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84章184自由,萧九安说了算!

    第184章 184自由,萧九安说了算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话未说宛,眼泪已无声落下,眼中隐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难堪。

    他是在求纪云开,抛下骄傲与尊严在求纪云开,除了没有跪下来之外,他什么也没有少做……

    “纪云开,我求你!”再一次,端王世子看着纪云开,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跪下来,会给他和纪云开带来麻烦,他不介意跪下来求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纪云开叹了口气:“罢了,容我安排一下,明天就去你府上。”

    依陶安郡主那个情况是不可能出门的,只能是她上门了,不然端王世子可以直接把陶安郡主带上门,而不是先来求她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眼前一亮,眼中瞬间焕发了光芒:“纪云开,谢谢你,不管你能不能医好陶安的病,我赵辰禾都承你一个情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这些了,一切待我诊治之后再说吧。”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,如果她真的能医陶安郡主的病,她定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接手端王会是板上钉钉的事,要是能让端王世子欠她一个人情,对她百一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“好,时辰不早了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目的达成,端王世子也不久留,以免惹人嫌,可起身端王世子又顿住了:“有一件事,我想你应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纪云开满不在乎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一天到晚被关在燕北王府,不知道的事多的去了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来了,她是冲着燕北王来的。”端王世子原就想说此事,只是一时忘记了,临要走才记起此事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?”纪云开一头雾水,她对着这个世间的所有认知都在来自于原主,而原主的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个人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一看,就知纪云开必是什么都不知情,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天武公主的身份,还有她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虽是女儿身,但却是天武国的继承人,是天武皇帝唯一的子嗣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天武公主就是下任天武女皇。”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五年前对燕北王一见钟情,死活要嫁他,甚至说了只要燕北王娶她,她就把天武双手奉上,萧九安为王,她为后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天武公主来天启,明面上说是来学习、交流,但实际如何却不得而知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天武公主会在这个时候来天启,必然与燕北王有莫大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人人都说红颜祸水,可实际上只要长得好,不管是红颜还是蓝颜,都有当祸水的本事,萧九安就是一个大祸水。

    不仅引得刁蛮郡主为他倾心,更有一国公主,未来的准女皇,不惜自降身价,千里迢迢找上门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一说完,纪云开就不由得暗叹了口气,不过面却尽量不显,只客气的道:“多谢世子爷提醒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端王世子提醒,恐怕就是天武公主找上门,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据悉,天武公主打小就是当作继承人培养的,性子十分霸道张狂,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主,更不是一个讲理的主,你自己可要当心些。”天武公主可不是陶安,天武公主要折腾人,绝对能要纪云开的命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对萧九安的爱慕,近乎到了疯狂的地步,她绝对不会放过身为燕北王妃的纪云。

    而且,依天武公主对萧九安的喜爱,要是萧九安出手帮纪云开,天武公主恐怕就会更想弄死纪云开。

    惹上这么一个女人,纪云开会很麻烦,可偏偏他帮不上忙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再次道谢,亲自把端王世子送了出去,看着端王世子离去的身影,不由得再次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个天武公主恐怕是来者不善,可她就算知道又如何?她能挡住天武公主,不让她不来吗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所以她只能见招拆招,看天武公主怎么出招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担心的不是天武公主,而是她要怎么跟萧九安说,她要去端王府给陶安郡主医治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萧九安可是怀疑过她和端王世子有私情的,虽说她解释清楚了,可萧九安并一定会信。

    “这事真是麻烦。”这也是她先前一再拒绝端王世子的原因之一,萧九安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,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。

    可是再麻烦,应下了人家的事她就得做到,就是再不愿意,纪云开还是主动去找萧九安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倒是没有为难她,很快就让她进去了,也没有让她久等,她一进去,萧九安就放下手下的笔,抬头倒:“你要见本王?”这个女人,总算知道来找他了,还不算太笨。

    “是,我想求王爷一件事。”纪云开低声开口,并不敢看萧九安。

    她明知萧九安不喜她与端王世子走得近,还为端王世子的事来求他,不用想也知萧九安绝不会高兴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萧九安见纪云开终于开口,心情莫名的好转,不由得放松身子,靠在椅子上,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见萧九安这般好说话,纪云开心下稍好,说道:“王爷,端王世子今天上门,求我上门为他妹妹诊治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是纪云开说错了,还是他听错了?

    纪云开跑来求他,居然不是为了自己的事,而是为了陶安郡主?

    这个蠢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

    她自己都快要死了,居然还有闲情管别人的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萧九安听到了,她没有自作聪明的重复,而是再次请求道:“王爷,请你准我出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纪云开,这是你第几次为端王世子求本王?”看着低眉顺肯的纪云开,萧九安的好心情瞬时散了,恨不得一把掐死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如他所愿的来求他了,却不是为了她自己,而是为了另一个男人,简直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第二次。”纪云开知道萧九安并不是想要她回答,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,可还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不知道除了回答,她还能什么?

    她的自由,掌握在萧九安手里,没有萧九安点头,她走不出燕北王府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