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5章855控制,什么都晚了!

    第855章 855控制,什么都晚了

    纪云开对纪大人真没有多少感情,她早就知道纪大人是装病,并没有生命危险,她跑这一趟也就是做个样子,能不能见到纪大人都无所谓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不想见归不想见,纪澜不让她见,却又是另外一回事,她们越是不让,她越是要见一见,看看这些人在玩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非见不可呢?”纪云开坐在软轿上,似笑非笑地看着挡在她面前的纪澜。

    纪澜的腿都折成那样,还能跑这么快,真是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已经睡着了,纪云开,你不要太过分。”纪澜看着清丽绝伦的纪云开,有一瞬间感觉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在宫里待了大半年,她多少摸清了皇上的喜好。纪云开现在这副样子,就是皇上喜欢的,要让皇上看到现在的纪云开,指不定……

    不能想,不能想,她不能再往下想。

    纪云开已是燕北王妃,皇上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澜贵妃放心,我只是进去看一眼,不会吵醒父亲的。”纪云开可以肯定,纪大人的病另有蹊跷。

    也许,能挖出一出好戏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还知道本宫是澜贵妃就好。现在本宫命令你出去,不要打扰父亲休息。”纪澜拿出她贵妃的架子,却换来王爷一声冷讽:“澜贵妃好大的架子,本王都不知,什么时候贵妃有这么大的排场了。”

    贵妃的份位确实是高,但贵妃再尊贵也只是在后宫,出了后宫还想摆贵妃架子,那就得看皇上对她的宠幸了。

    没有皇上的宠幸,别说贵妃,就是皇后也什么都不是……

    “燕北王,这是我纪家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纪澜咬牙切齿地看着王爷。

    要说她生平最恨,非王爷莫属。要不是王爷毁了她的双腿,她在宫里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艰难。

    “澜贵妃是不是忘了,你现在不是纪家的人。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女子出嫁后就是夫家人,从这一点来说这里没有一个是纪家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纪家人!王妃,老爷已经睡着了,还请王妃不要打扰老爷。”纪夫人、纪宁与云大少匆匆赶来,看到纪云开被拦在屋外,大大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高兴太早了。

    “身为女儿的探望病重的父亲,怎么叫打扰呢?”这些人越是不让她进去,她越是要进去不可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视双脚和膝盖的疼痛,站了起来:“王爷,扶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进去!”纪澜挡在门口,纪夫人和纪宁也挡在门口,云大少没有上前,但眼神明显是不赞同。

    王爷和纪云开两人看也没有看他们。

    王爷不赞同地看了纪云开一眼,想要将纪云开抱起来,最终在纪云开的强势下,乖乖地扶着她:“小心点,走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轻轻应了一声,扶着王爷慢腾腾地走着,每走一步脚心都疼得厉害,有些后悔没让王爷抱着。

    可是,被人抱进去,实在太没有气势了!

    “老爷已经睡了,王妃,你不要任性。”纪夫人的脸色很难看,哪里还有什么得意。

    “云开姐姐,你不打扰爹。”纪宁也开口了,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纪宁,少了初见的温润,多了一丝阴冷,也不知他最近遭遇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他们拖下去。”王爷一句废话也没有,直接命令下人动手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沉默的上前,手腕一动,就把人格开了,纪夫人和纪宁狼狈地摔倒在地,纪澜脸色发青:“放肆,你们敢碰我,我是皇贵妃!”

    “澜贵妃,是我们动手,还是你自己让开?”暖冬站在纪澜面前,客气地给出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纪澜脸色一变,暖冬说了一句得罪了,就把人撞开了。

    纪澜尖叫一声,摔倒在地,气急败坏的大骂,暖冬却是听也不听,打开门请纪云开进去。

    纪夫人和纪宁疯似的上前阻拦,却被燕北王府的人挡得死死的,连近纪云开的身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纪府的下人就更不用说了,早就被燕北王府的人吓懵了,根本不敢动。

    云大少看到这个情况,心里明白要糟糕了,想要悄悄溜走,却被燕北王府的侍卫挡住了去路:“云大少,你现在还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纪府,你们有什么资格拦我。”云大人想要据理力争,燕北王府的人却不理会他,也不对他动手,只是不让他走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王爷的搀扶下,慢慢走进室内,一进去就闻到一股不舒服的气味,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这是多久没有开窗子?多久没有打理卫生了?

    纪大人就算病了,纪府的下人也不敢怠慢他才是。

    “拉开帘子。”屋内暗的吓人,没有一丝光亮,气息浑浊完全不利于病人休养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帘子拉开,昏暗的光照了进来,虽然不够明亮,却足够让纪云开看到躺在床上,一脸灰败、消瘦的吓人的纪大人。

    “病得这么严重?”出于大夫的直觉,纪云开觉得纪大人这病不寻常,无顾王爷的劝阻,走到床前,亲自为纪大夫诊断。

    这一诊断,纪云开就笑了:“果然是贤妻孝子呀。”

    听纪云开嘲讽十足的语气,就知道她说的是反话。

    纪家,不,应该说纪夫人和纪宁、纪澜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封了纪府,报官……让皇上派御医来。”纪云开扭头看向王爷,冷静的说出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去办!”王爷只说了两个字,燕北王府的人就以最快的速度,控制了纪府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,这下全完了……”纪夫人趴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,面容苍老的如同五六十岁的老妪,一点贵妇人的气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疯了……你不知道什么叫家丑不外扬吗?”纪澜破口大骂,但更多的是惶恐和不安。

    私底下,他们怎么做都可以,但不能暴露出来。一旦暴露出来,她还能回皇宫吗?她还能做独宠后宫的澜贵妃?

    不会的,事情要暴露了,皇上一定不会要他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可能,纪澜就全身颤抖,撕心裂肺的大喊:“纪云开,不可以,你不可以这么做……我求你了,算我求你了,你走好不好?以后,我们桥归桥,路归路,我再也不找你的麻烦了,也不嫉妒你了,纪云开,你走……你当作什么都不知道,走好吗?”

    然而,现在什么都晚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