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66章866要求,你不认她!

    第866章 866要求,你不认她

    虽没有确定纪云开有没有怀孕,但只要有那个可能,王爷就很开心,甚至已经自动进入孕夫状态,把纪云开当孕妇呵护了。

    不许纪云开提重物,不许纪云开再温养花草,不许纪云开一直看书,不许纪云开累着……不许这,不许那的,要不是纪云开强硬的拒绝,王爷连路都不让纪云开走了。

    王爷现在全副心思都放在纪云开身上,压根就不记得,纪大人要见纪云开的事,直到纪大人久等纪云开不至,再三让暖冬来催,王爷才记起此事。

    但他才不会告诉纪云开,他忘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认为,你有必要见他。纪家的事与你无关,是他们一家五口的事。”明知纪夫人给纪大人带了那么多顶绿帽子,王爷还说什么一家五口,摆明了是讽刺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口中的纪大人是我父亲。”纪云开懒得理小心眼的王爷,对暖冬道:“告诉我父亲,我明天上午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纪大人确实不好,她也没有打算管纪大人,但她才刷了一个大孝女的名声,怎么也要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反正去见见纪大人,又不会少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是的,王妃。”在王爷杀人的视线下,暖冬连忙退了下去,半刻也不敢多呆。

    王爷最近越来越可怕了,也不知王妃怎么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云开,你不能不去见纪大人吗?你现在是特殊时期,万一纪大人对你动手呢?”王爷很担心,他先前让人查过纪云开在纪家的生活,纪大人真有动手打过纪云开,而且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虽然,纪云开也反击了回去,没吃多大的亏,但动手了就是动手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打了个哈欠,一副困倦的样子:“我父亲是个聪明人,他现在不敢对我动手,顶多骂我两句。”

    纪大人那人……太聪明了,太清楚知道自己需要什么。正因为此,当实年他才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谷主夫人,娶云家嫡小姐做继室。

    娶云家嫡小姐,与云家的关系才能紧密,对他才有利。

    诚如纪云开所料,纪大人确实没有对纪云开动手,甚至连刻薄的咒骂都没有。

    纪大人见到纪云开的第一句话,就是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纪云开看着枯瘦、干瘪、阴沉、愤世的纪大人,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纪大人,她都快要忘记了,那个气质不凡,儒雅翩翩的纪帝师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云家的女人害人不浅,两个女人生生把纪帝师给毁了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的事……”纪大人瘦得吓人,双眼凹陷,布满血丝,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一样,周身笼罩着一股阴郁与颓废。

    “年后才知道的,天医谷少谷主说他继母怀孕了,让我和王爷帮忙寻一点新鲜蔬果,后来凤祁公子稍加暗示,我才猜到一二。”看到这样的纪大人,纪云开也失了与他针锋相对的心思。

    纪大人已经惨成这样了,未来也可以预见,她何必要落井下石,反正等着看,也能看到纪大人自食恶果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也在看我的笑话?”纪大人没有刻薄的咒骂,但每一句话都带着刺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不想落井下石,但也没有打算惯着他:“看你什么笑话?被母亲抛弃,被父亲嫌弃的人是我,我要看你们什么笑话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纪大人张嘴欲骂,却骂不出口。

    是呀,云开要看他什么笑话?

    那个女人走的时候,云开才刚出生;那个女人给他下药的时候,云开还没有睁开眼,云开要看他什么笑话?

    “我没打算管你们的事……我的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,这是我打小就知道的事,我现在也依旧这么认定。另外,说吧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她?”纪大人瞪大眼睛看着纪云开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。

    这世间,还有女儿不肯认生母的?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说话,无声的表明自己的态度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纪大人突然哈哈大笑,得意而又尖酸地道:“云境呀云境呀,你也有今天……你费心生下的女儿不认你,你听到了吗?她不认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纪大人又大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……眼泪便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突然觉得纪大人挺可悲的……

    谷主夫人根本不在乎她这个女儿好不好,要真在乎就不会十几年都不管不顾,任由原主朝阴郁孤僻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谷主夫人……应该和她一样,是个冷情自私的女人,不然也不会给纪大人下绝育药,而且直到现在才告诉纪大人。

    那种能对自己狠,又能对别人狠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在乎一个,从来没有相处过的女儿?

    纪大人真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“说吧,有什么要我办的,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做,只当还你的养育之恩。”纪氏家族会不会毁,纪云开不知道,但纪云开可以肯定,纪大人这一支是毁定了。

    因为纪大人,已经被毁掉了。

    “杀了纪澜,纪馨和纪宁,毁了云家。”纪大人也不客气,张嘴就说出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杀人的事我不做……至于毁了云家?我相信你自己会动手。”君子士可杀不可辱,对纪大人这样的人来说,云家带给他的耻辱,比杀了他更让他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“连这点小事都不肯应下,还说什么能办的一定帮我做到。”纪大人嘲讽地道,整个人好似恢复了一点生机。

    像暖冬说的那样,纪大人只有在骂纪云开的时候,才像是一个鲜活的人,其他的时候都是死气沉沉的,就像是一俱会动的皮囊。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,看样子……我们是没有办法谈了。”纪云开起身,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,在走之前,又说了一句:“对了,父亲你是不是忘了,你还欠天下钱庄两百五十万两。我想,没有云家的帮忙,你应该还不起这笔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云家借的银子,我为什么要还!”别说,纪大人真的忘记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有为银子的事犯过愁,压根就不觉得这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欠债还钱天经地意,云家借的银子自然云家还,想要他还?

    做梦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