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83章183求你,赌一把!

    第183章 183求你,赌一把

    纪云开脸上的毒越来越严重了,现在不是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的问题,而是随着时日增加,她一定会出事!

    身为一个还算不错的医者,诸葛小大夫比纪云开更清楚这一点,但是他医门所学以药草为主,根本不擅长金针。

    依他现在的能力,他解不了纪云开脸上的毒,只能给她配些药,减轻她的痛楚,不让毒发作的太早,尽力拖延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纪云开倒是想要赌一把,奈何诸葛小大夫执意不肯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想过自己动手,可她虽然懂金针术却只学了一个皮毛,扎扎针、止痛止血还好,再多的她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而这几招还是凤祁教她的,她的师父只教了她医理、药理,并没有教她金针之术,想来应该是知她没那个天赋罢。

    听费小柴说,天医谷的金针术不是人人都能学会的,不仅要讲究天赋,对体能更是有极高的要求,她就算是天赋够,体能也不够,所以她此生注定学不了。

    脸上的毒无法解,也不可能去天医谷找凤祁,纪云开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急迫,与诸葛小大夫一起研究南疆的药草,看看能不能从南疆的药草中,求找到解毒的药方,可惜一连数天都毫无进展……

    在纪云开研究解毒药方的这几天,萧九安每天晚上都会去纪云开的院子,不过他并不会进去,而是站在院子外,看到纪云开起来寻药,就会离去。

    除了第一晚,萧九安就不曾踏入过纪云开的院子,虽说院中的花草多少受了一些影响,可却没有严重到要死的地步,只有有些蔫巴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,看着院子里蔫蔫的、没有精神的花草,还有数天也不曾发一个小芽的种子,纪云开默默地抹了一把泪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鬼?

    难不成萧九安最近来她的院子了?

    可又不像呀,要是萧九安来了,她院子里的花草不可能只是蔫掉,应该会枯死吧?

    难不成萧九安最近杀气太重,以至于这些花花草草隔得老远,就能感受到?

    抱琴出来,见纪云开站在架子前发呆,不由得上前问了一句:“王妃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架子上明显蔫巴的花草,抱琴怔了一下,默默地别过脸:王爷,你最近的杀伤力又强了,这批花草才刚买了,看着又要死了。

    看来,王妃就是再会养花草,也挡不住王爷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这些花……不知怎么一回事,一直不精神,是不是买到了病花了?”纪云开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可嘴上仍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抱琴越发的心虚,默默地为背黑锅的花农默哀了一秒,才道:“兴许是呢,要不奴婢再让人买过一些?”

    就冲着他们家王爷那强大的杀伤力,买再多估计都没用,不知道王妃什么时候会死心,不再祸害花花草草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批先养着吧。”纪云开也不想再祸害花草了,要不是突然不养会让人起疑,纪云开真的都不想再养了。

    每一批花草都是精心温养的,结果呢?

    养一批死一批,她真的是受够了。

    难怪燕北王府的人不愿养花草,换作是她,她也不乐意,每隔一段时间就死一批花草,真的是太虐了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抱琴默默地低头,不敢看纪云开,生怕纪云开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花草蔫蔫的没有活力,脸上的毒又越来越严重,纪云开真心觉得心塞塞的,而更让她心塞的事,端王世子求上门了。

    说求不为过,因为端王世子让她帮忙,为他妹妹陶安郡主诊治。

    因跟端王妃在一起呆得久的关系,陶安郡主受香料影响极大,太医诊出她无法生育后,并表示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陶安郡主回去后,整天以泪洗礼,不过短短数天就消瘦的吓人,而端王又因端王妃的死,萎靡的不像人,阵日沉迷于酒色之中,没一刻清醒的时候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忙得不可开交,等到他发现时,陶安郡主已经失了求生的欲望,据侍侯她的丫鬟说,陶安郡主多次求死,要不是丫鬟看得紧,怕是已经自杀成功了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说完,重重的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陶安多次找你麻烦,按说我不该来求你,可陶安是我唯一的妹妹,哪怕有一点希望我也不想放弃。”

    虽接手了端王府的大权,但端王世子脸上却一点笑意也没有,整个人看上去疲累不堪,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一般,完全没有少年人的意气风发,也不像先前那般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纪云开倒是很想帮端王世子一个忙,就当是还他人情,可她自己都麻烦缠身,她真的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“世子,我才疏学浅,恐怕帮不上忙。”纪云开斟酌了一下用词,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端王府的事她并不想掺和,且陶安郡主那人……虽说小孩子蠢笨被人利用而不知,但这并不是她伤害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她这人一向恩怨分明,没有当场给陶安郡主难堪,已是给足了端王世子面子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面色一怔,露出一抹苦笑,却仍不肯死心:“我知道这事让你为难,但还是想请你为舍妹诊治一下,如此我也能死心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陶安有种种不好,可那是他的妹妹呀,他母妃临死也放不下的孩子,他怎么能不管她,他怎么能放弃?

    他母亲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和陶安,为了他们兄妹二人,他母亲受尽凌辱却什么也没有说,只求他那个没人性的父亲看在她牺牲隐忍的份上,多照看他们兄妹二人一点,可结果呢?

    他的父亲果然是没有人性的,不过是短短数年,就把他母亲给忘了,任由他们兄妹自生自灭,要不是她母亲还留有几个忠仆在,他怕是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他的妹妹仍难逃毒手。

    “世子,我……”纪云开还要拒绝,可不让她说完,端王世子就再次请求道:“纪云开,我求你,求你帮帮陶安,她虽然刁蛮但她本性并不坏,她只是被宠坏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是唯一一个解开过南疆毒的人,除了她之外,他不知道还能找谁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