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9章859升华,多少人毁在家丑不扬上!

    第859章 859升华,多少人毁在家丑不扬上

    质疑的话刚提出来,天下钱庄就将纪家的借条贴了出来,为防止有人损坏借条,天下钱庄特意派了四个人保护借条。

    纪家不仅问天下钱庄借了五百万两,还是五钱的利,上面不仅有纪大人的私印,还有纪大人的签名和手印。

    再看日期,明明就是纪大人病重的这段时间。

    纪大人中了毒,一直昏迷不醒,怎么可能去天下钱庄借银子?

    最主要的,纪大人借这么多银子做什么?纪家乃是书香传家,又不做生意,又不干什么的,好好的借五百万两,还背这么高的利息做什么?

    这明显,就是云家在背后操控一切。

    借条一出,站在不同阵营的大儒们纷纷闭嘴了,再不敢乱喷了。

    他们只看到表像,不知实情如何,他们要再说下去,恐怕会被人认为,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    纪家的族老在看到这张借条后,也老老实实的闭嘴,再没有人去找纪云开,并扬言要告云家、告纪夫人谋财害命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一切都在王爷的掌控中,按王爷要的节奏走,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,皇上就是想要将事件平息下去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这下不仅纪家毁了,皇上想要重用的云家也算是废了。这种情况下,不管云家还有没有用,皇上都不可能再重要云家,不然就要被朝臣喷死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,借条的事证明了纪云开所作所为没有错,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一件轰动全城的大案,不仅证明纪云开撕开家丑的行为没有错,反倒再正确不过。

    在大儒们纷纷称赞纪云开的第三日,京城二流世家陈家的嫡长子,在京都府衙前敲响了鸣冤鼓,递上了状纸,状告自己的父亲与妻子,告他们通奸,谋害他母亲,妹妹……

    陈大少这状纸一递,整个京城都轰动了。陈家虽然无法和凤祁萧王四大世家比,但也是京城有名有姓的大家族,完全能排在二流世家中位。

    陈家主年过四十却是一副君子之范,端得是和善儒雅。且陈家主一向爱做善事,修桥铺路总有他的身影,名声极好。

    陈大少的妻子出身同样是二流世家的史家,在贵妇圈中的名声极好,见过她的人都要赞一句温良贤德,最是贤慧不过。

    陈大少与他夫人成婚十余载,一直没有纳妾,夫妻二人一直是世家圈中的恩爱的楷模,却不想背后尽是这么可怕……

    陈大少这一告,整个京城都震荡了。陈家宗族与史家族人,立刻站出来,说陈大少疯了,别听他胡言乱语,众人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但陈大少有备而来,一件件证据拿出来,一个个证人叫出来,完全不容陈家主与他的妻子狡辩。

    陈家宗族与史家族人见事情包不住,纷纷指责陈大少不孝,陈大少面对两家的指责,只余惨笑:“不孝?我孝顺了数十年,为了孝顺,为了不将家丑外声,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日夜通奸,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奸生子生下来,看着他们为了隐瞒通奸一事,害死我母亲,害死我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做个孝子,我不想让家丑外扬,我与族老们说了多少回,和你们都是怎么做?你们却说什么也不肯相信,说我胡思乱想。后来,我把证据摆到你们面前,你们却要我忍,劝我顾全大局?我顾全大局了,我忍了……这一忍就是数十年,现在我真的忍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说的没有错,当你看到自己的父亲生死不明的躺在床上,你就知道怎么做了。同样,当你们是我的时候,你们也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陈家的脸面,什么史家的脸面,他们做错事,死不悔改,为什么要我、我母亲和我妹妹来承担所有的过错?一对奸生子,一个奸生女,居然还想娶凤祁萧王四家的姑娘,还要送进宫选妃,简直是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脸让他们祸害别人家的姑娘,我都没有脸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家的事,也让一众大儒再度反思,为了孝顺,为了家族颜面,为了宗族颜面,任由肮脏龌龊的事一直出现,却不管不问,这真的就是对的吗?

    如果燕北王妃没有报官,只是私下处理,事情会如何?

    纪夫人被纪家悄悄处死,云家该风光依旧风光,纪夫人一双儿女依旧有锦绣前程,只有纪大人……要背负五百万银巨债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云家会还,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云家的面目。云家这样的龌龊家族,族人还有可能入朝为官,甚至身居高位。

    让这样的人当官,天启还有前途可言?

    如果陈家的事没有爆发出来,会如何?

    不会如何,陈家一团锦绣,没有人知道内里的龌龊,陈家主母、大少姐都白死了,甚至陈家这位大少爷,都有可能悄悄被害死,那对通奸的人依旧享受世人的赞美。

    虽说陈家主与他媳妇通奸,并没有损害到他们的利益,但一想到,自己居然跟那种人打过交道,就觉得恶心无比。

    而且,明明是陈家主与那位史家姑娘的错,明明是两家宗族的错,为什么要无辜的陈大少来受过?

    孝道之争争论到现在,此时已没有人会偏激的指责陈大少有错。孝不仅要孝顺父亲,还要孝顺母亲。陈大少要是一直不告官,任由他父亲与妻子逍遥法外,岂不是对母亲不孝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京城瞬间安静下来了,原先吵得不可开交的学子、大儒,纷纷像是哑巴了一样,再无人说话,也没有一个人再贴出自己的文章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知道,沉默不是结束,而是升华……

    现实永远比话本更荒诞,孝与不孝,如何孝顺这个问题,根本不是放在纸上谈的,而是要结合实际,他们先前太片面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得知此事,唏嘘不已:“多少人毁在家丑不外扬上,多少人毁在孝顺二字上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她足够强硬,反击的又及时,恐怕她也会毁在孝顺二字上。

    要是她的猜测没错,待到纪大人出事后,纪夫人和云家一定会把所有的错,都推到她身上,说纪大人是被她的不孝气死的。

    而为了维护纪家家族的利益,为了维护纪宁这个继承人的名声,纪家宗族就算知道真相也不会暴出来。左右纪大人都废了,哪怕是为了维持纪宁这个“有前途”的继承人,也会选择牺牲她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家族,残忍又无情,冷漠又自私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