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3章853警告,杀无赦!

    第853章 853警告,杀无赦

    挡路的济州学子被亲卫解决了,马车再次往前走,这一次没有人不怕死的,上前挡住车驾,说“燕北王妃,我有个问题想问你”一类的话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。有王爷铁血手段在前,他们哪敢以身试法拿自己的前途去赌。

    众人默默地目送马车离车,在心中悄悄记下一笔:燕北王妃不好惹,燕北王惹不得。

    不想,马车走到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和学子满头雾水,一脸莫名其妙地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站在后面的人更是小声地问身边的人:“是不是前面又有不怕死的,拦住马车,要问王妃问题?”

    他身旁的人还没有回答,围观的人就看到一个英气逼人,气势压人的男子,从马车下来了。

    男子气宇轩昂,一身黑衣贵气逼人,周身散发的肃杀之气,无声地告诉在场的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燕北王。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围观的人纷纷跪下,高呼王爷千岁。

    王爷一脸冷漠的受着众人的礼,没有叫众人起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心有不安,不知燕北王这是何意,就在这时,他们听到了王爷冷漠而狂妄地声音,在耳边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给本王听着,本王不仅是莽夫还是屠夫。本王从不会讲道理,本王只会打打杀杀。今日之事,王妃不与你们计较,本王便饶你们一命,再有下次……杀、无、赦!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如同天雷打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口,一时间鸦雀无声,不管怀有什么心思的人,此刻都不敢说话,一个个乖得如同鹌鹑。

    王爷满意地点了点头,转身朝马车走去……

    今天这事看似是几个学子闹事,背后肯定有挑拨。他这句话,是警告这些不知事世的学子,以免他们在堵纪云开,也是为了警告幕后的人。

    他有自信能保护纪云开,却无法保证纪云开时刻都会在他的眼皮底下,以有心算无心胜算总是大的。

    为了杜绝这种可能发生,他只能先警告一番。

    让这些学子和幕后的人,不敢再把主意打到纪云开身上。

    要是有胆敢无视他的警告,他不介意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马车早已进城,连影子都看不到了,跪在城外的人却仍旧跪着,半天也没有一个人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不敢起来,也不是不想起来,而是他们刚刚被燕北王吓到了,根本起不来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见,才知什么叫杀神。”先前,站出来为济州学子说的书生,摇摇晃晃站了起来,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我自诩不凡,一向看不起他人,看谁都觉得对方蠢的无可救药,今日才明白自己有多愚蠢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燕北王呀?我的娘呀……这一身气势跟皇帝似的,我刚刚连气都不敢喘,脑子一直是懵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也是见过王爷的人了,回去让那些土包子羡慕死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后,陆陆续续又有人站了起来,不管是受到了惊吓、还是自我反省,又或者是兴奋,今天这一幕,很长时间都会刻在他们脑海里,叫他们不敢再冒犯燕北王府半分。

    马车进城,暖冬立刻给纪云开买来了热食。连吃了三盘有肉馅的点心,纪云开总算觉得自己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她天天在佑隐寺吃素,之后三跪一叩的爬上皇家寺庙,体力透支,也只喝了两碗粥,她真的饿死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想过催生个水果吃,但她实在不想再吃水果和蔬菜了,她就想吃肉,特别的馋肉。

    王爷看着吃相“凶残”、一点美感也没有的纪云开,没有嫌弃,只有满满的心疼。

    他的云开,多久没有吃饱了?

    伸手,将纪云开嘴角的肉沫抹掉:“还吃吗?本王再叫人买去。”

    早知道,他就不听纪云开的,直接把那群挡路的学子抓了,也能让纪云开早点吃到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,满足了。”从身心到胃都满足了。

    王爷拿帕子擦掉了手上的肉沫,又替纪云开擦了擦嘴角,纪云开顺势靠在王爷的腿上:“这几天在庙里吃的……我真怀疑我是兔子,每顿不是青菜就是红萝卜,还不让我吃饱,说是不利于修行,我又不是出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佑隐寺添了三千两香油钱,他们就给你吃这些东西?”王爷皱眉,考虑拆了佑隐寺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慧清方丈说佑隐寺没银子,等省着点用。”想到那个一身仙气,却开口闭口就是银子的慧清方丈,纪云开一句话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还说什么与她母亲是故交,就这么对故交的女儿?就这么坑故交的女儿?

    “怎么?山东陈家倒了?”他记得陈家在燕北的生意很不错,虽说没有云扬伍胡四大豪族的身价高,但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慧清方丈说现在陈家当家不是他哥哥,是他侄子。他能毫无压力的接受哥哥供养,却没法心安理得接受侄子的供养,所以他硬气的不要陈家的银子。不然,你以为他好好的,为什么要将佑隐寺的名声打起来?”纪云开吃饱了,整个人就懒了,枕在王爷的腿上,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爷也纵着她,还时不时的替纪云开拍拍背,动作很轻,一下一下的,很有节奏。

    不知是吃饱了犯困,还是王爷拍的太舒服,纪云开说着说着就打了个哈欠,眼皮开始打架……

    王爷见她这样,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你这两天睡了多少?怎么又犯困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两天特别总是特别想睡觉,总感觉怎么睡也睡不饱,估计是在山上没有吃饱的原因。”纪云开迷迷糊糊的回了王爷一句,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王爷一看,哭笑不得……

    为了让纪云开睡得舒服一点,王爷小声下令,让车夫走慢点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进城后的第一件事,是纪府就行了,至于什么时候到的一点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纪家要是不满,就来跟他说好了。他这人,一向“好”说话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