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67章867不管,王爷高兴坏了!

    第867章 867不管,王爷高兴坏了

    面对固执不化、守着自以为是的傲气不放的纪大人,纪云开无话可说:“既然如此,父亲……你就去让云家还吧。”

    纪大人也不看看,云家还会不会搭理他?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,不是所有的商人都是唯利是图的,但她更清楚,云家绝对是唯利是图的人。

    纪大人没有价值,就算纪夫人与他的感情再好,纪家人也不会多看纪大人一眼,就算纪澜他们三个,全是纪大人的孩子,云家也不会多看纪家一眼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,纪大人与云家已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云家的人,骨子里都是自私的,且理所当然。比如纪夫人,比如谷主夫人……

    而她的骨子里也流着云家人的血,是以她也是自私的,自私的只为自己而活,不会为任何人委屈了自己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犹豫,纪云开转身就走,根本不给纪大人谈条件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“站住,你给我站住。”身后,传来了纪大人的吼叫声,纪云开却是听也不听,脚步从容的步出屋内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给我站住,听到没有!”纪大人想不想,就要起身下床去追纪云开,可他刚一动就被暖冬拦住了:“大人,我要是你,我就不会出去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从来没有人,敢这么跟着纪大人说话,纪大人一时呆住了,气狠狠地瞪向暖冬。

    暖冬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,语气平静地道:“大人……如果奴婢猜的没有错的话,皇上在你和云家之间,一定会偏向云家,你还是想着怎么保住你的官位,还请钱庄的欠款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纪大人僵在原地,看着暖冬。

    “只是提醒大人把格局放大一点,天天盯着我们家王妃,纪家是没有未来的,我们王妃生的孩子,不可能姓纪。”打人不打脸,暖冬这话就是在打纪大人的脸了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纪大人想也不想,一巴掌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暖冬能躲,但是她没有躲,生生挨了这一巴掌。

    好在,纪大人病久了,就算恢复得好,体力也大不如前,一巴掌打下去,暖冬的脸颊只是微红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躲?”看暖冬捂着脸,纪大人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,纪云开挨了巴掌,捂着脸看他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那双眼有倔强、有愤怒、有委屈……有很多很多情感,甚至还有泪花,可他却从来没有看在眼里,从来不在意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时,云开的心里在想什么?

    是不是恨他这个父亲?是不是恨纪家?

    所以,她现在毫不在意纪家!

    “奴婢是下人,奴婢不敢躲。”暖冬低下头,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么她呢?为什么不躲?”纪大人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,不知在想什么……

    暖冬听到了,也明白纪大人的意思,却没有回答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妃那样的人怎么会躲?

    王妃遇到困难,只会迎难而上,王妃从来不是一个会逃避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不用告诉纪大人,只要纪大人安静的呆着,不要出去给他们家王妃添乱,别说被纪大人打一巴掌,就是被他多打几顿,暖冬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左右,不会要命。

    与纪大人不欢而散,纪云开的心情却半点不受影响。她会来见纪大人,纯粹是出于道义求一个心安,她对纪大人着实没有多少感情。

    纪大人提的要求要是合理,她就看在“父女”一场的份上帮他一回,纪大人要是看不清自己的处境,胡乱提要求,她就当作没有听到……

    反正,她不会为了纪家,为了纪大人,让自己为难。

    倒是王爷在回去的路上,关心地问了一句:“真的不管纪大人了吗?”

    王爷当然希望纪云开不管了!

    王爷巴不得纪云开心里、眼里只有他一个人,谁也不要管,不要理会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大人不一样,纪大人是纪云开的父亲,就算纪大人再不是一个东西,纪云开可以不理会,王爷却不能阻止她。

    “不死就不用管了,我父亲那人一辈子太顺了,不栽个跟头,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。”还真以为没有皇家的支撑,京城的人、纪家的族人、云家的人会给他面子?

    简直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行,你别在管这事了,本王会让人盯着,绝不会让人取他性命。”王爷面上没有表情,心里却是暗暗欢喜。

    又解决了一个,会占据纪云开精力和目光的人,很好!

    要是能把凤祁也解决了,那就更好了……

    可惜,凤祁那人太精明了,太清楚纪云开的底线在哪,从来没有碰触到纪云开的底线,真是叫人……

    不知拿他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应了一声,身子一软,便靠在王爷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她总是容易疲劳,能躺着绝不坐着……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纪云开在马车上,主动往王爷怀里靠,在纪云开靠下去的那一瞬间,王爷的身子是僵硬的,之后又是狂喜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会主动靠在他怀里了,是不是说明,在纪云开心口,他和以前不一样了?

    这话,王爷憋在心里,并不敢问出来,他怕问出来得不到答案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这人太倔了,她不想回答的问题,任何人都问不出来,而他也不可能真的逼她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如此,王爷还是很高兴,小心翼翼地环着纪云开,轻声道:“累了就睡,本王在这里,不会让你摔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什么时候去北辰?”早点离开,免得再生是非。

    “本王明天进宫,催皇上快点了结药门的事。了结了此事,便可走了,只是……”王爷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道:“你这身体,受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春困。路上你让我睡你怀里就行了。”王爷坐的马车并不颠簸,一路马车的话她是受得住的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王爷想也不想应下了,完全忘了他先前答应了墨七惜,一路快马加鞭赶去北辰。

    毕竟,墨七惜什么的再重要,也不能和他的王妃比。他家云开要坐马车去北辰,就必须是马车……

    九爷说:今天只有一更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