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4章854晚了,手打疼了!

    第854章 854晚了,手打疼了

    路,终有尽头。不管车夫走得多慢,纪家就在眼前了,王爷得提前叫醒纪云开。

    看着睡得香甜毫无防备的纪云开,王爷真舍得叫醒她……

    “纪家!本王记下来。”敢打扰他的王妃睡觉,王爷默默地为纪家记上一笔。

    “云开,醒醒……纪家到了。”王爷轻轻在纪云开背上拍了拍,不见纪云开有反应,只得捏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纪云形嘤咛了一声,拍掉了王爷的手。

    王爷也不恼,只是再次拍了拍她的背:“云开,纪家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就到了?”纪云开终于醒了,面上仍带着刚睡醒的迷糊,完全没有平时的冷静与理智。

    “真该让你看看,你现在的样子。”王爷一个没忍住,在纪云开的鼻子上捏了捏。

    “别闹,赶紧起来。”纪云开打了个哈欠,坐了起来,带着没睡饱的怨气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被拍红的手背,王爷绝不告诉纪云开,他第一反应不是被纪云开打了,而是担心纪云开的手打疼了。

    “有湿帕子吗?给我醒醒脸。”纪云开捏了捏自己的脸,发现仍旧打不起精神,便看向王爷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这个时候没有也要有。

    王爷拿帕子沾着茶水打湿了,给纪云开擦脸,擦完看到纪云开脸上的油渍,才想起这块帕子,是刚刚给纪云开擦了嘴角油渍的帕子,顿时心里发虚,怕纪云开知道,连忙藏到了角落。

    “一股什么味?”纪云开闻着味道不对,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吃了肉馅的点心。”王爷脸不红气不喘地撒谎。

    “糟糕!我怎么就这么馋,不能再忍忍呢?”纪云开暗骂一声,连忙端起茶水漱口,待到将口中的异味清除,才觉得好些。

    “再擦擦脸。”王爷想到从庙里带来的绷带,立刻拿出来,沾湿,给纪云开擦脸,反复擦了好几下,才将纪云开脸上的油渍擦掉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?”王爷的举动,引得纪云开起疑。

    但王爷是什么人?

    脸皮厚起来,他自己都怕。

    “什么坏事?你说偷亲你的事吗?”王爷一脸正经,完全没有耍流氓的自觉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纪云开白了王爷一眼,没有搭理她,而是专心打理自己的仪容。

    她调戏王爷的时候,分分钟能把王爷调戏的面红耳热,甚至落荒而逃,但落实到言语上她自认不是王爷的对手。

    没办法,王爷脸皮太厚了,而她是实干派!

    在马车停在纪府门口前,纪云开总算打理好了自己,至少不会让人看出,她刚刚在马车上吃了肉,更看不出她刚刚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,纪云开是由王爷抱着下马车的。看到在门口迎接他们的纪夫人,纪家还有……云家少爷,纪云开笑了笑,目光在云大少身上滑过。

    她知道,纪家这件事背后有云家的手笔,也知道云家为什么做。

    云家原想要在王爷和皇上之间左右逢源,双方下注,不想翻了个跟头。王爷不仅拒绝了他们,还给了他们一个没脸,云家断了王爷这条路,就只能一心抱紧皇上的大腿。

    云家心虚,怕皇上不满他们左右逢源之事,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,自然要拼命的咬死王爷。

    凭云家,动不了王爷分毫,云家就把目标放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天启皇城谁不知,她纪云开是王爷的心头宝,王爷为了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要是她出了什么事,指不定王爷什么事都做得出来……

    云家这一招说不上漂亮,但确实找准了目标。云家伤了她的颜面,就是伤了王爷的颜面,也算是证明给皇上看了。

    可惜,她纪云开不是一个配合的主,云家想踩着她在皇上面前表明忠心,只能做梦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额头、腿上和双脚都缠了绷带,根本没有办法走路。王爷将纪云开抱下来后,亲卫就抬了软轿过来,王爷虽然想要一直抱着,但在人前还是要保持他高冷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王妃这是怎么了?”纪夫人看到纪云开的惨状,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得意。

    纪云开嫁得再好又如何?燕北王再宠她又如何?

    只要她还是纪家的当家主母,她就能任意拿捏纪云开,让纪云开不得不以自残的方式,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可好?”纪云开压根懒得回答纪夫人的话,更不能理解她有什么好得意的?

    要不是她想趁此机会,了却一直压在心中的事,她才不会蠢的三跪一叩,伤自己的身体呢。

    凭纪大人,还不够让她自残。

    “老爷这会刚喝了药,怕是已经睡着了。”纪夫人这话没有错,可她之后又多事的补了一句:“老爷得知王妃要来,一大早就开始等,到这会实在撑不住了,还请王妃见谅。”

    太阳都快下山了,纪云开来得还真是够晚的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在城门口被人拦住的事,纪夫人知道了吧?也不知是谁指使的,要让我查到了是谁阻止我进城见父亲,我定要让他后悔活在世上。”纪云开说话时,眼神从纪夫人、纪宁和云大少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见三人皆是一副僵硬的样子,纪云开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纪夫人请你让一让,别耽误我看望我父亲。”把她和王爷挡在外面,暗示她来晚?以为这样就能坏她名声?

    纪夫人和云大少太天真了,她现在可是连慧言方丈都赞叹的大孝女,谁会不长眼睛说她不好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王爷连看都不愿意看纪夫人、云大少,对抬软轿的侍卫下令。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,纪夫人这个主人不邀请,他们就自己进去,至于他们还在身后没有跟进来的事,纪云开表示她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下人对纪府很熟悉,不需要纪家的下人引路,就熟门熟路的把纪云开送到了纪大人院子。

    纪澜得知王爷与纪云开,居然半点礼貌也不讲,直接就跑到纪大人的病房来,急急赶了过来,想要阻止王爷和纪云开见纪大人。

    纪夫人和云大人也反应过来,两人不要命的往内院跑,想要阻止王爷和纪云开进入病房,却不想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