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8章858无辜,谋财害命!

    第858章 858无辜,谋财害命

    纪家的事,在王爷有意推动下越闹越大,那些争论孝道的大儒们,纷纷拿纪家的事做实例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这么做,着实不孝……纪夫人乃是她的继母,她怎么可能将纪夫人送官?孝顺父母乃是天经地义,从古至今就没有儿女告父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否认燕北王妃是孝女,但孝顺父母就该听从父母的话,纪大人昏迷不醒,燕北王妃怎么也要等纪大人醒来再做决定。擅自做主,真正是半点不孝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,这就是不孝的后果。燕北王妃一时冲动,把纪家和云家都毁了,纪大人醒来后,想来会再次被气晕过云。

    “家丑不外扬,燕北王妃此举,看似是对父亲的孝顺,但她的做法却将整个纪家拖下了水,甚至外祖云家也因此蒙羞。她确实是为纪大人出了一口气,将暗害纪大人的凶手找了出来,却害得云、纪两家的年轻人抬不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这么一闹,以后还有谁敢取云家姑娘?纪大人那一双儿女,有这么一个母亲,以后还怎么做人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这是生生毁了纪、云两族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认为子女要听从父母话的大儒,不赞同纪云开的做法,认为孝顺父母要有度的大儒,同样不太看好纪云开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我虽认为孝顺父母该有度,不该盲目听从父母的话,但也不是像燕北王妃这般……燕北王妃此举着实是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“纪大人昏迷不醒,燕北王妃提前处理也是好的,但宗族长辈都在,这事……完全没有必要闹这么大,生生将纪、云家的脸面撕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燕北王妃是孝顺的,得知父亲出事心中焦急也能理解,只是这般做总归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不赞同的,自然也有赞同的,虽然只有一小撮,但对王爷来说这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大儒就很赞同纪云开的做法,认为她这是行得正,坐得直。杀人就该受到惩罚,要是一味的,为了孝顺父母而隐瞒,为了家族颜面而退让,只会让犯人无所顾忌,下手越发的狠烈。

    赞同纪云开的人,站出来质问那些大儒,甚至朝廷的官员:“纪家的事发生后,你们可有受到警醒?可有查自己的枕边人?可有查出问题来?”

    还别说……纪家这事爆出来没有多久,就有好几位人家的当家主母、小妾突然暴毙。

    这些人把事实摆出来,同时嘲讽地道:“你们千万不要告诉我,这些人的妻子暴毙,真是因为意外突然暴毙,而不是人为的?你们认为悄悄处理了,就保住了自家的颜面,殊不知这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,事实真相如何,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论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此举确实是保住了家族的颜面,却不知在背后旁人如何议论你。”

    “阳光下没有秘密,燕北王妃此举没有错,甚至从头到尾犯错的都不是燕北王妃,为何你们要不断的指责燕北王妃,而不是去指责那些犯错的人?”

    “云家教养出纪夫人这样的女儿,不该受到惩罚吗?不该让世人知晓他们云家的家教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纪夫人那一双儿女,天天在纪大人床前侍疾,一副孝子的做派,居然半点不知母亲给自己的父亲下了毒,他们不应该负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真觉得好笑,为何你们纷纷指责,是燕北王妃毁了纪、云两家,难道不是纪夫人毁了纪、云两家吗?是纪夫人那一双儿女,毁了自己,毁了纪、云两家吗?”

    真相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虽然认同纪云开的人不多,但他们说出来的话,却是掷地有声,无愧于天地。

    先前,暖冬代表纪云开在城门口放话,说有什么想问的,按规矩去燕北王投帖子,普通学子自认身份不够,不敢胡乱投帖子,但大儒们不怕,他们自认有资格与纪云开对话。

    就有大儒写帖子,问纪云开后不后悔这么做?如果重来一次,她还会这么做吗?

    纪云开当天就给出了回答:不后悔!如果你的父亲被人下毒,命悬一线,你就会明白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当看到自己的父亲,生死不明的躺在床上,她只想将所有人拉下地狱。

    也有问,纪家与云家是无辜的,她此举将纪家与云家牵连进来,是不是做的太过了?

    纪云开也于当天,让下人将她的回答,送给了提问的大儒。

    纪家与云家没有人是无辜的。我父亲病重之际,云大少就在纪家,并且那段时间,有人用我父亲的私章,从天下钱庄借了五百万银子。

    至于纪家?

    纪家族老们那段时间没少收云家的重礼,以至于他们明知纪府的情况不对,也无一人去过问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无辜,那么谁才有罪!

    那位大儒收到纪云开的回答,顿时惊呆了,手中的帖子“啪”的一声落在地上,等到他回过神欲捡起来,就发现燕北王妃回给他的帖子,已经在众人手中传阅。

    “天呀,这不会是真的吗?那段时间纪大人中毒昏迷不醒,按说他自己是不可能动用私印的,而能拿到他私印的人,必然是熟悉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云家谋财害命,我就说纪夫人好好的,怎么会给纪大人下毒。云家哪里无辜,他们半点也不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商户就是商户……商家女就是商家女,上不得台面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银财……云家真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纪家的族老也不是人,为了钱财连族人都不顾,任由云家人作贱纪大人,纪家哪里无辜了?”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这件事……难怪,难怪燕北王妃那么生气。五百万两呀,天啊……这么多银子,纪家哪里还得起,纪大人醒来,听闻此事,恐怕也会赞同燕北王妃的做法。这事已经不是宗族能处理的,必须报官!”

    一众大儒纷纷倒戈,但也有人问:“这事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毕竟,现在只是燕北王妃一家之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