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65章865犯蠢,一次就怀上!

    第865章 865犯蠢,一次就怀上

    王爷从凤府回来,纪云开已经醒了,正在修剪王爷书房内,早就该开花却一直没有开花,反倒快要枯死的迎春花。

    她虽有催生植物的本事,也能让枯木逢春,重新焕发生机,但前提是还剩下一线生机,要是半点生机也无,只有剪掉枯叶让它重新生长。

    王爷步入书房,看到纪云开头也不抬,只认真的剪枯叶,有点心虚的道:“云开,这盆草怎么还不快开花?”

    “王爷,这个问题应该问你。”按说早就该开花了,偏偏可怜的落到了王爷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能怪本王。”王爷觉得自己也挺委屈。

    他什么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怪我?”纪云开白了王爷一眼,“咔嚓”一声,将最后一片枯叶剪掉,放下剪刀,轻触花径,将异能注入……

    王爷看着纪云开专注的侧脸,心中一动,上前……从身后抱住纪云开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很喜欢纪云开身上的气息,他无法形容那种气息是什么……只知道每次闻到纪云开身上的气息,他的心都能平静下来,他心中嗜血的念头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自从纪云开出现在他身边,他就再也没有暴躁过,更没有出现无法控制自己,只想杀人,只想见血的狂爆状态。

    先前,他就是再克制,再压抑,每年总会有那么一两次无法控制,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完全没有心思去想杀人的事,更不想见血。

    有那个时间,多陪陪纪云开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很快就将手中的迎春花救活了,发现王爷情绪不对,并没有推开王爷,而是扭头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……真好。”王爷抱着纪云开,脑袋枕在纪云开的肩膀上,双手放在她的小腹处。

    虽然凤祁戳破了他的希望,他还是……不想死心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一声,拍了拍王爷的手:“好了,这么大的人了,别再撒娇了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相比,她还是更喜欢原来的王爷,现在的王爷太粘人了,有时候真得很烦呀。

    “撒娇?你在说本王?纪云开……你胆子大了,本王怎么可能会做撒娇这种丢人的事。”王爷气急败坏,在纪云开耳边怒吼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打从记事就没有撒过娇,也不知道什么叫撒娇,纪云开这是诬蔑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是撒娇……快松手,你抱太紧了,我不舒服。”纪云开拍了拍王爷的手,示意王爷快放开她。

    这么抱着……她挺不习惯的。

    主要,她怕王爷控制不住自己,把她按在书桌上给办了。

    最近,王爷似乎憋得狠了……今天早上起来,还流鼻血了,真是造孽呀。

    “让本王再抱一会……本王刚刚和凤祁闹翻了。”王爷没有松手,但却放松了力道,改抱为环,让纪云开靠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,怎么闹翻了?”江南的事不是还合作愉快吗?怎么说翻脸就翻脸?

    当然,纪云开问归问,并没有多担心,能带着委屈说出来的闹翻,都不是真闹翻。

    王爷十有八九就是在借机撒娇,只要哄两句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不是嗜睡的厉害吗?本王担心你是不是怀孕了而不自知,就去问凤祁。他是天医谷的大弟子,凭他的医术不可能诊断不出来,结果……他嘲讽了本王一顿。”王爷将凤祁说的话复述了一遍,重点强调凤祁在讽刺他蠢,居然舍近求远跑去问他。

    王爷绝不承认,他这是在借机告凤祁的状,同时也是想借此问纪云开,她是不是真怀孕了。

    汗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无比庆幸,王爷是从后面抱着她,要是面对面,她真怕会让王爷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他说的没有错,这种事你问我更直接。”纪云开头痛了,王爷真要问起来,她要怎么回答呢?

    要让王爷知道,王爷肯定不会带她去北辰,而她不想独自留在天启。把她留在天启,她总有一种被人放弃,被人丢下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,她不想王爷为她改变行程。北辰对王爷和墨七惜来说意味着什么,她先前不知道,但现在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本王犯蠢了?”王爷磨牙,咬牙切齿在纪云开耳边说道,大有纪云开敢点头,他就敢咬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个机灵,忙扬起一抹笑,温柔地道:“怎么会呢,王爷这是关心则乱,我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也确实挺蠢的。

    王爷到底哪来的认知,认为凤祁凭一个嗜睡的症状,就能断定是不是怀孕了?

    春乏秋困,开春了,没精神想睡觉的人多着呢,她也就是比普通人睡得稍多了一点。

    王爷果然被安慰到了,语气好多了:“所以……你的身体没有问题?也没有怀孕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没有问题,至于怀孕这个事?时间没到……我怎么知道。”纪云开一脸坦然,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    越是撒谎的时候,越是要拿出底气很足的样子,这一点纪云开懂的……

    “时间没到是什么意思?”王爷眼中又重新燃起希望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,不能确定,就是有可能怀上了?

    “月事呀……我来月事的时间还没有到,如果那个时候没来,我就能确定了。”这么算下去,好像瞒不了几天了。

    要不,催王爷快点动身?

    反正纪家和云家的就那样了,纪、云二家再也蹦哒不起来,至于之后纪、云二家如何撕,那就跟她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至于孝道之争?

    这个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参与,有凤祁在,纪云开不担心事情会脱轨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来?”原来女人的月事没有来,就有可能怀孕。

    以后,他一定要关注纪云开的月事什么时候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十来天吧……也不是特别准。”她会告诉王爷,她的月事早就过了,并没有来吗?

    她才不说呢,反正王爷又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……特别坑的,她可能是在第一次怀上了。

    想想那一次王爷卖力的狠劲,纪云开觉得她一次就怀上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