自己当心一些。”虽说已提醒了纪云开,可萧九安仍旧不放心。

    凤宁此人就像是一条毒蛇,小心眼记仇不说,报复的手段更是残忍,看长公主的事就能窥得一二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量不外出的。”纪云开心中暗叹了口气,面上却是不显露半分。

    有些事已经发生了,她无力改变,也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凤宁虽难缠,可结仇了便结仇了,她不会后悔,也不会想着去化解,仇要那么好化解,就不叫仇了。

    “张家和齐家可有动作?”张慧和死了这么多天,张家和齐家没有找她讨公道,总该去工纪家吧,毕竟张慧和是死在纪家,而张家与纪家也算是有旧怨。

    张家原是先皇的老师,后来给当今圣上寻老师时,先皇也看上了张家,也想重用张家,只是张家当时的当家人为人迂腐,不肯与云家女联姻,不肯为先皇的大业做牺牲,甚至驳斥先皇抬举一个商人,是扰乱朝纲。

    先皇一怒之下,弃了张家改用纪家,而纪家确实当得起先皇心腹这一词,先皇让纪家做什么,纪家人就做什么,十分听话,深得先皇的满意,也让先皇越发的爱重用纪家了。

    可是,当时的张家当家人半点不认为自己有错,甚至认为先皇走错了路,他一心想要扳正先皇,便说了许多与先皇意志相违背的话,以至于被先皇厌弃了,一直得不到重要。

    纪家虽不是踩着张家上位的,但确实是因为纪家的上位,张家才会越来越不受重视,以至于到现在,落得连纪家都不如。

    张家与纪家虽不说有仇,但张家人对纪家人心里绝对是有怨的,张家人绝不会放过这个找纪家人麻烦的机会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