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61章861可怜,女人是老虎!

    第861章 861可怜,女人是老虎

    王爷把住纪云开的手,滑腻、软绵的手感令王爷爱不释手,更加的口干舌燥……

    想到纪云开的“不许”,王爷又有点气馁,可很快他又打起精神来了:“云开,你不好奇谷主夫人,给纪大人写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……他们的事,与我无关。”纪云开半点不好奇。

    她欠原主的都还了,她不欠纪大人和谷主夫人什么,这两人一个只会咒骂她,一个早就抛弃了原主,她不认为这两人有什么值得她上心的。

    君即无情我便休,她这人一向自私,才不会让旁人有伤害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很有意思的事,纪大人知道了,气得吐血了。”王爷见纪云开毫无兴趣,只得加重筹码,引起纪云开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只有纪云开好奇了,上勾了,他才能索要一点好处不是?

    “气得吐血?不至于吧?我那父亲的气度不是很大吗?”纪云开确实有那么一点好奇了。

    纪大人只是刚中毒,并不严重,从纪家搬出来的第二天,纪大人就醒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吩咐暖冬,把外面发生的事一五一十,全部说给纪大人听。

    她承认,她是故意的,故意看纪大人的好戏,可惜纪大人没给她看好戏的机会。

    纪大人得知自己被心爱的夫人下药,恍惚了许久,长长地叹了口气,得知自己心爱的儿子与女也有参与,纪大人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让暖冬以为,纪大人没有脾气。

    但是,当纪大人得知她把事情闹大,顿时就破口大骂,要暖冬叫她立刻去见他,立刻把此事按下来,不许再闹。

    之后,得知她没有收手,更是天天在房间骂她,骂得特别难听,暖冬都不敢学给她听。后来……纪家与云家借款的事揭露开来,纪大人仍旧骂她,但骂的没有那么难听……

    想想,得知自己结发夫妻与儿子要害死自己,都能平静接受的人,什么事能把他气至吐血?

    “想知道吗?”见纪云开上勾了,王爷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笑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吧……”纪云开斜了王爷一眼,气垫十足,如同高傲的女皇,看她的臣民。

    这一眼,再次把王爷勾的心神荡漾……

    王爷努力压下想要将纪云开扑倒的心情,突然伸手将纪云开捞了起来,纪云开吓了一跳,来不及尖叫,就见一个旋转,她已趴在王爷身上,而王爷则靠在躺椅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能不能别闹。”纪云开无力的趴在王爷身上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,这个姿势,很不错吗?”王爷双后搂住纪云开的腰,微微用力,让两人靠得更近。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。”纪云开长长地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刚刚真的是被吓到了,要是平时也就算了,现在这个时候,她真怕自己有什么闪失,到时候后悔的可不仅仅是她了。

    “好,本王的错。”美人在怀,王爷毫无压力的认错,亲了亲纪云开的额头,“还想知道谷主夫人给纪大人写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把纪云开的好奇心勾了起来,可不许纪云开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想呀,你说……”被王爷一吓,纪云开已经不怎么好奇了,纯粹是给王爷一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……先给本王个吻。”王爷趁机索要好处,纪云开就知道会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王爷,最近也就这点出息了。

    在王爷满怀期待下,纪云开残忍地摇头拒绝了:“王爷,这个消息,值不了一个吻哦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这个消息,绝不止一个吻。相信本王,你吻了……不会吃亏。”王爷为了让纪云开主动,也是拼了。

    左右,他脸皮厚,不怕被纪云开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,我勉为其难的吻你一下。”纪云开半是玩笑,半是认真的在王爷唇上轻啄了一下,很快……快到王爷想要加深这个吻,都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王爷一脸无奈,却又舍不得拿纪云开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快说……”吻都吻了,虽然她现在,并没有那么好奇,谷主夫人给纪大人写了什么,但还是要追问一下。

    王爷本身也就没有瞒着纪云开的意思,一五一十道:“谷主夫人告诉纪大人,当年纪大人许了她一生一世一双人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会无条件的相信她,绝不会丢下她,如违此誓,断子绝孙。是以,在纪大人违背誓言后,她临走前给纪大人下了绝育药,让他断子绝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……”纪云开猛地坐了起来,一脸震惊地看着王爷。

    这么劲爆的消息?

    难怪纪大人要吐血,要换作是她,她也会吐血。

    突然,她对那个未曾蒙面的母亲,有点好奇了,这么干脆狠决的女人,太让人……佩服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纪澜、纪宁和纪馨都不是纪大人孩子,很明显。”王爷就知道纪云开会震惊,一点也不意外纪云开的反应,唯一意外的就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刚刚猛地坐起来,差点没把他的腰给坐折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,谷主夫人除了告诉纪大人这件事外,还把解药奉上了。理由是,她已经放下了,也成亲了,孩子也快要出生了。是以,她决定放过纪大人,誓言就当不存在。”谷主夫人不仅仅给了纪大人致命一击,还又撒了一把盐。

    男人有时候是很奇怪的生物,他可以抛妻另娶,却无法忍受曾经是自己妻子的女人,靠在另一个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无关喜爱与否,纯粹是男人的自尊心与占有欲在作祟。

    谷主夫人一封信,不仅告诉了纪大人,他心爱的妻子背着他偷人,他心爱的三个儿女不是他的,他的前妻还嫁人了,并且过得很好,要跟另一个男人生儿育女。

    一天之间,纪大人被他前、后两任妻子,连带了两顶绿帽子,气得吐血已经是小事了,没有生生气死就已经万幸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突然有点同情纪大人,云家的女人真可怕。”纪云开听完,摇头叹息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管她的母亲云境,还是她的继母现任的纪夫人,都不是一般男人能受得了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