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62章862嗜睡,霸道任性的纪云开!

    第862章 862嗜睡,霸道任性的纪云开

    连纪云开都觉得纪大人可怜,同为男人的王爷就更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在谷主夫人那件事情上,纪大人确实做得不够好,没有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,也辜负了谷主夫人的深情,但……

    站在士大夫的立场,纪大人做得并没有错。要不是云家与谷主夫人欺瞒再先,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只能说,造化弄人,好好一对夫妻,硬是被世俗和家族给毁了。

    而纪夫人给纪大人连带三顶绿帽子的事……

    这事,纪大人真得很倒霉。

    纪大人对不起纪云开,对不起谷主夫人,但绝对没有对不起纪夫人,没有对不起纪澜、纪馨和纪宁,偏偏后面三人给了纪大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谷主夫人是不是故意的,故意在这个时候写信给我父亲的?”这封信来得太巧了,纪云开猜测这里面必然有凤祁的手笔,没有凤祁通风报信,远在天医谷的谷主夫人,怎么可能知晓京城的事?

    “必然是的……不然早就写了。”真要原谅就不会特意写信告知,这封信无疑给纪大人致命一击,也给了云家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纪大人现在在官场上,确实没有前途可言,但他为官多年,且又是两代帝王的心腹,手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看不见的权利,云家坑害他至此,纪大人要是肯放过云家,那才有鬼。

    “可惜,依我那父亲的性子,必然会本着家丑不外扬的原则,私下处理此事。”这么大的人,纪大人丢得起,纪家丢不起。

    “私下处理才好,真要公开了,云家了准备,纪大人根本奈何不了云家。”云家在江南的势力不弱,如果双方公开决裂,云家大不了不来京城,纪大人能奈他何?

    “被你坑了一把的云家,还有还手之力?”纪云开伸手,在王爷的胸膛上戳了戳,一副嫌弃的样子。

    别以为她不知道,云家用纪大人名义借的五百万两银子,用在了哪里。

    海上生意利润极大,伍家与胡家这几年在海上赚的钵满盆满,云家早就眼红了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参与。

    现在,伍家与胡家松口允云家参股,云家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?

    云家这几年生意铺的极大,前不久在燕北又损失巨大,最近手上没有现银,只能借银子参与。

    在云家看来,这趟生意他们至少要翻几倍,甚至数十倍的赚,但纪云开却知道,云家这笔生意会亏得连姓什么都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暖冬打听的?”海上生意那事,他记得他没有告诉纪云开。

    毕竟是凤祁出了主力呀,他才不要现在就让纪云开知道呢,反正等事情有结果了,纪云开自然就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最近一步也没有外出,除了暖冬还有谁会给她带消息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越来越有本事了,连本王身边的人也能套话。”王爷加重了搂着纪云开的力道,浑身都散发着“本王不高兴”的气息。

    海上那件事……知道的人,除了参与的人外,就只有他的暗卫,很明显暖冬就是从暗卫那里打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能让他的暗卫松口,可见暖冬的本事……

    他在考虑,要不要把暗卫换了!

    刚起了这个念头,就听到纪云开道:“不许处罚你的暗卫,他会告诉暖冬那是因为我……你要敢处罚他,或者换了他,以后我打探消息的时候,找谁去?”

    要换作以前,纪云开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甚至她就算私下打探到了消息,也不会让王爷知晓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却能理直气壮的在王爷身边安插人,还能“霸道”的不容王爷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了算。”王爷无奈的点头,就差没有在脸上写‘真拿你没有办法’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算的话……现在,松手,我要睡觉。”纪云开打了个哈欠,眼角还挤了几滴泪,显然是真困了。

    “又睡?你中午不是睡了一个时辰吗?”起来不到一个时辰,又要睡,这真的正常吗?

    “你不会生病了吧?本王让凤祁过来给你看看。”王爷一脸担心,这个时候也顾不得,他有多讨厌让凤祁来见纪云开了。

    “没病,就是养这些被你害死的花花草草,累了……休息几天就好。”纪云开一边打哈欠一边说话,最后更是直接趴在王爷胸膛上,一副懒得起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别养了,反正死不了……死了,本王让再让人种一批。”王爷知道纪云开异能耗尽,会特别不舒服,也会特别嗜睡,当下安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离它们远一点,我就不用这么累了。”纪云开靠了王爷的怀里,声音明显带着困意,好似随时都要睡着一样。

    王爷满头黑线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合着,又是他的错?

    待到王爷再想说的时候,发现纪云开已经睡着了,就这么趴在他身上睡着了,毫不设防……

    “真是,我还没有告诉你,纪大人想见你呢。”看着纪云开安心的睡颜,王爷低下头,吻了吻纪云开的发顶,轻轻地将人抱了起来,抱回房间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纪云开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是累成什么样了?

    虽有纪云开的解释,王爷仍旧无法安心,略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问一问凤祁。

    有事相求,事关纪云开,王爷也没有耐心在府上等,直接去了凤府。

    王爷微服而来,凤府的下人看到王爷亲临,惊得眼睛都瞪大了,连忙派人去通报,又殷勤地请王爷入花厅。

    王爷神情冷漠,连个眼神也没有给凤家的下人,步入凤家如同走进自家的后花园,霸气而从容,凤家的下人也是见过了市面,可仍旧被王爷惊得不敢出声……

    凤祁听到下人的通报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要找他,什么时候需要他本人亲自过来了?

    从来都是让属下给他带个消息,让他上门的,这次萧九安亲自找过来,莫不是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凤祁隐有不安,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步子迈得比平时更快、更大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