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7章857擂台,家丑不外扬!

    第857章 857擂台,家丑不外扬

    纪家的事,在王爷的强势干预下,在王府亲卫的帮助下,衙门很快就破案了。

    这案子并不难破,纪夫人对自己掌控的纪家十分自信,几乎没有做任何的掩饰,官差很快就在她的房间找到了毒药,经验证,正是纪大人中的毒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也有纪家的下人指证,自纪大人病后,一直都是由纪夫人亲自照顾,从不假他人之手,除了纪夫人外,没有人能接近纪大人。

    纪夫人最初不承认,当人证物证确凿后,纪夫人就是不认罪也不行……

    不过,京都府尹虽然将案子查清了,却不敢就这么判下去了。皇上发了话,将这个案子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最好能拿出纪大人误食与药相克的食物,引起中毒的证据最好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要撇清所人的干系,保住纪家,再倒打王爷和纪云开一耙,暗指这两人故弄玄虚,大惊小怪,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京都府尹很想就这么判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查证据还是审犯人,都是燕北王府的人一手操办的,第一手证据也在燕北王的手上,他真要这么判了,燕北王要是不甘愿,就算皇上保他,他这官也不用做了,甚至一家子老小都要被人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“这事怎么办呀?”皇上的话不能不听,但事情又这么明显,主动权不在他手上,他听皇上的话也办不了呀。

    京都府尹实在没有办法,忐忑地上门去求见王爷,想看看王爷这里,有没有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打算。

    王爷倒是给面子见了,但他刚带出那么一点意思,王爷就果断表示要严惩凶手,绝不姑息。

    严惩凶手!

    严惩凶手!

    京都府尹满脑子就这四个字,连怎么走出燕北王府的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王爷这里说不通,京都府尹只能去求见皇上,小心翼翼地将王爷的意思说完,结果皇上不等他说完,就砸了一个砚台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,京都府尹是可以躲掉的,或者微微侧身避开要害,但他却没有躲,甚至故意露出要害……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砚台脑在京都府尹的太阳穴旁,血瞬间飙了出来,京都府尹痛叫一声,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昏迷前,京都府尹只有满满地解脱了。

    太好了,纪家的难题丢开了。

    皇上当时吓懵了,他不是第一次拿砚台砸官员,但这却是第一次砸得这么重。

    “太医,太医……”皇上连忙叫来太医,太医一诊断,暗叫不好:“王爷,郭大人伤了要害,怕是要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幸亏皇上手上的力道不够,这要力道够,皇上这一砸,郭大人立刻就会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要是传出皇上砸死大臣,皇上肯定要被文武大臣弹劾死。

    皇上自知理亏,当即黑着脸下令,要太医一定要救好郭大人,太医惶恐的应是,连忙把郭大人抬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第二天就有文官弹劾皇上。

    身为帝王,臣子犯了错可以依法审理,动手砸人算什么事?

    更不用说,郭大人并没有犯错,皇上不高兴就拿东西砸大臣,实在是太任性,像小孩子一样,完全没有一国国君的风度。

    当然,文官们没有把话说的这么破,只说皇上年轻气势,遇事还需冷静,多思考,听听旁人劝才是。

    皇上气得怄血不说,还要安排人接替郭大人。

    放在以前,京都府尹绝对是一个肥差,一个手握实权的肥差,多的是官员为这个位置打得头破血流,但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敢接。

    纪家的事……皇上摆明了要与燕北王打擂台,这个时候谁接了京都府尹这个差事,很有可能就会成为第二个郭大人,他们是蠢了,才会把自己放在火上烤。

    皇上在早朝上提出此事,让大臣们推举合适的人选。满以为文官们会积极响应,不想整个大殿鸦雀无声,各派势力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想要陷害对方,但就怕这个时候蹦出来,陷害对手不成,反而坑了自己。

    大臣们不推举皇上也不生气,他直接点了与他不对付派系的官员,那官员在大殿上高高兴兴的应了,转天就上了一道丁忧的折子。

    原来,那官员的继母一直病重,但被官员用贵重的药材吊着,生怕她死了要丁忧。现在皇上给指了个烫手的差事,他继母也该‘功成身退’了。

    官场上,这种手段多的是很。纪云开听到王爷说的这些事,在感慨人为了权利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后,也为皇帝掬一把同情的泪。

    先皇给皇上留下了一个极好的底子,只要皇上老实地按先皇给他定的路走,就算收不回燕北的权利,也能将四位上将的兵权握在手上,也能将满朝大臣掌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偏偏皇上作死,一开始就推翻了先皇的决定,率先对付王爷,又把她这个准皇后给废了。

    她能理解皇上对王爷出手的原因,不外乎是想着自己继位没有多久,想要拿王爷在立威罢了。

    按皇上的计划,要是他真能拿下王爷,确实能立威,甚至不需要他再出手,四大上将就会乖乖上交兵权,满朝大臣也不敢再对皇上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然而,皇上没有认清他与王爷的差距就贸然出手,最终跌得鼻青眼肿,不说手中的权利大大缩水,就是帝王威严都快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纪家的事,还有多久能了结?”纪云开听完朝廷的八卦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最近这两天,她都快烦死了。

    先前,纪家欺负她的时候,纪氏族人一个个装聋作哑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现在纪家的丑事被爆了出来,就一个个蹦出来,拿族老的身份压她,逼她将此事压下,简直是不知所畏。

    “就这两天……除了纪夫人,其他人都无事。”这是王爷比较遗憾的事。

    云大少还是有脑子的,在这件事情上他摘得很干净,人证、物证都对他极有利,而纪夫人也有所顾忌,并不敢将云大少拖下水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王爷也知道,左右不就是她当年那些事……

    “无所谓,有纪夫人这么一个杀夫的女儿,云家的女儿别想再进宫。纪澜和纪宁在京城也没有出路,纪大人要为纪宁好,只得离开京城。”说她心慈手软也好,说她假圣母也好,她从来没想过对纪家赶尽杀绝,只要他们能不碍着她就行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