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71章871过继,去燕北看她!

    第871章 871过继,去燕北看她

    “如此,我便放心了。”听到纪云开张嘴,就说出不认亲娘的话,凤祁没有生气,反倒放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他是个自私的人,在师娘和纪云开两人中,他自然是毫不犹豫选择云开。

    师娘先不要云开,那么云开不要她,又有何不可?

    孝,可以,但不能愚孝。

    云开这样,很好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就安下心来,这世间……没有人能用感情伤到我。君即无情,我便休。我从不认为这世间谁离了谁,就活不下来。时间是最好的伤药,再深的情也会随着时间流逝。”她纪云开可以因任何原因而死,唯独不会为情而死。

    她没有那么脆弱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别把话说得那么狠。”感情这种事不是受人控制的,他自是希望云开不要为情所伤,但也不想她活得这般辛苦。

    会这么小心翼翼保护自己的,吝啬付出感情的,肯定是在感情上受过伤的。

    凤祁知道纪云开经历了什么,也明白她为何会封闭自己的心,但现在的他却不想再劝说云开。

    云开封闭心房的问题,交给萧九安去头痛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只做不说是吗?”纪云开俏皮一笑,瞬间缓和两人间有些疏离的气息。

    凤祁亦露出一抹真心的笑,心里那点感伤也慢慢释怀了……

    不是他对云开不重要,而是所有人对云开来说,都没有么重要,他有什么好伤心的?

    真正要伤心的人,是至今还不知自己妻子有了身孕的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云开,你来找我,不单单是为了告别吧?”他多少知道一点云开不事不登三宝殿的性格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为了告别,不会约在能谈话的茶楼,而是直接上凤府了。

    “知我者,师兄也。”纪云开确实有事相求:“我昨天又去见了一趟我父亲,他跟我说了一些事,我觉得他很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纪大人的身体已好的七七八八,纪、云二家的事也落下了帷幕,且因药门的事,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再盯着纪家了。纪大人便想收拾东西回纪府,纪云开没有阻拦,甚至在纪大人要求回去前,再见她一面,她也应了。

    纪大人这一次见纪云开,平和了许多,只是纪云开不吃硬,也不吃软,任凭纪大人始何平和,她仍旧是一副淡淡的样子。

    纪大人见打感情牌无用,也就不再废话,直接说出自己的意思:“你曾说过,会帮我办一件事,还算不算数?”

    “不为难,我就给你办了。”杀人放火的事,纪大人就不要想了,她虽不介意双手沾血,却不愿意为纪大人染血。

    太脏了!

    “把你和燕北王的第二个儿子过继给纪家,让他姓纪,继承纪家。”虽然太医也说,他体内的毒已经解了,但他很清楚,他这个年纪已经不可能留下后代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和王爷的孩子姓纪?继承纪家?父亲你在说笑吧?”纪云开是真的笑了,纪大人哪来的自信,让堂堂燕北王的嫡次子,不要自己尊贵的身份,去继承那个背了一身债的纪家?

    “父亲,就纪家那个门户,你就不怕委屈了我儿子吗?”纪云开在纪大人面前,毫不掩饰她对纪家的不屑,“纪家有什么东西,能让我儿子继承的?”

    “纪家……”纪大人想说,他有偌大的家业,有万贯家产,还有他这个做帝师的姥爷可以为他在官场上铺路,可话到嘴边纪大人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以前的纪家,确实有很多东西,现在纪家有什么?

    他病倒的那些时日,云家肯定把纪家搬空了。

    纪、云二家已经撕破脸了,他那位夫人因谋杀亲夫而被判处决,纪澜与纪宁……恐怕也不愿意留在纪家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这两人留在纪家,他也是不会要的。

    为旁人养了十几年儿女,他还要继续养下去?他没有那么伟大。

    “父亲,纪家一无所有不说,还背负着巨债,你不会是要我的儿子,去给你还债吧?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那两百五十万两,我替你还了,你别打我儿子的主意。”她这人虽自私,但却没有自私到不要自己的亲骨肉。

    纪大人想要过继她的儿子?

    别说纪家已经败落了,就算纪家还是和原先一样昌盛,她也不会把儿子过继给纪家。

    她不是谷主夫人,她就是再自私,也放不下自己的骨血……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会给他留下一个繁荣昌盛的纪家。放心,我一定会给他留下一个,最辉煌的纪家,不会叫他难做。”

    纪大人听到纪云开的话,不仅没有打消过继的念头,反倒斗志满满:“云开,你放心。我一定会带着纪家重回巅峰,不会委屈我纪家的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纪大人一扫先前的萎靡,变得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纪云开似乎从纪大人的眼中,看到了跳跃的火光……

    那是奋斗的光芒,那是不屈的光芒,那是战斗的光芒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却觉得不安。她总觉得,纪大人要搞一个大的。

    想到她与王爷即将离京,实在没有心力照看纪大人,纪云开只能来找凤祁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这样的……我怀疑我的话刺激到他了,我怕他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,师兄你要有时间,就帮我看着他一点。当然,不需要师兄你太麻烦,只要他不把自己作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唯一能代原主,为纪大人做的,再多她就做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,我会替你盯着纪大人,你就放下心来。”凤祁想也不想,满口就应下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请求对他来说,并不是多难的事,毕竟他在京城不是?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。”纪云开举了举杯子,“我以清水,敬师兄一杯,愿我们还能再聚。”

    此次一别,再见亦不知是何年何月,说实话纪云开真得挺不舍的,不舍凤祁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,要不是因为她,凤祁师兄是不会下定决心,回京城、回凤府的。

    凤祁花了那么心血,才在京城、在凤府站稳脚步,结果她却要走了。

    说来,她真正是自私的可怕,从来都只顾自己,却看不到凤祁为她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还会再聚的。”天下就这么一点大,云开不来京城,他就去燕北看她好了。

    当初,他能为云开回凤府,他日,为云开跑一趟燕北,又有何难?

    九爷说:今天没有办法补更,白天一直在医院。不要问什么事,在医院必然不是什么好事,不想说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